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四十二)  

2017-07-29 22:58: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仿佛比预计得又拖了一点……_(:зゝ∠)_
存档:
------------------------------------
四十二、幕后推手

无数灵力被天地阵阵枢抽走,周围白茫茫一片的空间随着上古灵气的急剧消耗逐渐变得暗沉起来,灰蒙蒙的气息笼罩上来,无法分辨的灵气分化成不同的模样,生机、死气、造化、毁灭,如此种种不同的气机熔炼在一起,又被那巨大的轮盘给抽丝剥茧一条条归入那阵轨之中。如同开天辟地一般的场景,虽没有惊天动地的场面,但这其中的机缘已经近乎于无限大。
这是来自天地本身的造化之道,又因为沉睡了无数年岁,沉淀了时间、空间的法则,九座天台的道境空间和九方界之间的隔阂瞬间被打开,那近乎于完整的九个世界,又将那生死衍化大道完整的展示了一边。造化之气、天地元气、世间灵气,最后是无比稀薄又无处不在的生机和死气。
九方界的震动越发明显起来,整个空间仿佛在下一瞬间就要溃败却始终保持了完整的模样,那巨大的颤动带着雷鸣般的声响,随着轮盘的转动,搅碎了天地阵周围的空间。压力随着空间力量被抽取一空而无限增大,即便是帝君的身体都仿佛要被挤压碾碎了一般,需要调动全部的法力去撑着。
张清麓隐隐有些站不稳,他目不转睛看着顶在最前方的程钧。那人好看的面孔露出难得一见的严肃和沉重,白皙的肤色此刻透着失去生机的灰败之气,额发鬓角处看得到密密的汗液,只不过刚刚冒出头,不多时就会随着被抽走的灵气而一同消失。张清麓知道那是因为程钧身上的法力如同泄-洪一般无法控制的流逝着。张清麓咬咬牙,试图抵抗着周围的压力将自己的法力渡送到程钧身上,却不想对方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程钧对着他方向的那个眼睛眨了一下,汗珠顺着睫毛滴落下来,尚未落到脖子的位置便被大阵又一次抽了去。
“造化。”
张清麓从这一幕中隐约感受到了造化之力的变化,他想起来程钧手中还有一枚造化珠,而天则之中存着半本道藏。
这是将身家性命都抵上了。
张清麓冷笑一声,偏偏这时候,这人都希望将自己给摘出去。他就这么想把蓬莱甩手给自己吗?
蓬莱掌教真君始终冷静的心态终于有些留存不住了,他跨上一步,在可以揉碎元神的压力中抬起手来,指尖一点金光,落在程钧的后背正中。神魂相连的瞬间,张清麓感受到仿佛身体和魂魄都被生生撕碎的痛楚。那感受过于强烈,以至于让他的识海都空白了一瞬。
“何苦来哉?”
待得回过神来,便听到程钧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甚至还带着一点调笑的意味。
“怕你想不开。”
张清麓用神念回了过去。扛过了最初的冲击,之后的压力两人一起分担,反倒好了一些。
“既然如此,帮个忙吧。”程钧依旧带着笑:“我有些预估不足。”
“是将那天元丢进去吗?”
张清麓抬眸看了眼被阵法牢牢困住的天元道人。那人和他们一样,正在抵抗整个九方界崩坏的压力。和程钧他们不同,他身上似乎早就有所准备,即便在被制住的前提上,天元道人身上依旧泛着一层青色的火焰,隐隐约约仿佛一层保护层,将靠近他周身的破坏和重生之力都消融殆尽。
“嗯,我本以为在阵法发动之后,这家伙才是第一个被消耗的,没想到他身上居然有灵宝。”
即便是失算了一着,程钧似乎都不怎么在意,他道:“不过如此也好,正好将他背后的那个力量也用掉。”
“然而即便你现在想用,也没法动手了。”
张清麓在神念里冷冷嘲了他一句,心中也明白过来为何程钧方才要他不插手。
“没法子,我也没想到清麓当真愿意与我殉情了。”
“……谁让你开不了口还要做那等莫名暗示。”
程钧与他眨眼是想让他莫要出手好瞅准机会将天元道人最后一点防护给破了,却不想张清麓到底是关心则乱,最后还是帮着程钧来抵抗阵法的压力,以至于两人都被天地阵的阵力牵制住,反倒无法对天元道人动手。
“无妨事,这阵法的运转我已经大致知道,接下来马上要到第三轮的转换了,其中应当有一个小破绽可以让我利用一下。”
张清麓闻言心下大惊,他倒是不知道,程钧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将阵道走得那么远了。
“没你想的那么远,”程钧的声音再一次从神念中响起,“不过是因为炼魂阵也被抽入其中,恰好让我看的更清楚些。”
张清麓恍然,问道:“要如何?”
“待得间隙来时,我将炼魂阵的输出加倍,恰好能将你的神念弹出,你若扛得住周围的压力,便能从阵法中抽身。”
程钧说完,张清麓沉吟片刻,道:“我需要一瞬,你撑住。”
神念中传来一点笑意,随后便听程钧道:“此刻!”
巨大的斥力和无法控制的压力席卷他全身,张清麓将法力凝聚成一点,带着诛仙剑阵无上的破灭剑气斩在天地阵阵法的间隙之上,只听一声“咔啦”脆响,剑阵之力破开阵轨,破开九方界空压力,破开周围的禁锢,狠狠劈在天元道人的护身青焰上。
只听一声轰响,天元道人周身青色火焰顿时凝固,没有固定形态的火焰一瞬间仿佛凝固了,如同实质一般在剑气之下破成两半。金色的剑光闪过,青色的火焰便顺着剑意流淌下来,将天元道人暴露出来。毫无防备的元神顿时在无上的破灭和重建之力中被扭曲,和阵法联系在一起的法力失去了保护,刹那间被天地阵抽走大半,剩下的甚至连维护元神不失都做不到,更妄提使用灵宝。
失去了控制的青焰在他周围盘桓了一会儿,因为没有神念的控制,最后落在天元道人的脚边,仿佛青色的水流一般盘桓。因为周围的上古灵气被消耗得差不多,这等奇妙又充满灵机的灵宝之火顿时便被那天地阵阵枢给盯上。青焰在地上扭-动着,翻-滚着,最后抗不过那上古天地阵的威力,被阵法分解,一缕缕一丝丝的如方才的灵气、元气一般,化作阵力,消耗在天地阵开启的过程中。
此刻便是第三圈的结束。
程钧往后退了一步,终于从单方面被榨-取的险境中脱离出来,张清麓顺势上前,一手握住他的手,将两人的神魂和法力在一起汇聚一处,共同抵抗来自天地阵的压力。
“不——!!”
阵中的天元道人发出最后的悲鸣,此刻的他已经无法维持人类正常的模样,法身和元神被阵法剥离,魂魄正从肉-身上被慢慢抽取来,一缕缕魂丝如同程钧方才手上的炼魂阵一般,被阵法吞噬着,化成最精纯的魂力,去填补开启阵法所需要的意志。肉-身被碾压着揉碎,在缺乏意志控制的情况下,被周围破坏和重建的大道之力轻而易举的侵蚀,被阵法分解成造化之力,投入阵轨之中,熔炼成开启阵法所需的阵力。
或许是因为方才程钧将他的心头血投入阵法做引子的关系,天元道人的肉-身被吸收的速度非常快,在肉眼可见的前提下,一个帝君巅峰强者的身-体如同纸糊泥塑似得,轻而易举得被破坏殆尽,唯有那心窍和丹田多支撑了片刻,但也扛不住整个九方界的压力,最终还是被阵法吞噬。天元道人将魂魄和元神死死牵扯在一起,依靠着强大无比的元神做最后的抵抗。出人意料的,他的元神当真还保持着完整,和方才肉-身被损毁的状态不同,元神一直在损坏和修复中进行着,似乎能和周围的重建之力保持同步。
“有趣。”
程钧开口道,他的声音有些暗哑,因为抵抗阵法压力的关系,也听起来颇为低沉:“这是终于打算出手了吗?”
话音落下,那勉强维持着完整的元神之上又有一道魂魄显现出来,和天元道人那岌岌可危的魂魄不同,这虽然只是一道分魂却显得凝练而强大。
“我还以为你死透了。”
程钧叹了口气,那魂魄虽然面目有些模糊,但魂力极为熟悉,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老夫也不曾料想你能将我又一次逼迫到这个程度。”
“隐老。”
张清麓也反应过来,这是他第二次见到隐老,只不过上一次尚未来得及对上手,便被程钧抵挡了去,他和张七以及老魔他们都是在玄府之中等到了最后的结局,而如今真正面对隐老,才知道这人的强大。
“我能让你死一次,自然能让你死第二次。”
程钧笑了笑,口气很大,可惜他一边抗拒着天地阵的压力一边说这话,没什么说服力。
“你已经将天元投入其中,”隐老似乎对这九方界的天地阵也非常熟悉,“就无法将我再送入其中了。”
老头子的魂魄摇摇晃晃,却正如他所言,即便危险却没有被天地阵同化。
“所以……”程钧拉长了声音,问道:“你还想夺舍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