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十)  

2017-07-31 22:55:2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仿佛彻底丧失了双更的能力……_(:зゝ∠)_
前文:
存档:
============
十、梦中人
(猎鬼师AU)

张清麓愣了愣神,随即便冷静下来。他出生高见识本就不少,和程钧合伙之后更是碰到了无数的事情。如今这情况看起来也不过是类似于预知梦或者托付梦之类的情况,算不得特别。考虑到新野岭这里的阵势和今天看到的蜃景,张清麓觉得这等梦境倒算不得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他反而生出了一些别样的心思。既然是有根源的梦境,那自然要去走走看看,呆在原地一般是得不到什么好处的,何况如今这个身体似乎和他的意识融合得很好,并非单纯的旁观,可见就是他本身无错。既然如此,那更是一个需要查探的梦境了。
心中有了决断,张清麓便放下手中杯盏。四下打量了一眼,这是一间颇为典雅的书房,如方才看到的那般,摆设使用的东西无一不是精品,以张清麓的眼力来看,这些古董拿出去随便哪一个都至少是七八位数的成交价。
他目光落在一旁的书架上,那里层层叠叠堆砌了几本散乱的书册和信件,看起来似乎是随手放在一处,和整个房间井井有条的感觉颇为违和。张清麓心道这便是一个条件了,便要站起身来去看看,却不想尚未站直了,人已经又跌了下去。这具身体沉重得仿佛被数千斤的金属铠甲裹着,又仿佛是被巨大的蟒蛇缠绕着,沉重、阴冷、潮湿,令人窒息甚至连空气都带着污浊的感觉,让他喘不过气来。
张清麓跌回太师椅里,方才还能轻松拿捏的手此刻连抬起来都仿佛承受着来自天地的压力,厚重阴冷的感觉一层层裹在手上,连手指的控制都变得异常困难。他几乎是用了全部力气,才将摆在一旁的茶杯拿在手里,颤颤巍巍的手指小心翼翼得没让茶水泼出来。张清麓低头猛地喝干杯中清茶,顿时觉得一缕清凉之气顺着咽喉疏散了裹在他身上的阴冷感觉,虽说身上的沉重感依旧,但那种令人反胃想吐的湿腻黏糊的胶质感已经减退了不少。鼻端这时闻到一缕若有若无的香气,仿若沉香,又有几分似是而非,异常古典清幽,驱散了空气中残存的腥气。
张清麓靠着椅背叹了口气,只觉得冷汗顺着背脊流了下来,沾湿了里衣,额角也密布着汗水,打湿了头发,鬓角贴在耳边,让脸颊有点痒。他抬手撩开头发,这才重新看了眼方才手中的茶杯和桌案一角上镇着的香炉,心中隐约有些明了。他本身就是玄阴之体,若是有阴气浓重之地侵入身体,引动他的先天之气,也会有几欲求死的痛苦,但和方才那等感觉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张清麓暗道了一声怎么这般倒霉,就听门外有人喊了一声:“九爷回来了。”
“九爷?”
张清麓挑眉,总觉得这名字有些奇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问,便看到一人推门进来,正是程钧。
“这是怎么了?”
这个程钧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模样,仿佛自己当年和他初见时的年岁,五官正是带着少年人的锐气和青年英气的时候,配上他俊美的面孔,十分惹人喜欢。张清麓一边想着问题,一边看着他,倒是没注意到对方的问话。
“阿旭?”程钧凑近了伸手抚摸他的额头,又摸了摸他的脉象,道了句:“怎么突然发作了。”
张清麓心中存有疑惑,他晓得程钧唤得名字是他,却也没有应声,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了句:“无妨。”
一开口那声音连他自己都吓了跳,暗沉又透着辛苦,不用想也知道是有事。
果然面前的程钧眉头一皱,明明是存着少年稚气的面孔却异常的成熟稳重,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压,不容置疑得将他抱起,直接往书房后走去。张清麓猝不及防只好抓着他,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才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
这书房乃是两进的,后面是一个用来休息的内室,不大,风格倒是和前头差不多,一张软榻十分干净,又有和前头一样的熏香燃着,闻着便让他好过了许多。
“是我疏忽了,”程钧几乎是贴着他在说话,手上动作不停,替他宽丨衣解丨带,“只不过此次出丨征最快也要一年左右,你这情况,实在有些放不下心。”
张清麓想问这算什么情况,心中却突然知道了答案。
仙人之体,受浊世侵袭。
如此说来,岂不是两人都是神仙?张清麓可不觉得自己是神仙的前提下,程钧还能是个寻常人。毕竟以自己的性子,对方若不能达到和自己一样的高度,即便是这么一张脸,也未必入得了他的眼。
只不过这么一晃神,自己已经被程钧压在身下。张清麓顿时有些尴尬,他在想是不是因为先前刚和程钧做了那事情,故而连着梦里都免不了一番春色。
他现在的精神状态颇为奇怪,一半是处在这个世界的张清麓身上,另一半又仿佛是一个旁观者,眼睁睁得看着程钧温温存存得将自己里外吃了个干净。
“程钧……”
对方身上仿佛有另一种气息,可以缓解他身上那种阴冷沉重的感觉,欢好之后的身体退去了难以言喻的湿重感觉,隐隐有些疲倦袭上来,他低声念到那人的名字,感受到程钧的手指穿在他发间抚摸着他的脑袋,心中却产生了另一种算计之心。
“待得你行军之后,”张清麓听到自己说着冰冷的话,“我便要和皇帝请辞,去北面。”
“……你终究是不太信我。”
张清麓听到程钧笑了一声,道:“可惜如今我确实阻止不了你,只不过你这等样子,如何去得成?”
“嗯,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
张清麓闭着眼睛,身体倦意十足,脑海却非常清醒。大约是神仙境界的关系,他觉得自己只需在脑中形成构想,便一定能做到。那是一种建立在绝对力量上的自信,前所未有得满足了他本身。
“办法?”程钧似乎并不意外他的说辞,只是沉吟片刻便道:“你想抽取一部分龙脉存在身上?”
“京城龙脉之气亲近道门,对浊世之气也有压制,只需要一道气息封存,我便能行动。”
“治标不治本。”
程钧摇摇头,一手搂紧他,道:“即便在京城你也会受到影响,何况只是一道龙脉之气。”
梦中的张清麓并未说话,而看着这一切的张清麓却有些受到刺激了。
这两人果真是神仙吗?随随便便就要将皇城的龙脉抽走一道,岂不是要破坏天下?以他对大修士和真仙的了解,即便是真的能做到,那也是站在修士顶端的真正的仙人的手段。而眼前的这两人,自己和程钧?能做到?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