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十三)  

2017-08-03 23:10:3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偷懒写短的……_(:зゝ∠)_
前文:
十一十二
存档:
===============
十三、钥匙
(猎鬼师AU)

言谈间一物忽然落入怀中,张清麓尚未来得及分辨是何等物件,便觉得身上突然有千斤重,原本空灵漂浮的感觉刹那一空,整个人如同失重一般,从空中栽了下去。周围的景色飞速变化,张清麓看着过去的自己越来越远却不知为何依旧看得清那人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似乎对此一幕早有预料,更或者说,便是等着这一番场景的。
看来当年的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张清麓默默在心里吐槽了自己一句,心中却没有什么恐惧。他记得清楚,自己乃是在梦中,即便是不由自主控制的传递梦,也不过是神魂入梦而已。最糟糕的情况也就顶多损失这段神魂和意识,正常点的情况可能只是意识受到些冲击。不过按照对方的说法,既然是留给自己的机缘遗产什么的,怕是只不过想吓吓自己而已。
“对了对了,”仿佛是听到张清麓的心声一般,梦中人身形一晃,突然从半空中又来到他近侧,伸手一番,将他面朝下,正对着即将要装上去的与山城,道:“记得看清楚地形,程钧这人啊,总是不记路,你若是也记不住,估摸着就拿不到了。”
张清麓下落的速度本就极快,被他这么一推,整个人更是加速落下。他心中叹了口气,倒也是目不转睛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玉山城。如梦中的自己所言,整座城市透出一股阵势韵味,应当是已经练成了法宝。但因为自己的修为实在相差甚远,完全看不出跟脚,只能靠死记硬背来将整个玉山城的规划和分布记在心里。
“如此倒也算不错了。”
张清麓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脑后淡淡响起,然后越发远离了去,想来已经是传递了全部信息,也用不着继续留在这里了。
不过那段记忆到底还在不在已经不是张清麓要考虑的事情了,因为速度过快,他现在距离玉山城只有数百米的距离了,眼看着下一瞬间就要撞了上去,张清麓下意识要闭上眼睛,但不知为何,心中隐约有一种预感,想到过去的自己那种浅笑淡然的模样,便觉得这所谓的线索很可能就在最后的瞬间。
故而他强迫着自己瞪着眼睛,不错过下落过程中的任何变化。高度在急速降落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矮,在张清麓距离地面只有数十米距离的时候,只觉得眼前顿时光芒大作,数道强烈的闪光从城市的个个方向汇聚过来,落在城中数个坊市的中央。那里明明什么都没有,却因为那光芒汇聚的关系,生生向下凹陷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来。
只一个瞬间,张清麓便看清那深坑之中乃是一片大湖,如现世有的那些地下暗河一般,湖面广阔仿佛可以将整个玉山城都包裹进去,那光芒落在湖泊中,顿时消失不见。只有那黑色的湖面上突然泛出粼粼波光,一个浪头卷起,将张清麓裹了进去。

“啊!”
到底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张清麓一声惊呼,整个人忽然恢复了控制,猛地坐了起来。
“清麓!”
程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随即他便感觉到自己被人紧紧抱着,一道法力顺着他后心大穴慢慢渡送过来,带着熟悉的纯阳真元。
“没事。”
回过神来,他便知道自己已经从梦境中出来了。本来不过是受了点惊吓,还是自己坑的自己,怎么说也不至于太过分。不过程钧显然不知道这里头的问题,面上有些严肃,看他当真是没什么太大问题,才问道:“怎么了?”
“做了个梦。”
张清麓略叹了口气,回忆了一下梦中的程钧和自己,突然就觉得身边这人性情可爱了许多。他索性翻身往程钧怀里一躺,正想说梦中看到的事情,却不想感觉到一物从怀中跌落,恰好落在程钧身上。
“这是?”
程钧皱着眉将东西拿起来,那是一枚龙眼大小的珠子,淡褐色透着金棕,里面隐隐看得出一些波浪形的花纹,入手非常轻,仿佛塑料一般。程钧转动着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但他清楚记得,无论是张清麓还是自己,身上都没有这种东西。
“原来真的给了。”
张清麓笑了一声,从程钧手中接过那珠子,把玩了一会儿,才道:“琥珀,和煤矿伴生,年代少说有五六千万年,果然是非常久远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
“嗯,”张清麓笑了笑,推着他倒了下去,又舒舒服服得躺在他怀里,才道:“是我刚刚收到的一笔遗产。”
程钧沉默不语,他晓得张清麓不是随意开玩笑的人,这话便很值得推敲了。
“确切说还不算遗产,只不过是去拿遗产的敲门砖,或者说是一把钥匙。”
他想了想,稍作梳理便将那梦中的故事大致说了一番,又将张清麓最后跟他说的机缘的事情提了提,道:“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
程钧沉吟片刻,反问道:“你觉得天台是怎样的?”
“上古遗境自然是无与伦比。”
张清麓虽然感受不到程钧所谓的灵气,但当初天台会的时候,处于天台内的他们可都是得到了一些锻体的好处的。
“撇开灵气、境界、机缘这些比较虚幻的概念,单纯说有了道玄果之后可以随意进出天台,你觉得怎样?”
程钧此言一出,张清麓已经明白过来:“你是说一个独立的空间?”
联想到梦中的自己说的“程钧有小洞天,此物对我们没什么用”,张清麓不由得感慨了一句:“真是大手笔。”
无论这个小天地是不是完整,或者是不是能够使用,单单说他们能有一个可以随身携带,进出自如的独立空间,那便是极为了不得的法宝了。若是处于小空间中还能随心意转动地方,简直是无上之物。即便除了这个功能之外没有别的任何好处,张清麓都觉得必须将这玉山城收入手中。
“上辈子的你还真是任性啊。”
在得知张清麓梦中的那些消息之后,程钧也免不得有些感慨:“这等物品居然还看不上眼,不知家底要丰厚到什么程度。”
如今的程钧当然也算得上家底丰厚,但那也不过是在术士或者说猎鬼师这个圈子里而已。若是要和上古真仙来比,那确实差之千万里了。
“不知这钥匙该怎么用,”张清麓不理会他的感慨,将话题引回来,问道:“这上面有灵气吗?”
既然是上古之物,他猜测应当是有灵气的。
“从直觉上来说,有。”程钧点点头,伸手环住张清麓,又将那琥珀珠子以法力悬浮在半空,才道:“但是,无法触碰到。”
========
关于琥珀这个,可以查一下抚顺琥珀,很特别,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其实这篇文最初遗刹那的灵感不过是我眼神恰好落在我琥珀手串上而已……【没错就是这么奇怪的脑洞……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