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十六)  

2017-08-09 23:16:3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不是周末就只能更短小了……_(:з」∠)_
顺手推一推:《谁说身边没有鬼》,昨天有更新。。。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存档:
=======================
十六、悬崖之下
(猎鬼师AU)

脚下是光秃秃的山石,面前是云海浩渺的山谷。山风在耳边呼呼作响,要不是手里还紧紧握着张清麓的手,程钧大概要以为自己一瞬间中了旁人的幻术了。
前一秒他们还在树木茂密的森林里,虽然眼前是一块空地,但好歹也是青草萋萋,芳华满地。虽说想过这结界之中应当另有玄机,但怎么也没料到,居然是如此荒芜。
“程钧?”
程钧觉得手掌中的力气重了些,回头看了眼一旁的张清麓,见对方正盯着自己,便点点头应道:“无事。”
周围灵气正常,甚至于更浓郁些,有些程钧都无法描述的微妙的厚重和凝实的感觉存在,虽说有些异样的感受,但却没有危险感。
“能看的出来是哪里吗?”程钧问道。
在他看来,张清麓既然梦中观看了玉山城全貌,想来对此处也应该有些了解。
“不是玉山。”
张清麓摇摇头,他知道程钧的意思,但此地和梦中场景绝无相似之处,要说唯一类似的,就是这光秃秃的山地了。
“真奇怪。”程钧特意回头看了眼,背后不远处便是山壁,陡峭的山崖近乎笔直得向上延伸,只有一条羊肠小道,绕开了山壁,昭示着他们的来路。
“后退一步试试看。”
程钧突然道。张清麓略有不解,却依言学他的模样,往后倒退了一步。
没有任何变化。脚下依旧是浮尘满地的山路,背后依旧是入云的峭壁,眼前不远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还有一条不知通向何处的山路,盘桓在他们身后。
“看来是不可能出去了。”张清麓明白过来,摇摇头:“这结界既然这么久都不曾让人发现真相,想来也不是那么容易能进出的。”
若是当真往前一步是山崖往后一步是丛林,那新野岭的那个蜃景古城,想来也早就被人发现了。
“那就走走看吧。”
程钧带着人往那山路上走去,山道极其狭窄,只够堪堪两人并肩,程钧看了眼一步之遥处的山谷,不容置疑得将张清麓往靠着山壁的那头挤了进去,自己则靠着山崖边上走。他们走得不快,查探得颇为仔细,却没什么收获。山路似乎并不是直接往上的,而是盘旋着绕着那峭壁,时高时矮,上下起伏,没一个定数。程钧他们沿着山路走了许久,另一边山崖下的迷雾也伴随着他们走了一路,既不浓郁也不减淡,甚至连高低起伏的位置都没什么变化。至于另一边的山壁上,更是没什么看头,张清麓一路数过来,甚至连一根细微的草屑都不曾见着。
“我觉得有些奇怪。”
他突然停下脚步,对着程钧道:“我们回头吧。”
“你觉得这条路走不出去?”
程钧看了看蜿蜒出去的小道,心下却觉得未必。
“走得出去。”张清麓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却摇摇头:“但未必是我们要的方向。”
“这里,应该就是安业山脉。”
程钧抬头看了看山,又指了指那个山谷,道:“我方才看了一路,这山谷和我们在火车上看到的差不多。”
“若是如此,”张清麓盯着那山谷看了许久,才淡淡道:“我们更要回去了。”
“果然如此吗。”
程钧弯着嘴角,露出一些自嘲的笑意,随着张清麓一同往回走。
这一次却和方才不同,两人走了不多时便已经回到了刚刚出发的地方。空荡荡的山崖和陡峭的山壁,一条羊肠小道缠绕在山壁上蜿蜒出去,面前是翻涌着浓雾云烟的山谷,一如既往,仿佛他们一直没有离开。
“看来只有从这里下手了。”
程钧感慨了一句,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他将那枚珠子又一次取出,心中默念从天台中得到的传承术法,引动周围的灵气灌入其中。出乎意料的,这一次的法术非常成功,不仅轻松甚至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怎么?”
大约是看出程钧的表情异常,张清麓微微皱眉,盯着那珠子,问道:“有问题?”
“不,应该是这里的环境有点奇怪。”程钧摸着下巴想了想,又看了眼那珠子,突然道:“我们可能已经不在原本的时间里了。”
他们两人一贯心意相通,程钧只说了这一句,张清麓已经明白过来。他伸手握着那珠子,闭上眼睛细细感受了一番其中的变化,隔了会儿才点点头道:“如你所料,这里确实和我们来的地方不是一个时空,倒是有点当初在天台中感觉到的那样,仿佛另一个世界。”
“我想……”
程钧话没说完,张清麓已经摇摇头:“不是我梦中的那个时间。”
他看了眼周围,又将琥珀珠子递了过去,道:“梦中的灵气,应该比这里浓郁很多。”
“你能感觉到这里有一种特殊的气息吗?”
程钧对此始终有些介意,他总觉得这气息应当是另有用途。
“不能。”张清麓对这些灵气的感知乃是从程钧那头学来的,本身也比他弱了一些,此时能感觉到灵气浓度的变化,却很难分辨其中的不同。
程钧握着琥珀珠子往前走了一步,足尖前端便是那悬崖。他看了眼张清麓,却见对方也笑了笑走了过来。
“如此看来,就是下面了。”程钧感慨道:“当年的你可真的谈不上可爱啊。”
布局毫无漏洞,又处处设置难关,半点都看不出是给自己后人或者自己转世的。
“我也不觉得现在的我可爱。”
张清麓耸耸肩,当年作为张家继承人的时候,说他厉害、说他狡诈、说他天才、说他狠辣的都有,说他可爱的,只怕是眼睛瞎了吧。
程钧也不与他争辩,只是上前一步,握紧对方的手,猛然往下一跳。
张清麓有些猝不及防,但也没露出惊色。在失重的瞬间,程钧已经将他搂在怀里,仿佛梦中场景重现,张清麓意识极其清醒,注意力随着高度的减少越发集中起来。
那云雾缠绕的山谷仿若没有尽头,两人在白色云烟中穿行了许久,久得连下坠的失重感都变成了习惯,依旧看不见尽头。
“你确定是这里吗?”
程钧贴着他耳朵问道,这云雾有些古怪,让他都无法分辨高度和位置。
只不过程钧话音刚落,便听张清麓道了声:“到了。”
无尽的云层散开,遮掩了周围一切的白雾一瞬间退到两人身后,巨大的城市就在他们头顶,如同特效一般,整个颠倒着,仿佛悬浮在半空之中。
程钧见状嘿笑了一声,道:“我都不知道我们是在下坠还是在上升了。”
“颠倒九宫。”张清麓想到梦中的自己说的话,用力推了程钧一把,在空中将两人翻了个身,才道:“正反相向。”
刹那,古城近在咫尺。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