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八)  

2017-07-13 23:39:3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应该能……完结了……没多少了……
应该……
继续推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番外:
存档:
==================
三十八、界门

周围古怪的灵气压制了神识,又阻挡了视线,天元道人一时间并未发现站在阵枢旁的张清麓。他似乎对周围已有所了解,入得这一片白茫茫的空间里,倒也不曾显出什么异样的神色。只是略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感受这个空间内的不同寻常。
张清麓垂着手,站在轮-盘的最前方,恰好斜对着天元道人来的方向。他面上带着惊讶,又似乎是沉-迷于天地阵的轨迹之中,恍然不觉身后已经多了一个人。
“清麓道友。”
天元道人出声招呼他,张清麓这才作出略-受-到惊讶的模样转身看他。
“天元道友。”他点点头-权-做示意。
“清麓道友早就来了?”
天元道人试探性-得问道。
“刚刚到达此处而已。”张清麓摇摇头,目光又落回那轮盘之上,“不过比道友早了那么片刻。”
“不知道友可知,这等是何物?”
“大约……”张清麓心知他乃是明知故问,但也不揭穿,而是略显出一丝激动的神色来,道:“便是那天地界门了。”
“哦?”
天元道人拉长了语调,隔了会儿才道:“道友当真觉得它是界门?”
“程钧为此研-究了许久,”张清麓转头看他,露出略有几分疑惑的神色来,“莫非还能有错?”
“说起来,清麓道友和程掌门当真是无所不谈。”
天元道人插了句莫名的话,看到张清麓眼神中略有几分不解的神色,又小心翼翼得压了下去,心中略定。
“那是自然,”张清麓见他没有后文,便随意接了句:“他乃是掌门,大小事务我自然要交-代清楚。”
“却不知程掌门是不是对清麓道友也是如此交-代清楚呢?”
“天元道友这是何意?”张清麓略皱了皱眉头,问:“程钧既然是掌门,自有他的分寸。何况,若是有要事,他自然不会瞒我。”
“如此说来,”天元道人笑了笑,“那大约是我多虑了,或许程掌门只是对阵道不-精-通。”
程钧乃是阵道合道,此事并非什么秘密。天元道人此刻却故意说他对阵道不-精-通,显然是话中有话。
“……?”张清麓眉间展开,眼神却带了几分冷然,“道友有话不如直说。”
“程掌门对清麓道友说这是天地界门,”天元道人手指了指那轮盘上的漩涡,问:“那为何界门要放在这等位置?”
“自然是为了保护。”
“天地界门利用的乃是天地屏障之力,即便是帝君甚至于陆地神仙,都未必有能力打破,哪里需要什么特殊的保护。”天元道人摇摇头,又展目看了看周围,道:“何况是这等地方。”
“这等地方?”张清麓莫名,“天台内界的空间中放着天地界门,又有什么问题?”
“道友觉得此处乃是天台内-界?”天元道人笑了笑,“说错倒也不错,不过又有些不同。”
他故意露出深色,道:“看来程掌门也确实是不怎么信任人啊。”
“天元道友,”张清麓冷下脸来,“你若是想要挑-拨我等关系,破坏我蓬-莱内-务,只怕是要枉-费心思了。”
“清麓道友莫要生气,”天元道人笑了笑,摆摆手,道:“其实说来也简单,我手头有的传-承所言,此处乃是独立于天台内界的另一界-空,而这个轮-盘,乃是天地阵阵-枢,并非是单纯的界-门。”
张清麓心道果然如程钧所言这天元道人是晓得些内幕的,但面上却故意露出思索的神色,想了想道:“如此说来,此处即便开启,也未必能打开通天之路?”
“这倒是未知,”天元道人当然不会将自己的根-底都暴-露出去,故而岔开话题道:“不过我倒是有几个办法或许可以试试看这阵枢的关键。”
张清麓沉默得看着他,隔了会儿才道:“天元道友,有什么话直说或许更好。”
“清麓道友快人快语,”天元道人露出笑意:“不知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一下?好处定然要比遮遮掩掩的程掌门,给的更多些。”
“道友说笑了。”张清麓背过身去,“不过是空口白话。”
天元道人想要空手-套白-狼,又故意扭-扭捏-捏不说自己手里的底牌,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来打探张清麓这里消息的深浅,这等手段对这张清麓这种在权-术中成长起来的人简直是幼-稚得可笑。
“那么,用道友的性-命来换如何?”
天元道人故意在背后冷言道。
“你威-胁我?”
张清麓身上气势释出,帝-君-威-压毫不保留的展现开来,傲-慢道:“你觉得你必然胜我?”
“错了错了,”天元道人将他的威压抵挡着,并不反击,道:“我是在救你。”
“……何出此言?”
“道友可知,”天元道人指了指张清麓背后的天地阵,“这天-地-阵开启,需要什么?”
“九枚道玄果。”
“还有一物。”
“什么?”
“一人元-神。”天元道人眯起眼睛,“至少是帝-君-境界的元神。”
张清麓面色略显青白,并不答话,显然是有些吃惊。
“道友不觉得奇怪?”
天元道人继续道:“若是只需要道玄果,这里主要两人进入便可,打开之后那通天之路并不会消失,又何必凑满三人呢?想来程掌门也没有给道友说什么必须的任务吧。”
张清麓沉默着,仿佛是默认了天元道人的话。
“我和他手上都有道玄果,”天元道人笑笑,“所以清麓道友才是那个被填-入阵枢之中,启动阵力的人啊。”
“哼!”张清麓冷哼一声,“道友怎么不说你自己才是呢?”
“很简单,因为我手上有道玄果。”
天元道人摊开手掌,一枚道玄果在他掌心流动着玄奥的光芒。
“祭献了道玄果,”天元道人收回手,“自然不会被阵-法-吞-噬。”
此言一出,张清麓面色顿时苍白起来。
“何况道友应当也发现了,在这里,”天元道人指了指周围,“灵气无法使用,你甚至连反击力量都会被压制住。”
“…………”张清麓咬着牙,压着声音问:“你此刻说这个,又是何意?”
“我想和道友合作。”
天元道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清麓,道:“我对道友甚为欣赏,对灵山道统也是颇为向往,自然对道友比之程钧,更多许多好感。”
张清麓冷着脸一言不发。
“清麓道友不如好好考虑一番?”
“考虑什么?”
程钧的声音突然从另一头传来,带着几分笑意,从白雾中展现出身形,问道:“天元掌门,不知希望我家清麓考虑什么?”
“考虑要不要和蓬莱或灵山联-手。”
在天元道人犹豫的档口,张清麓突然开口解释了一句。
程钧看向他,又打量了一眼天元道人,笑道:“此事日-后再谈。”
转而又问张清麓:“你与上清宫,还有联系?”
“上清宫已经不是泊夜的上清宫了。”张清麓面露不愉,又看了眼天元道人,似乎不想多谈,只是皱了皱眉头:“何况他也不曾扰你。”
程钧似乎明白他说的是谁,面色冷了几分,转而又露出笑意,对天元道人道了句:“道友来得倒是快。”
“好说好说,”天元道人故意忽略他们两人之间的对话,而是道:“事-关重-大,自然是要积极些。”
他见程钧神色淡定,便又问道:“程掌门显然是胸有成竹了,不知可否说说细节,也好方-便行-事。”
“其实此事并无什么重-要关-窍,”程钧做出坦然的模样,“只需凑齐九枚道玄果,自然能打开这界门。”
“哦?”天元道人点点头,“原来此处便是界门。”
“这是自然,”程钧神色略有几分慎-重,试-探问道:“不然道友觉得是什么?”
“我本以为九处通天路的尽头才是界门,此处,”天元道人故意顿了顿,见张清麓和程钧都看着自己,才道:“原来是此处吗?”
程钧神色转而放心下来,张清麓却凝-重了几分。
“自然是如此。”程钧点点头,又看向天元道人,“不知道友的道玄果,是哪一枚?”
天元道人扫了程钧一眼,隔了会儿才道:“此物乃是意-外所得,故而我倒也不知是那一处的。不过道友若是放完了,剩下的那便是我手中的一枚。”
程钧闻言面上笑意浅了下去,隔了会儿才道:“如此便由我先来吧。”
话音落下,程钧手掌探出,指尖上一枚道玄果展露出来,转瞬又分丨裂成数枚,盘桓在他掌心。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