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九)  

2017-07-30 22:49: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更短小的一章
前文:
存档:
=================
九、梦
(猎鬼师AU)

时空的概念过于庞大,远不是现在的程钧和张清麓所能处理的程度。两人牵着手沿着八卦方位的主干道往别墅区慢悠悠的走去,因为周围人少,他们这般模样倒也不惹人注目。因为方才程钧利用罗盘查探整个度假区的阵法的缘故,颠倒九宫阵与寻常九宫阵不同,引动的乃是天地阴阳之气的逆转,张清麓本就是玄阴体质,黄昏时分更是对着等气息变化尤为敏感,随着夜色越发明显起来,他身上的阴冷气息也变得厚重。
“撑得住吗?”
程钧感觉到手掌中的对方的体温近乎于无,掌中握着的仿佛一块冰块,甚至是无法融化的那种万载寒冰。
“无妨,”张清麓与他靠得近,程钧身上的气息并未做遮掩,笼在他身上,倒也不觉得难受,“不过是看起来有些吓人。”
随着真元积累慢慢转换成法力,张清麓也逐渐能控制体内的先天之气,这等气息若是放任在经脉中沉寂自然是一种损伤,但若是能熔炼成自身真元,反倒是一种补益。原先张家的功法走的是霸道的路线,偏向于外,真元和他的先天之气冲突,故而张七的封印解开之后很是痛苦了一阵。如今随着程钧得到的传承被参悟得多了,他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其中最大的一点便是程钧的所谓的“修行”之法。
真元转成法力虽说损耗极大,但法力的精纯程度和攻击力也不是寻常真元所能比拟的。更令他惊喜的是,这体内的先天之气虽不能和真元相容,却很容易就被法力给融合了,如今反倒成了他修为增长的一大助力。
程钧听他这么说,自然心中有数,他手指往上挪了几分,按在张清麓的脉门上略作查探,见果然没什么太大问题,才缩回手指,继续彼此牵着手往别墅走去。
“程钧,”张清麓幽幽叹了口气,忽道:“有件事情我很早就想说了。”
“什么?”
程钧想了想最近似乎没做什么坑人的事情,略有不解得看向他。
张清麓抬起两人握着的手,道:“你这个随随便便扣住别人脉门的习惯,能不能改一改?”
说真的,第一次程钧按上来的时候,张清麓是很想把这人直接打出去的,即便知道对方是好意,当时也算得上对他颇为好感,但这种将自己的性命整个交托出去的事情,对于张清麓来说当真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经验。以张家对他的教导方式,程钧的手还没落上来就该被他一剑捅个透心凉了。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克制住的。
“所以你当时的杀气是真的?”
程钧笑了笑,想到那时候一瞬间的生死危机感,总觉得有些微妙的有趣:“我倒是觉得你不会动手。”
“哦?”
张清麓挑眉,心道这是吃准了自己喜欢他,故而有恃无恐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喜欢我,”程钧解释了一句,“不过即便是你动手我觉得也不会伤及根本,对比你当时的情况,冒个险后果反倒会更好些。”
“……”
张清麓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如程钧所言,他当时也不知道程钧对自己亦有好感,自然不会想到对方是兵行险着,以放手一搏的姿态来寻求两人关系的变化。
“不过你既然这么问,”程钧笑道:“莫不是以为我对旁人也会这般不知好歹的亲近?还是觉得厌烦我这等行为?”
张清麓更是不做声了,他若是当真厌恶,自然早就说了,现在提起恰如程钧所言,以为他是不自觉的以势欺人才有这等习惯。
他不说话,程钧便也不去惹他。早春的天色暗的快,待得他们走到别墅区的时候,已经全然暗了下来,原本就颇为安静的别墅区此刻更是看不到人员。程钧神念扫了一圈,意外发现此处当真住的人极少,这倒是方便他们进出行动了。

“如何?”张清麓在外侧查探了一番回来,见程钧还在窗口的位置盘桓,问道:“有人来过?”
“没有,只不过阵法被激发过。”
程钧伸手在窗棱上抹了一下,一道淡淡的银色光芒飞速描绘出一个符文,转瞬又消失在窗框上。
“别的地方呢?”程钧问道:“有变化吗?”
“外侧的防护阵法都正常,并没有什么激发的现象。”张清麓想了想,“门口倒是有人停留过,不过应该是寻常的人,因为没有做任何痕迹掩饰,而且停留的气息是周围住户里感觉到过的。”
“看来是有人过于好奇了。”程钧笑了笑,“这个么……”
他想了想,道:“或许是因为那个颠倒九宫阵的关系。”
云中蜃景出现的时候乃是九宫阵的力量产生的幻景,寻常的阵法倒也不会受太大影响,但程钧这个是叠加阵,除了防御还有查探和追踪的功能,对异常的法力和灵气比较敏感,被激发也是正常。
“明日再说吧。”
程钧伸手一推,将人塞去浴室洗漱,隔了会儿自己又跑了进去胡闹了一阵子。虽说这新野岭的林中古城乃是一个极大的问题梗在两人的心头,但程钧到底还惦记着这是所谓的“蜜月旅行”,若是连一些应当做的事情都没了,那就真的亏大了。张清麓倒是想将他直接丢出去的,可惜习惯了彼此的存在又有程钧那冠冕堂皇替他压制先天之气的借口,到底是没有成功。
两人一番折腾倒在床-上已近半夜,张清麓极累,身上的阴冷气息已经完全压制下去,倦怠便不客气得卷了全身,让他连动都不想动。程钧似乎又去查看了一番阵法,隔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温暖的躯-体,让他情绪慢慢平静下来,这才有了睡意。
然后便是一瞬间的恍惚。
张清麓觉得自己的意识又清醒了。
身上的疲倦感并没有消失,但神识仿佛是沉浸在寒冰之中,再无半点睡意。他原本以为是有异常的气息,就好比那颠倒九宫阵中的阴气冲突影响到了他的神识,却不想在睁眼的瞬间,便知道,自己这是做梦了。
眼前是非常古老又豪华的宅院,装潢摆设无一不精致,离开桌案不远一炉青烟袅袅,乃是极为清雅的香气。桌案面上有着沉沉的紫黑色,乃是上好的紫檀木。张清麓抬手便看到指端透着光的天青色杯盏,比流传下来的汝瓷更显清隽之美。他低头看到那浅青黄的茶汤上映出的面孔,正是他自己。
===
PS:其实本来想开车的结果发现也没地方塞这么一段……我开这片文的目的顿时就消去了……_(:зゝ∠)_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