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四十)  

2017-07-18 23:41:4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快完结啦~
存档:
==================
四十、祭品

程钧手上动作略一停顿,眼神在天元道人身上扫过,盯着他的表情看了一番,又不着痕迹得用眼角瞄了眼张清麓,淡淡道:“道友这是信不过我的实力吗?”
“并无此意。”
天元道人做出诚恳的模样,道:“程掌门应当知道,这界门大阵一旦开启,所需的法力根本不是我等能提供的。”
“这是自然,”程钧打断他的话,“莫非道友以为我不知道这周围的灵气的用途?”
程钧傲然得笑了笑,道:“这等灵气并非如今世上的灵气,乃是带着上古天地的灵气,用来提供这阵枢的运作,乃是足够了。”
“程掌门说得无错,”天元道人摇摇头,面容严肃又恳切:“但须知这阵枢一旦启动,需要有人用法力维持其运作的流畅,避免阵法运作过快或者损耗过大,这一项,我等是做不了的。”
三人之中程钧乃是地仙,境界修为最高,他又是阵道合道,自然是最合适做这阵法梳理的事情。这个结果,从一开始就在程钧和张清麓的商议中,乃是断然不可或缺的一步。但为了防着天元道人,程钧则需将道玄果看得比控制阵法来的更要紧,甚至要让天元道人有一种他未必能完美理解上古阵法的误解,方能让他自己提出,由程钧操控这一步。
“即便如此,”程钧微皱眉头,显出思索的样子,似乎有点接受这个说法,“只需有你等二人在旁辅助,也不是做不到。”
“程掌门此言差矣,”天元道人闭着眼睛摇摇头,心中已定,“程掌门乃是阵道合道,自然知道这界门阵枢的控制万万出不得一点差错,若是三人合力,彼此配合都需要一个磨合期,又岂能称得上完美无缺。”
程钧垂眸,似乎被天元道人说动了,又似乎觉得哪里不妥的样子,正在迟疑间,便听张清麓道:“既然如此,最后一枚我来吧,你也放心点。”
闻言,程钧抬眼瞧了瞧他,眸光闪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可能,略有猜疑的模样,却又压了下去,仿佛不愿在天元道人这么个外人面前显露出什么一般。他侧头略作考虑,又点点头,道:“也好,你来吧。”
言毕,他伸出手,将那枚道玄果小心递送过去,又道:“按照九宫之位,引动阵枢之力,将道玄果投入漩涡之中。”
张清麓点点头,按照程钧的说法,将那道玄果送入漩涡。
或许是因为突然增加一人,又或许是因为张清麓手法有问题,道玄果很是颠簸了一下,在灵气湍流中上下摆荡,和方才那平稳的模样不同,令人顿时紧张起来。
天元道人几乎是一瞬不眨的盯着那枚道玄果,他的计划就在于此,若是道玄果顺利被漩涡给接纳了,那么剩下的事情,就几乎可以说是必定成功了。
或许是三人的意念过于强烈,那枚道玄果不多时也安静下来,躺在漩涡里看不出什么异常。
程钧一人维持着六枚,张清麓也顺利接手第七枚天外天的道玄果,如今还剩下一枚玄府,一枚日照金山。
“天元道友,”程钧淡淡道:“该你了。”
从阵法上看来也罢或者从九座天台中玄府的地位来看也吧,这玄府的道玄果必然是最后一枚,如此一来,天元道人也不得不动手了。
“去!”
他大袖一摆,一枚道玄果被袖子带起的灵气卷着,稳稳妥妥得向着正西方的漩涡落了下去。
如方才张清麓摆放道玄果一样,那果子略动荡了一番才稳定下来。这情形倒是让天元道人可以将其推到所谓的控制力不佳上去,免得程钧想到别的可能。
“如此,”天元道人故作缓过一口气的模样,恢复悠然的自然,看向程钧:“只剩下道友手中最后那枚引子了。”
程钧眼神流转,倒是没说什么,最后那么道玄果始终悬浮于他身侧,此刻听闻天元道人这么说,便看到那道玄果在灵气中波动了几下,不知程钧用了什么手法,让它裹了厚厚一层上古灵气,如一道流星般投入天地阵阵枢中央的那个漩涡中去。
天元道人终于掩饰不住心中激动,面上也流露出紧张的情绪来。只见最后那么道玄果归为之后,整个轮盘上光芒大盛,随即覆盖在轮盘上的灵气剧烈得翻涌起来,如一把烈火将海水都烧开了似得,灵气被打散又被九枚道玄果抽出丝丝缕缕盘旋在其周围,不多时就看到九个小漩涡仿佛变成过了九个星点,在巨大的轮盘上仿佛构成了一幅星空图。周围是混沌未开的天空,其中有九枚饱含道韵的行星,正按照一种古老又玄奥的轨迹移动着。
“程掌门,开始。”
天元道人见程钧迟迟不动手控制阵法流动,认不出开口提醒。周围的灵气才刚刚开始灌入阵法之中,此刻着手尚可控制,待得灵气暴入,莫说程钧一个地仙,即便是金仙到此,都有几分棘手。何况,按照天元道人的计划,此刻程钧出手他还有能力将程钧坑入那阵枢之中,用作真正的祭品。若是迟了,阵法的阵力超过他的能力,只怕他们三个填进去都抵不住这个阵枢的胃口。
“哼!”
程钧冷哼一声,似乎是不满他命令式的口吻,但手上数个动作变化,掐出几个古怪的法决,大量的法力凝聚在他双手指尖,右手指尖阵上光华大作,乃是全力发动的模样,空间之力、玄奥之力、魂魄之力融合在精纯灵气之中,被变化莫测的法力灌入玄府的那枚道玄果中,让周围的灵气漩涡猛然一顿。
天元道人整个绷紧了,盯着那九枚道玄果的,生怕错过了最佳时机。
果然如他所料,日照金山的那枚道玄果和天外天位置的道玄果在法周围灵气大量输入的时候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颤动着,灵气漩涡周围的力量变得混乱而难以梳理。程钧不由得将更多的法力投入其中,即便是他,在上古天地阵阵枢面前,依旧是不够看的。
“小心。”
张清麓忍不住一声低呼,伴随着话语落下,只见两枚天外天的道玄果猛烈的颤抖起来,甚至牵引着阵法往外翻滚。随后便看到日照金山位置的道玄果也一样出现了异常,整个阵法顿时陷入几乎是狂-乱的变化之中,牵-连之下,甚至连玄府道玄果都变得不太稳定。
“清麓道友,一同出手,稳住那两枚道玄果。”
眼看着程钧面色略有些发白,神色凝重又带着几分戾气,天元道人做出反省的模样,催促张清麓和自己一同动手。
张清麓看了眼程钧,见他果然有几分撑不住的样子,略一犹豫便依照天元道人的说辞,将法力融入整个暴丨乱的灵气漩涡之中,控制着两枚道玄果的动作。程钧正感觉身上压力一轻,突然听得天元道人呼喝一声:“便是此时!”
只见天外天和日照金山的两枚道玄果腾空而起,整个阵法的压力全部落在程钧身上,刹那便将他一身法力抽尽,整个人又因为卷入灵气漩涡之中,被天地阵阵枢牢牢的控制在巨大的轮盘之上。若非他当真境界胜过一筹,只怕整个人都要被阵法磨灭了。
“你们!”
程钧露出又惊又俱的神色,似乎是未曾料到如此。
天元道人哈哈一笑,道:“清麓道友,我答应的事情断然不会违背。现在便需要你配合我将道玄果放入正确的位置了。”
“张清麓!”
程钧挣扎着吼出一声,换来天元道人一声笑:“清麓道友如今也算是我的人了,只能和程掌门说一声多谢割爱了。”
话音落下,他也不再看程钧,而是看准时机,和张清麓一起将两枚道玄果换了方向。
天地阵顿时平缓许多,就听天元道人道了声:“清麓道友助我控制整个阵法。”
张清麓不曾做声,天元道人倒也不以为意。他毕竟不是程钧,一个人无法控制整个阵法,张清麓乃是不可或缺的助力,天元道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和他翻脸。
“喝!”
天元道人操控阵法的手势和程钧相差不大,显然也是来自于古老的传承。只是在他投入阵法运转中后感受到了仿佛被整个天地研磨积压的巨大压力,整个人仿佛要被生生压得崩溃了形态去。
“清麓!速速助我。”
眼看着阵法运作越来越快,压力也越发强大,天元道人开口呼喊,要求张清麓也提高法力输出。在他看来,此刻两人乃是一根绳上拴着的蚂蚱,谁都别想一个人跑掉。
“清麓清麓的,”程钧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他耳边,“清麓的名字也是你能随便叫的?”
“程钧?!”
天元道人大愕,因为心中巨大的惊讶,阵法造成的压力也瞬间增加,让他猝不及防的往后退了一步,终于看清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不是程钧是谁?
“你?!”他惊疑地看向张清麓,见对方毫不意外,心中顿时明白乃是算计人的反被他们算计。
“你是想问我怎么又在此处?”
程钧抬抬下巴,示意天元道人看向那个被困在阵法中的“程钧”,道了句:“虽然我们不熟,不过我的分身法力明显要比我弱上许多,你居然也分不出来?”
如程钧所言,此刻在阵法中的“程钧”不过是帝君修为而已,不过因为周围古怪的灵气,天元道人确实没有分辨出真假程钧。
“哼!”天元道人死死抵抗住阵法的压力,道:“莫要得意,要知道至少我控制着两枚道玄果,你是无法在此处杀了我的。”
“不杀不杀,”程钧笑笑,说出让天元道人彻底陷入绝望的话来:“要知道,这阵法发动,还需要一个帝君来做引子呢。法体、元神、魂魄,缺一不可的引子。我觉得甚为合适道友,不知道友觉得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