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四十三)  

2017-08-06 23:17:5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大概……还有一章或者争取两章(凑个整数?)完结。
然后……我想不出车梗有没有愿意提供的小可爱?
存档:
======================
四十三、外界

“你神魂完备又是陆地神仙,”隐老的魂魄并不上当,应道:“即便是我完好无损的时候也无法将你夺舍。”
他说的乃是实话,程钧先前那种问法本就带着嘲讽的意思,只不过对面那老头子到底是修炼无数年的老怪物,自然不会上当。
“如此说来,”程钧笑着问道:“你显出神魂来,岂不是说另有打算?”
隐老看了眼面前的年轻人,当年在镜中看到此人便晓得此子并不简单,身上不仅有气运更有天命。当时已经是慎之又慎,却不想还是不小心着了道了。如今只剩下一缕神魂,即便是有什么手段,面对程钧也是没什么胜算。
“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可我没看出来你有什么能和我交易的?”
“如今的我自然是没什么底牌,不过么……”老头子的魂魄随着阵力变化晃荡了一下,换来他神情略有变化:“如果我说是陆地神仙的晋升之法呢?”
隐老说这话的时候多少有点底气,如今这天下修炼到最高境界也不过是他。程钧晋级陆地神仙是通过什么门道他或许不知,但他晓得临阵突然突破必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渠道。加上程钧的根底他也是了解过的,此人入修行之道以来不过数百年,要说寻出自己的道路来也是有些早了。所以他不认为,程钧会对此不动心。
“哦……”
可惜程钧的面上并无半点变化,甚至连一旁的张清麓都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来。
“晋级之路险之又险,你并无师门所在,若要想突破,自然要走许多弯路。若是有我数万年的经验,无论如何也是有好处的。”
程钧闻言笑了笑,他手上有道藏在,那是仙朝无数年的积攒,又是那最接近天道的经典,若说旁人到了如今这个境界可能要蹉跎一阵子,但这对他而言,简直是不可能的。这一点就连张清麓都一清二楚,自然不会因为他三言两语就动心。
或许是程钧的态度过于坦然,隐老隐隐约约感受到一些危险,心中生出一丝警惕来,又加重语气威胁道:“你我合作乃是双方利益,若是翻脸对你也没什么好处。”
他的魂体往上浮动了尺许,恰好对着那阵法中心,魂魄伸出一指点在阵枢上,道:“这天地阵的阵枢已经有了天元的祭献,如今恰好在临界点上。这阵枢只能承受一个元神,若你说我现在将它生生停下,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
程钧眯着眼看了一眼隐老的动作,露出一些忌惮的表情。
“不错,你也知道,一旦停下,若非再积累个数十万年,这九方界中的上古灵气,是不会恢复的。”隐老一抬下巴,俯视着程钧他们:“而你,即便修为再高,也等不了那么久。”
这个世界的天道将他们的境界生生压在地仙之下,要突破地仙,踏入天仙门槛,必然是要打开天地界关才能做到。
“你试试看啊。”
程钧往后退了一步,终于忍不住笑道:“若是做得到,你便试试看吧。”
张清麓也是摇了摇头,学他的样子,往后略退开一些距离,忍不住道:“你又何必与他浪费这么多时间。”
“有趣嘛。”程钧一抬下巴,笑道:“我就想知道这个没死透的到底有什么打算,毕竟以天元的脑子,我觉得他也布不下这么大的局面,想来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天外天早就准备好的,只不过利用那人开启而已。”
“可惜选的人太差了。”张清麓若有所思,“天元从一开始就没将天外天放在心上。”
“哼!”
大约是这两人自说自话的态度让隐老很是不快,打断他们道:“若非如此,我又岂会让他当真愚蠢的陷入你们的圈套。”
程钧挑眉看着他,故作惊讶问道:“莫非你觉得你现在还胜券在握?”
“莫非你忘了这天地阵的阵枢还在我的控制下?”隐老冷着脸反问回去。
“那你便动手吧。”
程钧叹了口气,又转头道:“当真是不能只留一道神魂做底牌的,算计不尽反倒误事。”
张清麓笑道:“若非如此,又岂能有你的算盘?”
这两人肆无忌惮的模样深深刺激了那道神魂,那魂魄之上不知有什么封禁突然一闪而过,没入那中枢阵中。不消片刻,那阵法便剧烈地动荡起来,巨大的轮盘仿佛被两种力量交错拉扯着,几近摇摇欲坠。
程钧一直轻松的面孔上也难得露出一些认真的神色,一旁的张清麓微微皱眉,似乎也在观望那阵枢的变化。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到了吧!只要再过片刻,这阵法就要真正的停止了,到时候无论你有什么本事,都无法再将它启动。”
那分魂明明连声音都有几分虚无,偏偏透出的笑声极其张狂肆意。
程钧冷着脸看着他,见那阵法当真有些放缓的时候,突然手指一抬,炼魂阵中大量魂力释放出来,如最初那样顺着周围的阵力轨迹渗入整个天地阵中,那魂魄见此情景笑声一顿,又狰狞道:“没用的,有了元神献祭之后,阵枢便不能再吸收其他魂力……”
他尚未说完,便看到程钧突然一甩手,万法阵中无尽法术向他攻击而来,巨大的空间之力直接撕裂了他周身的空间,生生将他推入那阵枢之中。
“没用……!”
话音未落,便听那道魂魄一声惨烈无比的叫声:“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程钧声音冷漠,几乎没有什么情绪:“我既然早就知道天外天在其中参合一脚,又岂能不做准备?”
“你说阵法吸收了一个完整的帝君神魂和元神之后便算完成了祭献,你都能知道的事情,为何又觉得我会不知道呢?”
程钧语调平淡颇有几分娓娓道来的意思:“正如你将一道魂魄藏在天外天以备后用,我也早就在天元被阵法困住的时候抽走了他一道魂魄。只不过因为周围阵力中都是我炼魂阵的魂力,你当然察觉不到其中的变化。”
“如此一来,祭献的魂魄和元神便不算完整,而你恰好填补了这道空缺。”说到这里,程钧轻笑一声,语意中满是嘲讽:“和天元一起被天地阵吸收,想来也是对你最好的归宿了。放心,界门开启,也少不了让你们看一眼的。”
可惜他这段话,隐老已经听不到最后了。魂魄一旦被吸收干净,原本保持元婴完整的力量也消耗殆尽,那困于阵法之中,靠着稀薄的魂魄之力维持这破坏和重建之间平衡的元婴,因为被剥尽了保护的魂力,终于抵挡不住阵法的消耗,随着巨大的阵轮的转动,仿佛落入了磨盘之中,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
周围的力量肃然一空,整个九方界都化作了一个空荡荡的空间。没有灵力、没有空间之力,天地元气、造化之气也随着无限放大的轮盘而化作虚无。
程钧紧紧抓着张清麓的手,他掌中的悬空岛自成一界,其中的灵气维持着这两人身上的法力和灵力不被整个空间抽走。张清麓手上那枚扳指乃是程钧用来沟通悬空岛阵枢的,此刻阵力全力启动,也恰好将他安全护在其中。
那天地阵终于将天元的整个元神都消耗干净,也终于显现出不同来。原本还清晰可见的轮盘在放大到几乎无法看到尽头之后,渐渐变得透明起来,九个容纳道玄果的阵眼也随之扩大,原本已经被阵法吞噬的道玄果此刻又展现出来,几条清晰可见的阵力轨迹在九枚道玄果之间形成一个极其简单的阵轨。那阵轨之中浮现出一个圆形的阵盘,被阵法吸收的上古灵气随着阵力的变幻化作纯粹的天地元气,那元气又被数条道玄果构成的阵力轨迹容纳浓缩,逆转成造化之气,汇入这纯白的阵盘之中。
见此场景,程钧终于稍稍放下心来,整个天地阵已经启动,剩下的就不是他们能做的事情了。
阵盘之上造化之气浓郁的仿佛要凝聚成实质,程钧想到自己手中那枚造化珠,原本那珠子的造化之气就极为精纯,只需一丝一缕便能早就一件法宝更甚者能给使用者带来极大的气运。而面对眼前这阵盘上的造化之气,造化珠就显得普通起来。其中的造化之气无论是浓度还是纯度,似乎都只是普普通通。由此可见,这天地阵之宏伟,远飞他们现在所能做到。
“不知大罗金仙是否有这等威能?”
一旁张清麓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他声音不大,在阵法的威压之下,程钧也只能隐约听到他的声音,便用力回握了一下他的手,用神念应道:“待得未来我等踏入那境界,便知能不能做到了。”
张清麓转头看了他一眼,恰好看到程钧看向自己,便点点头道:“我等着。”
言语方落,便听到天地间一声极大的轰鸣,并非在他们耳边响起,而是如同在神魂深处产生,震慑了整个神魂。亏得程钧和张清麓两人都是帝君神魂之上,又有阵法和法宝护身无数,此刻直面这巨大的轰鸣,也不过是瞬间面色苍白了一刹那。
待得两人缓过神来,看向面前,终究也是变了颜色。
白色的阵盘近乎无限之大,这九方界仿佛盛放不下这巨大的阵法,周围的空间被撕裂出无数细小的缝隙,破碎的空间之力在缝隙里穿梭,若是元神之下,遇到这等空间之力,只怕连逃跑都极为困难。而在混乱的空间之力中,无尽的白光撞入两人眼帘,在炫目的光明之后,一道顶天地里的门扉终于展现出来。
外界,仅在这一门之隔。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