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31.下雨的日子  

2017-07-03 23:32:5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先恢复一下手感,也是片段。
存档:
=============
31.下雨的日子
(落凡梗)

秋雨绵绵,从微弱之势而起,慢慢拉扯开一张铺天盖地的幕布来,将那天地间都遮掩上一层昏昏蒙蒙白茫茫的烟雨稠雾。细弱绵软的雨线从午后开始落下,厚重的云层盖住了天空,连一星半点的色泽都透不过来,只剩下暗沉沉的铁灰色,带着长夏参与的闷气,压在心头,令人不快。待得到了酉时,那天光便更暗淡了几分,原本勉强透过云层的亮色直接被那雨云给吞没了下去,连得傍晚都不曾展露便直接染上了夜色。
潮湿的风绕过院子里的竹林,摇曳了一片细碎的声响,翻动着芭蕉肥厚的叶片,裹着雨滴的声音,扑向那书房的窗户,将刚刚点亮的灯火晃荡的几乎无法凝聚光亮。
影子从书页上晃过,时明时暗的光线着实不适合看书。张清麓揉了揉眉间,觉得略有些疲倦。有道是一场秋雨一场寒,这夏末秋初的细雨确实扫去了那闷热的残夏的尾巴,但这湿腻腻的空气中有着浓厚的俗世之气和人间的愁苦之意。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即便是封印了自身的法力,神魂依旧和天地有着沟通,自然是极易受到这里头的天地之力的变化。何况如今的他缺乏了抵御的根本,可谓是除了那心境,没得别的依靠。
他站起身来,懒散了一个下午的身子骨略有些疲怠,雨日看书本就费神,此刻到了黄昏,则更是令人难以集中精神。张清麓几步走到窗前,隔着屋檐下稀稀落落的雨幕,看向远处。绵密的雨水折腾了一个下午,现下倒是越发呈现出急势了。原本稀稀落落的雨声到了窗口便听得更为清晰,哗啦啦得打在后院的植株树丛里,略有些吵闹。
更远些的天空已经完全陷入了黑灰的夜色中,几处灯火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借着外头的那点余光,张清麓看到远远地一墙之隔的院子里,终于有灯光亮起。
回来了吗?
他心道,不知道程钧这次收获如何?
“怎么?站在这里莫不是等我?”
声音是从屋顶上传来了,话音方止便看到一个人影从飞檐上翻了下来,准确的越过窗棱落在张清麓身边,果然是那程钧。
“程大将军怎么不走正门?”
张清麓语调略有些懒散得笑了一句,又见那人一身湿淋淋的衣服并未更换,便转身入了书房后的内室,从衣柜中给他翻了一套出来,递了过去:“换上干净的,莫要受了寒气。”
程钧笑笑接过却不曾更换,而是将衣物摆在一旁,问道:“想去看看吗?”
“何处?”
“皇陵。”
“不去。”
张清麓直接拒绝了,又道:“换了衣服再说。”
“啧。”
程钧颇为意外得看了他一眼,转而又了然了:“无妨,这些雨水对我倒是没什么影响。”
顿了顿他仿佛想到了什么,问:“莫不是又沾染上了?”
程钧问得自然是那俗世浊气,原本以为时间略久些,张清麓便能习惯,谁料想这日子过去越久,张清麓的道体被侵染得便越发深了。若非如此,程钧也不会寻找各种办法来解决这等麻烦。
要知道对于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神仙来说,除非是入了那金仙境界,道体自成元神不动,不受那外力影响,否则即便是如他们这等帝君,都要好生注意,免得沾染过多的业力或浊气,将那道体给侵袭破败。
张清麓眉头略抬了抬,并未回答,程钧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情况。
他探出手去握着张清麓的脉门,细细查探了一番,神色中原本的轻松淡去了不少,末了摇摇头:“我就不该答应你。”
“如今说这个,有何意义?”张清麓抬了抬眼皮,似笑非笑得看着他:“莫不是如今你有了绝大的把握渡劫,于是觉得我累赘了?”
程钧落入九转散仙劫虽说是意外,但也算是因果之中。此事和张清麓有些关系,却算不得他的根由,故而本身可以不沾染的事情,他偏偏执意投身其中,要与程钧一损俱损得共度此劫。程钧当时犟不过他,心中觉得有所不妥也是给他安排了后路。只不过此事他并未说过,故而张清麓也是不知道,只当是程钧愿意共享生死。
只不过到了俗世间才晓得彼此仍旧是小看了这神秘莫测的劫数,程钧轮转七次,最后才隐约摸索到渡劫的方法,故意引动两层劫数同时落下,却不料还是意外横生,他们都未曾想到,原来人间最麻烦的不是那厚重沉闷的算计和变化,而是凡人感受不到的红尘浊气。其中因为张清麓乃是自封修为和法力,更是少了一层抵御之力,若不能及时脱离劫数,只怕即便最后过了劫难,也是要留下隐患。为此程钧没有少费心思,甚至一定要张清麓解开封禁回去蓬莱。
两人为了这点事情也是闹过几次分歧,此刻张清麓这般说,便是故意点那程钧,好让他开不了口,免去那更多一层的争辩。
他这点心思,程钧又岂能不知?何况如今两人早已是一体,荣损一同,难以分割。故而,程钧也不过是略叹一口气,道了句:“清麓不用激我。”
此时并无旁人,张清麓这院落又处在大宅的最深处,乃是极为幽静的地方,两人无需避讳。程钧略低头凑过去,贴着他那唇,将自身的气息细细渡了过去。
待得感觉到怀中人气息稳定了不少,程钧才放开他,问:“如何?”
“……”
张清麓微微有些气急,却不是因为浊气而是因为程钧吻得深了让他有些猝不及防。少许缓过来些之后才听他道:“让你换了衣服偏不听。”
程钧视线略扫了眼,果然见他衣服前襟已经湿了一大块,他哂笑一声,道:“既然如此,不如直接走一趟。”
张清麓沉默了会儿,这次倒是没有拒绝。只不过等程钧将蓑衣斗笠给他系上的时候,才听他问道:“皇陵龙脉,这因果可不小。”
明知道他们已经牵扯了极大的因果,却还要给自己增添麻烦,张清麓着实不想因为自己让程钧的劫数变得更莫测几分。
“无妨,”程钧倒是很淡然,“此事并不会影响龙脉本身,我只是借用皇朝的气势压一下你身上的俗世之气,算不得什么大事。”
“……”
见张清麓虽不搭话但神色看不出起落,程钧又道:“大不了待得此劫过去,我给那老皇帝一个机缘。”
“哦?”
张清麓被他揽着正要往那窗口出去,听程钧这么说,倒是真的好奇了,问道:“那时候只怕他都投胎去了,莫不是你要将他引入道门?”
若当真如此,倒是真的极大的机缘了。
“老皇帝没有道门的姻缘。”程钧摇摇头,一把将张清麓打横抱起,又将那蓑衣替他遮好,身形极快没入雨中。
细密的雨水因为程钧那诡异又异乎寻常的速度,几乎难以停留,斗笠上只有极其轻微的声响,恰好将程钧的声音衬得多了几分玄奥:“老皇帝虽说有享福的命,却没有修仙的缘。我方才去查探,发现那皇陵有些奇特,历代皇帝的魂魄必然要在皇陵中留存五百年,方能转世投胎。”
“为了镇压气运?”
“对。”程钧在雨水中露出一个模糊的笑意:“到时候,我便送他一个好人家投胎足以。”
张清麓略点点头,这大魏朝的先祖也算是个狠人,如此一来,程钧的行为倒确实算得上一个大机缘了。
言语间,隔着茫茫水雾薄烟,皇陵所在的淮山已经近在眼前。厚重的龙脉气息挟裹着威压远远地落在两人身上,倒是让他神识顿时清爽起来。仿佛有大风将那脑海中的迷雾刮散,显露出背后的真实来。
张清麓听得自己道了声:“好风好雨。”
周围的天地之力渐渐清晰起来,隐约中,仿佛未来的纠葛牵扯,都变得清晰了许多。
一念因果生而转灭,乃是大劫数,亦是大机缘。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