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五)  

2017-07-08 00:17:0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开始继续更这个啦~
九方四界写得太正经了导致我都没法浑水摸鱼了……【掩面泣
顺便推推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正文:
番外:
(番外地址可能P站有点问题,可以点目录看)
存档:
=======================
三十五、虚空

九方界中的景象和天台内的景象相差甚远,即便张清麓在程钧的识海中看过,此刻深入其中依旧有一种被压制的感觉。周围的白茫茫的非云非雾,乃是空无一物的存在。张清麓用神念探查过,不过神识一旦离身三尺,便陷入了虚无之境,什么都感受不到,若是再推动一番,便会硬生生地被掐去那一段,猝不及防之下也足以让帝君受到一些损伤。
程钧在扳指之中自然不会发现他这点试探的动作,但张清麓神念受损引起法力波动,却足以因其他的注意。
“莫要尝试了。”
程钧的声音直接在张清麓的脑海中响起,隔了会儿道:“那白雾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
“不同空间?”
张清麓回想到方才神念消失的方式,觉得其中有些古怪。
“谈不上空间,”程钧似乎也很难精准的描述这里面的差别,“而是另一个世界。不是小世界的那种洞天福地,而是真正的独立于我们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
“两个世界可以完全融合?”
张清麓伸手探入白雾之中,依旧如神念所感知的一般,并没有感受到任何东西,连细微的雾气或灵气都不存在,只有被程钧称为远古灵气的那种气息缠绕在他指端,依旧是厚重浓烈却无法使用的模样。
“其实并没有融合。”程钧的声音带着一点淡淡的笑意,“你应该也能感觉到,即便眼睛可以看到,依旧无法触碰无法感知。”
“确实。”张清麓暗自点头,“仿若虚空。”
“其实就是虚空。”程钧苦笑一声,“若是真要进入白雾,只怕以你我修为都无法做到全身而退。”
“掌门太抬举我了,”张清麓摇摇头,“你都没法全身而退,我大概是连进去都不要指望了。”
张清麓所言非虚,修为到了他们的境界,空间法则已经足以应用,何况程钧和他在阵道上都颇为精深,自然对空间的理解也胜过寻常修士。可如今听程钧的说法,这等空间看起来合为一体,实则乃是彼此分开,如此说来已经超过寻常法则的运用,而是更深更原始的一种空间大道的概念。
“这看起来白雾的存在,乃是我们的世界和另一个世界之间因为冲撞而形成的一种虚空界空。”
程钧略过张清麓方才的调侃,直言道:“处于我们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得到摸不到,若是真的试图进入其中,那就要承受两个世界冲撞造成的巨大压力。”
张清麓听了也有些心惊,他确实不曾小看这白雾,但也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要命的东西。他沉吟片刻,突然问道:“你打开过两界通道了?”
以程钧如今的境界,通过阵道中的空间法则运用,将两界之间打开一线也不是太过困难的事情。程钧对这白雾的了解如此明确,联想到他之前差点在九方界中送了命的事情,这个结果就不是很难猜测了。
“试了一下。”程钧嘿了一声,道:“不过后果你也知道。”
确实不用说,若非天元道人利用道玄果引动一线天地变化,程钧就算不曾陨落在这九方界中,也讨不到什么好去。
“……胆大妄为。”
张清麓背着手,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了这四个字。
“许久未曾听你这般说我了。”程钧的语气倒是依旧,“不过以往用这词的时候似乎都是夸我的。”
“……掌门如今不需要夸了,再夸就玩命了。”
因为没人看见,张清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问道:“你打算利用这白雾虚空来设计天元道人?”
“知我者清麓也。”
程钧安抚了他一句,道:“若非如此,我也没百分百的把握将他抹杀在这九方界中。”
九方界的秘密可以公开,但绝对不是通过别人的渠道。程钧可以容忍旁人来打探,但绝对不会让别人算计到他头上来。他两世修行,耗费全力如今好不容易站在了天下最顶点的地方,就只差着一步之遥便能实现他的目标。若是此时有人插手打扰,程钧绝对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天元道人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实力不上不下,在帝君中算不得最强却也绝对不弱,背后又有人做那推手,给足了资源和代价,从表面来看,已经足够对程钧和他的蓬莱做出些什么挑衅的事情了。
可惜,对程钧而言,可以做到并不表示一定会做到。他现在并非那种斤斤计较,锱铢必报的人,但也容不得别人来构陷。有人要算计他,自然也要付出足够的代价。天元道人如今剩下的价值,就是给那些想要看戏的或者试图出手的一次很好的杀鸡儆猴。
“焉知他没有抵挡的手段呢?”
张清麓笑了笑,又道:“隐老对天台的研究肯定比你深厚,这些东西都留在天外天,如今落在天元道人手上,从他拿着一枚道玄果就能坏了你的计划来看,也未必没有别的手段。”
“你说的我也想过。”程钧似乎并不意外,“不过有一点要纠正,隐老对天台的了解,肯定没我深。”
“……”张清麓愣了愣,转而明白过来:“是了,我倒是忘了你才是玄府继承人。”
仙朝玄府,如今所有的传承都在程钧手上,他又有半本道藏,即便研究天台的时间没有隐老漫长,也足够压过对方一头了。
“撇开仙朝传承不说,”程钧道:“好歹我也是数万年乃是数十万年来,第一次成功从九方界中脱身而出的人,光这一点就足够了。”
“如此说来,你找到出入的方法了?”
“自然,我说过的,不会让你涉险。”
张清麓沉默了片刻,淡淡叹了口气,问:“如此说来确实是我多虑了。”
程钧那句话他自然是记得的,不过大致上是当做一种安抚而已。张清麓和程钧的思考方式有些相似,对自己心腹自然是好的,但也要建立在自身利益不受损害的基础上。程钧之前在九方界中的情况他虽不透彻,但也算是有所了解,故而对方说不让他涉险,张清麓不过是当他安慰居多。
未曾料到程钧居然是认真的。
大约是突如其来的安静让程钧即便隔着悬空岛和扳指的两重空间阻隔都感受到了张清麓的情绪变化,他并未多言,只是将神念释放出来,在张清麓周身引动一种奇特的空间之力,待得那空间变化稳定下来,才道:“试试看。”
“什么?”
“碰一下白雾。”
张清麓眉头微微紧了紧,却还是依言将手伸了出去,探入那白雾之中。和先前查探不到任何东西的感知不同,此时指端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和拉扯力,虽然依旧让他觉得心惊肉跳但毕竟没有刚才那种几乎有去无回的感觉。
“如何?”
“转移空间之力,”张清麓收回手,想了想问道:“你能支撑多久?”
“还行。”程钧顿了顿,“利用得好,足够了。”
“要如何做?”
“先找阵枢。”
程钧将自己之前进入九方界时候总结出来的方向传递给张清麓,又道:“不用观看,直接用神念探查。但是神念不要离开自身太远。”
“程钧,”张清麓依言往前走了一段,突然道:“我算是信了,你能活下来绝对是天道给面子。”
“此话怎讲?”
程钧略有几分莫名,不知道他为何突然说这点上来。
“神念在此地的消耗也快赶上之前在天元道场的损耗了,”张清麓略叹了口气,“你在这等地方还能摸索出一个正确的方向,可不是运气好就能解释的。”
程钧笑了一声,道:“快到了。”
其实九方界真正的空间极大,但因为是小世界的关系,空间本身并非寻常地界那种广阔平坦的,而是具有一些弧度和曲线。程钧则是利用了空间之间的捷径,寻出了别样的行走方式,才能快捷简单的找到九方界的中枢所在。
只要少许想象一下便能知道,这是何等运气才能遇到的机会,故而才有张清麓所说的那句话。
“到了。”
张清麓克制着自己的心境,压制着内心的波动依旧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无上无下,八方不分,天地不明的空间中,有一个悬空的巨大轮盘。紫铜色的光泽在不知什么材质做成的轮盘上流转着,闪烁着金属的质感。那轮盘庞大的几乎看不到边缘,唯有用神念才能堪堪查探到那些深入虚空之中的末端。周围的灵气围绕着轮盘盘旋,形成一个古怪的漩涡,漩涡之中又有几个小小的湍流,与周围的灵气流向不同,每个湍流的底部都恰好对应着轮盘上一个节点,恰好以八个方向为界限,每个节点正对一处,合并中间最大的漩涡之眼,恰好是九个。
“阵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