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琥珀城(三)  

2017-07-19 22:28:1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交叉更新ing~
前文:
存档:
==================
三、云中城

火车上的时间到底还是过得很快。穿过了大片大片的田野之后,就是一座又一座的山头。新型列车在丛林里、山道上、隧道里穿过,张清麓抬头看看车速,比之前时速差不多慢了二十几公里。车窗外的光也因为树荫的遮挡变得有一阵没一阵的,密密麻麻的林子看得久了竟然生出一些厌倦感来。
程钧见他一个劲的发呆,晓得这人是心思不在,便伸手从他肩头搂了过去,手掌遮着他的眼睛,道:“歇一会儿吧。”
“唔。”
张清麓应是应下了,但也没动静。隔了会儿见程钧不撤手,这才真的闭目养神起来。
倒不是他心思多重,也不是因为程钧到现在才跟他说事实的关系,只不过心里觉得有些奇妙的预感。程钧的运气张清麓一直都很清楚,每一次看似寻常的开始,后来都会变得非常复杂,又能得到出人意料的结果。中间风险越大,结束时候的回报就越发丰厚。张清麓方才正在心里将现有的条件做一一对比,猜测这次可能遇到的麻烦,用来衡量最后会获得何等不同寻常的结局。
是的,从听程钧说完的时候,他就有一种预感,或许这一次就和上次的天台会一样,会牵涉到一个非常复杂又古老的背景。
“程钧。”
张清麓抬手将程钧覆在自己眼睛上的手扯了下来,问道:“你准备了多少东西?”
“常见的那些。”
程钧回答完,想到张清麓出门前打包的东西,撇了撇嘴角,道:“比你大概少一点。”
“可能会有点不够啊。”
张清麓头往后仰着,算了算两人身上的底牌,深深觉得有点预估过低。
“无妨事,”程钧明白了他的想法,笑道:“总觉得不会有太大问题。”
从继承天台秘境的传承之后,程钧身上的变化可谓进入了一种神奇的境界,已经远超术士这个层面可以做到的上限,更别说他们这些寻常的猎鬼师了。但就程钧自己的说法,他距离古老的修士或者真正的术士还有着不远的距离。
“因为缺乏决定性的变化。”
程钧曾这么说,但说到底,他也无法描述出跨入那个境界应该有的修为水平。
不过现在他既然这么说了,张清麓倒也不担心。比起自己的预判,或许程钧的直觉会更准一点,毕竟运气一般都在他身上。
在他们言语间的,一直平稳前进的火车突然颠簸了一下,程钧和张清麓一同看向窗外,却发现火车仿佛腾空而起,行驶在两座极高的山峰之间。那是横跨两座山的高架线路,轨道下方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不远处的山峰被云雾缭绕,显然是一个非常可观的高度。
“当真是鬼斧神工。”
程钧出人意料得感慨了一句,换来张清麓有些不解的眼神。
“即便是术士,要在高空架起一座稳固的桥来都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这些事情却被寻常人做成了。”程钧解释道:“不仅做得到,甚至每一次都能做到更好,岂不是鬼斧神工?”
“说的是有道理,”张清麓点点头,声音却有些冷淡:“可惜从你这里说出来反倒没什么感慨的感觉了。”
程钧弯了弯嘴角,没和他抬杠,倒是凑过去一同欣赏这穿梭在低云层中的轨道。
“程钧!”
张清麓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那里,是不是有座城?”
程钧看了他一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果然在白云深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大量的建筑。房子的模样看不清晰,但数量相当多。房子和房子之间的间隔有着一定的规律,显然是有规划的。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还能分辨出几处宽大的线条,看起来仿佛是主干道的模样。
诚如张清麓所言,确实像一座城市。
可哪里的城镇会建立在云层中?
程钧贴近了玻璃正要细看,却不想因为火车快速略过,不多时便将那片云层抛在身后,换了角度,便再也看不清了。
“…………”
程钧扫了扫四周,因为视野有限,那云中城镇便再没出现过。他寻查未果,微微叹了口气,身体往后一靠,倒入椅背中去,想了想才道:“我突然觉得,那新野岭的传说,估摸着真的是真的了。”
虽然这结论和他们方才的猜测是一致的,但亲眼所见和通过传闻判断,到底是两件事情。两人此时都意识到,这次的问题可能没想象中那么乐观。
“要不要找老魔他们过来?”
“不了,”程钧摇摇头,“一则来不及,二则,如果他想来,一开始就会来了。”
“又被坑了啊。”
张清麓替他感慨了一句,语调倒是没什么反感,只是觉得有趣:“所以说让你别总是折腾他和云渊,猫的报复心是很强的。”
程钧伸手拍了拍他手背,道:“别说我了,你也有份。”
张清麓别开脸,藏起嘴角一抹笑意。
减速的火车到底还是越过了看起来漫长的空中铁轨,随后再一次投入丛林之中。随着越发靠近目的地,周围的林子便越是茂密起来,即便不看地图,程钧他们都知道,现在已经进入了安业山脉之中,已经处在新野岭外-围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大半个小时,列车的速度极快的减慢下来,缓缓驶入一个建设得颇为简陋的车站。除了站台看得出是配合新车型刚刚改建不久的,周围的候车区域都显出一些陈旧斑驳的样子来。因为新野岭也不是这辆车的终点,下车的人倒也不多,大部分都是背着长枪短炮来采景的,也有拖家带口来度假的,反倒是他们两个在下车的人群中显出几分格格不入来。
“哎……”张清麓略作感慨叹了口气:“你果然是冲着这新野岭来的。”
程钧之前的话如今看来果然都是借口,这么个地方,怎么看都不适合用来度蜜月,甚至连度假都嫌有些偏僻冷落了。
“不觉得灵气很足吗?”程钧笑了笑,拖过箱子道:“不合适别人,但是合适我们啊。”
或许是为了避免让旁人听到,程钧的声音放得很轻,语调又有几分轻挑,加上几乎是贴着张清麓耳朵说的,两人之间这动作看起来颇为暧昧,倒是让张清麓不好再与他追究这里头的说法。
车站距离新野岭的度假区倒是不远,可惜没什么车。因为距离远,他们这次倒是没自驾出行,现在也只能随便找了个当地赚外快的私家车,往假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