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四十一)  

2017-07-23 23:19:3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好了好了,这个大概还有两三章就能完结啦~
存档:
====================
四十一、开启界门

天元道人闻言大愕,惊恐之情从心底泛出,数千年未曾感受过的颤栗仿佛从灵魂深处突然觉醒席卷他全身。他从程钧的话里终于明白过来一件事情,整个天台内界中发生的所有事情,乃至他所认为的算计和目的都在程钧的一手策划之中,从最初的最初,一开始,他就失去了先机。
“不可能!”
天元道人低吼一声,牢牢抓住自己手中的最后一张牌:“莫要忘记这个阵枢之上仍有两枚道玄果属于我所控制,若是你当真动手,我直接将道玄果抽离,到时候即便我活不下来,你们也别想逃出去。”
“道玄果吗?”
程钧叹了口气,目光越过天元道人,看向正在上古灵气翻滚着的道玄果,点了点头道:“确实有点问题。”
“哼!”
天元道人感觉总算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稍许挽回些局面,追击道:“你自己也知道,这道玄果一旦进入阵法便不能停下,若是强行停止,只会破坏整个天地阵,到时候莫说界门,就算是这个内界,也会毁于一旦,甚至于这个天下,整个世界,都逃不过去。”
诚如天元道人所言,若是这个天地阵当真挟裹着这九方界内中的上古灵气一同毁灭,莫说这区区的三层界空限制,就算是有当初仙帝甚至于金仙设下的禁制,都抵不住这毁灭性的后果。
但前提是,这阵法当真会陷入自毁。
程钧冷冷看了他一眼,道:“看来天元道友是还不死心啊?”
“莫要忘了,”天元看了眼张清麓,又道:“最后两枚道玄果,可都有我的手笔。”
在天元道人看来,张清麓那一枚既然是他指导着放入阵眼的,又能被他方才的手法所操纵,自然还是在他的控制之下。
“只要我现在强行将两枚道玄果抽出阵眼,”天元道人面色惨白,眼神中却透露出不正常的兴奋神色来,“整个阵法就会因为灵气周转的缺失陷入死局,不仅不会正常开启,还会最终导致毁灭。程钧啊程钧!即便你是陆地神仙又如何?到时候也是逃不过一死!”
“你说的确实没错。”
程钧点点头,他来过一次,之前差了一枚,便差点将整个阵法陷入一种无法开启又无法停止的僵局之中,若非最后一枚道玄果的气息出现让程钧把握住一丝玄机,只怕也没现在再来一次的机会。
“哈哈哈哈哈哈!”天元道人大笑起来,道:“所以说,你最后还是要听我的!”
“谁说的?”程钧挑眉,“谁给你的自信觉得自己的布置当真无错?”
他话音落下,天元道人的笑声立刻僵在半空。只见程钧一手抬起,指尖阵上玄机灵妙之气显现,以一种匪夷所系的方式将周围的灵气抽丝剥茧压缩成一缕缕的上古元气,又将那元气顺着天地阵阵枢运行的阵轨一缕缕嵌入其中,直到所有的阵法轨迹中都被这一缕缕古怪的元气缠绕。
天元道人看着程钧这一手远超他想象的阵法控制能力,心中浮现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或许是他的表情和神色出卖了他的心思,程钧微侧过头来,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开口道:“停。”
仿佛言出法随,程钧话音落下,那原本正在疯狂运转的天地阵突然就出现了一瞬间的停滞。随后,翻滚着的灵气似乎一下被抽走了巨大的能量,慢慢平缓下来,在上古灵气之下旋转着的巨大轮盘此刻也放慢了速度,逐渐恢复到最初的位置,九枚被灵气包裹着的道玄果再一次从阵眼漩涡中展露出来,安安静静地悬浮在阵眼之上,彼此之间的联系以及和阵盘之间的联系显得若有若无,和方才那强烈的波动感形成鲜明的对比。
“怎么可能!”
天元道人顿时僵化在现场,程钧所展现出来的手段乃是他从未想过可能发生的事情。身为天外天布下的棋子,就算心有不甘,但天元也是按照当年隐老留下的方式,配合着梦邪他们将整个计划慢慢完善。他们试想过各种可能的意外,甚至还想过若是程钧不上当又该如何,可谓是所有的可能都盘算殆尽,却万万没有料到,会有眼下这等情况出现。
“你是想问为什么天地阵能停下来?”
程钧露出一个略带嘲讽的眼神,并没有回答。
“因为程钧已经能控制这个阵法了。”
反倒是一旁的张清麓叹了口气,走了过来。见程钧一脸不高兴的样子看着自己,语调淡淡道:“掌门玩心太重了。”
程钧难得听他这般说教的语气,觉得有些有趣又有些好笑,拉过人亲了一下,这才给去看那一脸难以置信得看着他们的天元道人。
“便是清麓说的,这阵法虽说复杂无比,但毕竟是人设下的,既然旁人可以设下,我为何又不能解析呢?”
程钧解释了一句,又傲然道:“何况我并不需要破解,只需要知道了根源,掌握了控制方式便可,算不得什么为难的事情。”
他阵法合道,说这话乃是异常自信,却不知听在天元道人耳中仿若五雷轰顶般。这阵枢既然被称作天地阵,便是一托这方天地之力所化,构成推动整个阵法运作的根源,九方界内的上古灵气乃是为了确保阵法启动和运转过程中所需要的能量。从周围灵气的作用便可看出,这阵法一旦运行,对修士哪怕是陆地神仙的法力都有极强的抑制作用。这也是为何隐老研究了许久,却最终不能掌控其中真正的秘密,唯有以道玄果和阵眼之间的联系才能略作控制。
而程钧此言,岂不是说他的力量已经超过这方天地的压制之力了吗?
程钧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等手段乃是方才和张清麓展示中所显现的利用神念将上古灵气做一番本质上的转变,又将自己的神念混入这变化了的元气之中,利用自身元神来沟通掌控阵法。
这其中自然是凶险万分,略有差池便要将自己搭了进去。不过这等手段,程钧当然不会告诉旁人,也就张清麓知晓,才会在他身旁守着,生怕天元道人此刻临死反扑,妨碍程钧的行动。
“你……你们……”
天元道人此刻身上的法力依旧被整个阵法压制着,程钧虽然停止了天地阵的运转却并没有真正将阵法重新封禁起来。
现下乃是最为要紧的关口,程钧也没有闲情继续和天元道人说什么算计成否的,只见他手指轻轻拨动,便看到那九枚道玄果随着他的动作又浮起来几分,阵眼之上只有一层淡淡的云烟,汇聚了灵气和阵法的阵力,牵扯在这九枚道玄果上。
天元道人瞪着眼睛看着程钧轻而易举得将九枚道玄果操控在掌中,并没有半点阻碍的就将其中两枚留着天元道人气息的道玄果中的烙印抹去。这烙印乃是天元道人用神魂压制,此刻被程钧消去,就仿佛被他斩去了一道分魂,虽说无法伤及根本,但到底是有了损伤。加之他身上本就承受着阵法的压力,此刻整个人喷出一口心头血来,跌跌撞撞往后退了三步。
“来的好。”
程钧笑了一手,另一手抬起一抓,天元道人喷出的那口心头血就被制住,凝聚成一团拇指大小的血团漂浮在半空中。
张清麓见状微微皱眉,往后退了半步。他这动作落在天元道人眼中似乎是另一种信号,天元道人大吼一声:“清麓道友,此刻你只需将一枚道玄果抽走,便能解决此人,之后莫说蓬莱,便是整个天下,都是你的。”
“…………”张清麓看了他一眼,面色有些微妙的笑意,问:“理由为何?”
“我知晓你等不合已久,此刻乃是最佳时机,除了程钧,那蓬莱便是你的。”
“清麓若是想要,蓬莱给他也无妨。”程钧耸耸肩,似乎觉得这天元道人病急乱投医,临死了都还要来挑拨自己和张清麓的关系,实在有些莫名。
“天元道友,在下只不过略有洁癖而已。”
张清麓此刻倒是反应过来了,淡笑着解释了一句,又在程钧忍笑的表情中补充道:“何况,先前那些流言所谓的不合、争吵、暗地里各有势力等等,都是我这边故意放出去的。”
程钧闻言看了他一眼,问道:“当真?”
“一半一半吧。”张清麓难得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推波助澜一下,总会有用的。”
听他这么说,莫说一脸死灰的天元道人,即便是程钧都觉得有些尴尬。
“莫要耽误了,”张清麓催促一句:“拖得太久不好。”
这阵法维持极其消耗法力和神识,莫看程钧此刻似乎游刃有余,其实已经是压上了全部的力量。
“落!”
程钧闻言点点头,手上动作微微落一动,九枚道玄果中数枚交换了位置,再各自归位,那阵眼上顿时释放出巨大的灵力,将九枚道玄果和阵轨牢牢拴在一起。看到这一幕,天元道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程钧和他的算计几乎是一样的,换了九座天台道玄果的之间的气息来混淆视听。可惜他的手段比之自己不知道高出多少,乃至天元道人是半点都未曾察觉。
“去。”
程钧另一手伸出一指一弹,那枚血团落在巨大的轮盘正中,被那灵气一绞,化作无数细碎血点,落在阵法之上。
顿时听到整个九方界中一声巨大的轰鸣,不分上不分下,整个空间颤抖起来,如被那轮盘绞着,发出吱嘎的破碎声来。
界门,即将开启。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