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梦境(五)  

2017-06-03 23:06: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希望今天的绕口令表达清楚了……_(:зゝ∠)_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存档
==========================
五、过去和未来

冰原之上寒风萧萧从未停歇,呼啸的风中连万物的生机都沉寂下去。
程钧那句话说完,张清麓果然不曾有什么回应。如程钧所料,他的目光中闪过惊色,又有几分疑惑,但终究是化作一种深思的模样。
“程钧,”隔了许久,才听他问道:“你有几分把握?”
张清麓问的是程钧这个猜测有几分把握,而实际上,他已经相信了这个结果。
“几分?”
程钧觉得他这个问题有点意思,托着下巴看着远处,思量了许久才道:“一分都没有,完全是一种感觉。不过若说对这个感觉有几分把握,大概是十成。”
那就是确定了啊。
张清麓叹了口气,过了会儿才道:“程钧啊程钧,你真是个能折腾的。”
无论是当初的天台,后来的蓬莱还是如今为了修为更进一步的远游,程钧似乎无时不刻都在折腾一些旁人所不能想到的事情。虽说最后的结果总能如他所料的达成,也会有不少意外惊喜,但这个过程若是重头回忆一遍,真的是让人觉得麻烦。
“……”
张清麓说这话其实颇为认真,但程钧听在耳朵里却又些别扭的感觉。要怎么说呢?当初他是认定张清麓乃是一根搅棍,即便是一潭死水都能闹出些动静来。但如今这话从张清麓嘴里说出来就仿佛搅棍成了他自己。这种因果循环报应不爽的感觉,颇为微妙。
程钧暗道,若是张清麓晓得自己上一世为了成就完美道体曾经花费两百年打碎道体重新筑基的话,只怕要吐槽的就更多了。
“未来的决定能影响到现在吗?”
因为程钧一直未曾回应,张清麓便直接将方才那句话揭了过去,反而又去思索起程钧之前说的话。
“那要看如何看待过去和未来了。”
程钧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复杂,他确实对这种多次重复世界有点理解,但这算不算过去影响未来,还是说是同一个时间线上的不同平行世界,就有些难以区别了。
“如何说?”
张清麓被他撩起兴趣,转头看着他,目光中闪烁着好奇。
“我先打个比方。”程钧想了想,将仙朝的事情用一种比较婉转的方式来说,“曾经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个仙帝因为某个目标没有达成,造成将要身死道消的结果,他为了挽回自己的失误,用很大的代价将整个世界重置,然后从他认为对事情有决定性影响的时间点上,重启过去的时光。而因为他对未来会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了了解,所以会尽可能的避开曾经犯过的错误,若是从这个角度来说,也算是未来影响到过去了吧?”
“有……这种可能吗?”
张清麓听得目瞪口呆,想了想,“若是真的,曾经的因果难道不会重新落到他头上吗?”
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道:“不对不对,且不说因果,就说回到过去吧,这种事情做得到吗?要多大的代价才能做到这点?”
就算是仙帝,那仙帝是什么修为?可以将过去和未来都重来一次?
“就算能做到吧。”程钧笑了笑,他重来一次的事情还没告诉过张清麓,自然晓得他听闻这种事情之后产生的不可思议的心情,道:“姑且不论代价,就算仙帝修为足够,代价也足够大,成功了吧,你觉得呢?”
“我觉得?”张清麓笑得有些苦恼,“那境界过于遥远,实在不是我觉得就能理解的。”
说完,他蓦然安静下来,神色也变得认真起来,似乎真的在考虑若是自己会如何。
“我大约也会忍不住选择重来一次。”张清麓声音有些轻,“毕竟这诱惑太大了,若说有这个机会却要拒绝,实在做不到。”
程钧点点头,这想法太正常了,能拒绝才是奇怪的。
“可是……”张清麓顿了顿,“再来一次真的会成功吗?”
“这应当是真正意义上的逆天吧?”他感慨道:“修士逆天修行其实本质上也是天意之一,三清道法之中,阐教说的便是顺应天意但逆境上行,截教却说要截取天机,逆天意而行。但这种意义上的逆天,不过是天地大道之一,算不得真正的逆天之意。可若是将已经发生的事情重来一遍,那就是真正违逆天道了……”
张清麓说到这里,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问:“若真的成功,难道不会遭受天道惩罚?”
“何况,”他似乎理顺了思绪,一口气问道:“即便重来一次,真的能成功吗?避开了上一世知道的麻烦,便会有新的麻烦出现。若是天道真正不许可此事,岂不是要一次次失败?这一次次失败会不会一次次重来?若真的一次次重来,积累的因果,即便是仙帝的修为……也承受不住吧?”
他说完,长长叹了口气,问道:“真的能成功吗?”
程钧在一旁听得叹为观止,不得不说,张清麓的眼界当真是远超他自己的修为限制。在紫霄宫的时候已经知道天下之大,远非他眼中的灵山和对面的昆仑;而如今,程钧只是将空灯流转的事情假设了一下说给他听,便让他生出如此多的感慨来。
何况,几乎都说对了。
程钧感觉到张清麓有些激动,便伸手握住他的,用力捏了捏,算是安抚。
隔了会儿才淡淡道:“你说的不错,一次不成功,后面未必会成功。仙帝也是,一次次失败,最后也没有打破僵局。”
“…………”张清麓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问:“你说的……莫非是玄府……”
玄府乃是仙朝遗址的事情,张清麓是知道的。只不过此刻说起来,却生出微妙的感觉来,因为程钧是玄府的继承人。
他想问,莫非方才程钧所言都是真的?却又觉得这事情不该自己问出口,毕竟牵扯太多,若是本不该自己知道的,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以后告诉你吧。”程钧看出了他在想什么,笑了笑,又将话题带了回来:“所以说,发生过的事情,重新回到过去再重来。那到底哪个是过去,哪个是未来?”
张清麓已经从程钧之前的话语中大概理解了他的意图,此刻听他这么问,却仍觉得难以回答。
“若说上一世是过去,可有些事情仍旧要在未来发生。”张清麓道:“若说经历过的过去依旧是未来,但因为已经存在了记忆,所以又算不得真正的未来。”
“莫非你想说这也算是一种预知?”张清麓苦笑一声,“这可算不得什么答案。”
“嗯,”程钧学他样子笑了笑,“所以我觉得,与其说过去和未来,不如说是宇宙的时间线上,存在可以回溯的因果。”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空间为宇,时间为宙。过去未来,不过是修士追求的大道之一。若真有人能够修成时间空间大道,要追溯时间上的某段因果,然后重来、甚至直接修改,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说,自己看到了自己未来造成的后果,而自己的未来制造了无数的空间又转而影响到了自己?
张清麓突然觉得,这真是有些绕口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