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十一)  

2017-08-01 23:24:3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今天不可思议的更了双更:谁说身边没有鬼
还有这里继续短章,明天可能更九方四界。说起来把几个不同的设定突然穿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感觉啊~
前文:
存档:
===================
十一、梦中城
(猎鬼师AU)

不用多久,张清麓便知道他们是不是能做到了。
梦中的画面和以往没什么区别,转瞬一念就已经换了一个地方。张清麓的意识落在梦中的自己身上,清楚知道他已经到了之前和程钧说起的那个泰昌府。梦中的这个张清麓身体非常奇特,体内似乎有异常强大的力量,那力量隐而不显,只有他自己将神识沉入紫府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仿佛平静的大海之下酝酿着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可怕的力量。
但拥有这个力量的张清麓,现在却处于一种岌岌可危的状态下。他的身体时不时会陷入一种因为受到浊气侵染而产生的无法控制的痛苦之中。那苦楚之可怕,即便是曾经受过玄阴之气反噬的张清麓,都觉得只要想一想便会头皮发麻。而梦中的自己,却一次次的承受下来了,不仅承受着,甚至还能将其隐藏起来,周围的人看不到,乃至于连程钧有时候都会被瞒过去一二。
不过好在程钧也不至于连这点事情都想不到。张清麓伸手摸了摸胸口,那里贴身放了一只锦囊,里头便是梦中两人所商议的龙脉之气。
张清麓完全不记得他们是如何提取出这一道龙气的。他知道梦中的自己是知道过程的,只不过不让入梦的这个自己发现而已。也是因为意识到这点,张清麓已经开始有些怀疑,这到底是自己的一个梦,还是另一个自己想要展示给自己看的故事。
亦或者,是过往?
梦中的时间总是有些不准确,恍惚中似乎已经过了很久,又似乎刚刚开始。张清麓看不到自己,只是看着周围的人渐渐都有了岁月的痕迹,才晓得这已经是入梦之后很久的时光了。在这漫长的时间里,似乎只有程钧在的时候,才是正常度过的,其他的时间仿佛毫无价值,被梦中的自己直接略过了。
比如现在,时至年关,张清麓也是到了方才一会儿才知道确切的日子,因为有人向他提起了程钧。
“九爷前些日子送来快信说是今年到泰昌府来陪大人过年,算算日子这几天也该到了。”
那人面目有些模糊,张清麓记得那应该是自己贴身侍奉的人,却不想依旧被梦中的自己视若无物。
重要的人只有程钧一个吗?
张清麓觉得有些想笑,这心情似乎很好理解又似乎比自己所能想象的更为难以置信。梦中的自己强大、独立、敏锐又有些狡诈,胜过现在的自己许多,却依旧将程钧放在更重要的位置,这确实让他觉得意外。
“阿旭?”
提到人,那人便已经出现。张清麓略一沉吟,晓得在梦中已经过了几日。他如今已经放弃控制这个身体,反倒是学着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来得早了,倒是赶得挺快。”
心中带着喜悦,但语气倒是颇有几分冷淡。张清麓暗道这口不对心的习惯不像自己,反倒有几分像张七的感觉。想了想又觉得这念头有些可怕,便摇摇头甩了出去。
“怎么见到我反倒有些不快?”
面前的人目光带着几分小心,那等姿态也是极少在程钧身上见到,就好似一不小心,自己就会消失一般。
“程大将军这是多心了。”张清麓不咸不淡得回了他一句,仿佛并不将他放在心上。
程钧靠近了他,仔细看了看,才笑道:“看来是嫌我来得晚了。”
确实,张清麓晓得这才是梦中自己真正有些别扭的原因,算算路程,程钧应当前几日就到了,偏偏晚了几天,显然是有事分心了。
有意思,他一边觉得可笑一边又在等程钧的理由。
“路上遇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人,我去跟踪了一下。”
程钧凑近他,趁着没人注意,快速在他面上啄了一下,又拉开些距离,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道:“北蛮子入境了。”
梦中的张清麓挑了挑眉,似乎并不意外这点,只是觉得时机不太对。随后两人不知聊了些什么,待得张清麓神识重新明晰起来,梦中的两人已经站在城外。
那是泰昌府最高的一座山,山脚下向内的地方便是泰昌府的城门,山的背面便是两国边境。记忆中泰昌府往外最近的便是玉山城,两人站在那山上,已经可以隐约看到远远的地方有一座小城。
“如何?”
大约是没人的关系,张清麓半靠着程钧的肩膀,感受着对方身上的气息,让他觉得舒服许多。
“着实有些远。”即便是仙人的目力范围,也看起来觉得相当遥远。说是最近,其实也要快马加鞭三天的路程,他们如今不过是仗着道体,才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
“那里……”张清麓略垂下头,想了想:“大约会是真正的战场。”
“不奇怪,”程钧握着他的手紧了紧,笑道:“那一处地方血煞之气浓郁,甚至有死气盘桓,应当就是战-地了。”
“说到死气,”张清麓叹了口气,“我曾偷偷去看过一次。”
话未说完,程钧的手骤然用力,似乎极不赞同。
“无妨事,我未曾进城。”张清麓反手握了握他的手,“早晚要去的,不如先去看一眼。”
“有什么异常?”
“有阵法。”
张清麓笑道,程钧阵道合道,他是剑阵合道,彼此在阵法之上都极有天赋,自然会意识到不同寻常之处。
“我本以为是天地阵,不过看了看发现,居然是上古叠阵。”
“哦?”
程钧正要问什么,却突然打住,反倒是转过头盯着那玉山城的方向仔细看了一番,最后才问:“到底是远了些,只感受到了阵力。异常古怪……仿佛是……”
“颠倒的。”
梦中的张清麓替他说完。
入梦的张清麓却仿佛醍醐灌顶般心中顿悟。
果不其然,梦中的张清麓在随手抽出程钧腰上软剑在地上略略刻画了一番,最后道:“阵意大气,阵符古朴,阵力道韵,唯独一点……”
“阵势颠倒。”程钧一言道出,“城中人,只怕是活不久的。”
“玉山常有战乱,城中人确实寿数不长,而这阵法偏偏还能将他们留在城中,代代相传绝不离开。”
“古怪。”程钧皱眉,“这等城池理论来说早该成了空城才对。”
颠倒上古叠阵,怎么看都是留不住人的地方。
“我也觉得奇怪,所以最后还是派人去打探了一番。”张清麓故意忽略程钧看他的目光,仿佛方才没有说过自己未曾入内一样,“那城中另有一城,在地下。”
张清麓从袖中抽出一张羊皮卷来,打开,正是一张玉山地图。
入梦的张清麓看清画面所绘之后顿时大惊失色,那恰好是他们在蜃景中看到的古城。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