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四)  

2017-06-24 00:19:0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出门前最后一更。
说起来今天去看了眼不老歌,明明已经删除了所有的文章但还是被消号了,土立 土及。┑( ̄Д  ̄)┍
要看以前的旧文还是翻P站吧,相对比较全了。
顺便推推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正文:
番外:
(番外地址可能P站有点问题,可以点目录看)
存档:
=====================
三十四、界内

他曾问程钧:天台之中是何景象?
程钧当时想了想,道:“九座天台各有不同。”
“九方界中呢?”
“茫茫然一片。”
如今他已经在程钧的记忆中看过那白茫茫近乎空无一物的九方界,做了充足的准备,又有了足够的筹划,却不想进入天台的时候依旧愣了一下。
足下乃如碧空般清澈透明的湖水,仿佛一块上好的绿玉镶嵌在地面上。周围是茂密的草原,围绕着湖泊,虽然没有走兽飞鸟,却感受得到勃勃生机。抬头望去,蓝天清透明净,好似刚刚被那湖水洗涤过,透出一股子清气来。万里晴空点缀着几片薄薄的云彩,细细凝神去看,便会发现,那白云居然是凝成实质的灵气团。
这景象比张清麓想象中来的有生命力多了,也和程钧展现给他的景象截然不同。他凭空入内,此刻便站立在那碧湖之上,足下清风,头顶青天。这是一个比蓬莱都来的秀美清隽的世界,甚至连灵气都略胜过蓬莱一分。
而眼下这景色……
张清麓又往上升高了数丈,几乎要与那白云齐平的样子,这才低头看着天台内整个世界。方才那偌大的湖泊此时如小小的宝石落在地面,邻近的位置还散落着相似的几个晶莹剔透的宝石,大小不一错落有致,恰好是蓬莱十三岛的模样。
“如何?”
他脑海中响起程钧的声音,似乎带着点笑意问他:“喜欢此处么?”
“原来每一处的天台都和它所在的位置有关?”
张清麓想到北国那座元光寒玉山,那是程钧带着他们踏上外界之路的起点。他也是后来才知道,原来元光寒玉山也是天台之一。那整座山如一块透明水晶雕琢而成,千年万载亘古不变,其中也颇有奇景。抬头仰望乃是北国天空,极光炫目;深入山地又是无尽北海,深不可测。山底连着地磁,在那翻涌的海水中也是稳固不动。
那风景和此刻所见,可谓相差甚远,但唯有一点相似:灵气充裕。
“确实如此。”程钧的声音透过张清麓手上的玉扳指直接传递到他识海中,“天台的秘密若是不被发现,那也就是一个小界的模样,即使打开了飞升之路,天台之中依旧不会有什么改变。除了最初进去的人可以得到道玄果,别的倒没什么特别。”
“此地风景,此处灵机,也就你说得出没什么特别了。”
张清麓失笑。程钧当初手上捏了三个道玄果,看得多了就觉得没什么。他也不想想,当初昆仑那枚道玄果足足让东王公和西王母几乎争破了头,哪里是“没什么特别了”。
“天台之中各有不同,胭脂坡那个就很寻常了,倒是玄府的那座不错。昆仑之中的那座也尚可。”程钧算了算自己知道的,又道:“就是不知道天外天那里头是何等模样。”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在他看来,待得天元道人入了天外天的天台,程钧便能从中感受到其中的不同了。
“可惜,”程钧的声音里倒是听不出半点惋惜,“他不会从天外天进去的。”
“哦?”
“大约还需要一层遮羞布吧,”程钧的声音带着几分嘲讽,“天外天如今断然不会出面支持他,唯有天元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才可能让天外天真正出面收拾最后的果实。”
“好算计啊。”
张清麓点点头,心道确实如此。天外天如今底蕴已经不足,支撑出一个天元道人已经不容易了,若是还要他们从暗地里转到明面上,就太招人瞩目了。以梦邪神君如今的修为和地位,这可不算什么好事。
“你准备的如何了?”
张清麓算了算时间,就算是天元道人有什么布置也该差不多了。
“我无妨事,倒是你刚刚进去需要小心些。”程钧略一沉吟,道:“我猜那天元应当从昆仑金山进入,若是如此,倒是可以算计一把。”
“哦?”张清麓嘴角带着点笑意问:“如何算计?”
“先入界内。”
一道浮光从张清麓的扳指上升起,将他整个人包裹其中,天台内的灵气剧烈翻涌起来,以张清麓为中心,猛地向他涌过来。灵气越压越厚实,近乎要凝固成实质转换成元气的瞬间,扳指上阵法运转起来,将那些沉重得让人已经无法行动的灵气吞噬下去。周围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还有那碧色湖泊,顿时都模糊起来,形成一种如同云雾般的质感,形状慢慢稀薄起来,被灵气漩涡拉扯着,化作丝丝缕缕,最终消失了全部颜色。
张清麓只觉得脚下顿时失去支撑,整个人如陨星一般直坠下来。身边已经看不出任何颜色,甚至连光都被一同吞没了。他觉得自己似乎也被分解了,又被那不知名的界门牵扯了过去,整个人仿佛无限拉长一般,落入无法感知的世界里。
待得他再次恢复意识,周围已经变了模样。
天地不分,上下难辨,四维八方都看不出个名堂来。白茫茫空荡荡的世界里,张清麓就这么漂浮在纯白的空间中,不知道算是落在了地上还是浮在半空里。
他挣扎着支撑起来,却觉得掌下若有实质,但等他真正站起来了,又觉得脚下仿佛是御风而行,并没有什么地面。
“醒了?”
程钧的声音再一次在他脑海中响起,听起来也有几分疲累的感觉。
“嗯。”
张清麓应了一声。
只是这普通的回应却似乎要了他大部分精力,张清麓觉得头脑中昏昏沉沉,连法力的控制都变得不流畅起来。整个人好似尚未入道,犹在养气阶段,只觉得躯干沉重无比,连走路都成了一种奢侈。
“别担心,”程钧知道他如今的情况,宽慰道:“因为九方界内灵气的种类不同,比较特殊,我们没法直接利用,需要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
“灵气的种类?”
张清麓听他这么说,索性盘膝坐下调息打坐,一边问道:“灵气还有不同种类?”
“世上万物可谓是天地初始一丝玄气化分而成。”程钧解释道:“我们现在感受到的也不过是衍变到最后留存下来可以利用的灵气而已。但天地间到底有多少灵气、元气、造化之气、元生之气、洪荒玄气、初始之气,根本不是我们可以查明的。”
“所以……”张清麓一下明白过来,“这是比较古老的灵气?”
“应该是仙朝还在时候的灵气吧。”程钧解释道:“我的聚灵阵需要分解之后才能将它们化作可用的灵气,虽然效率比往日低了很多,但这种灵气只需一缕便递过寻常一股。”
“如此说来若是待得久了还有好处?”
张清麓寻思了一番是否可以直接利用这种古老又浓郁的灵气来修炼,却听程钧严肃警告他:“千万不可。”
“为何?”
话一出口,他自己倒是反应过来了:“是我鲁莽了,既然是仙朝时候的,只怕也是带了死气了?”
“算是吧。”程钧的态度有些含糊,隔了会儿才道:“这气息不属于如今的世界,更不属于我们可以吸收的灵气,若是用现在的道体去承载,只怕会过了头。”
张清麓暗道程钧说得也是有道理,毕竟道体构成也是利用仙骨和灵气洗练而成,若是一下超过承载的上限,修为又跟不上,未经洗炼,说不得就要爆亡了。
“还有,若是有战斗中消耗过大的情况,”程钧道:“即便是一缕也莫要试图吸收。”
“莫不是一缕都要出问题?”
张清麓算了算,程钧方才说一缕不过是约莫一股,若是消耗严重的情况下用一些料想应当是无妨的。
“你现在可以试试,反正我在。”程钧轻笑了声,“这灵气消耗神识,甚为沉重。”
张清麓晓得程钧不会用这事情开玩笑,便小心翼翼得纳取一缕灵气,用抽丝剥茧的方式慢慢磨。果不其然,因为要用神念将古老的灵气一丝丝的剥离下来,再运转功法将灵气转换成现有灵气的模样,这个过程,即便是比头发丝更细微的一线,都足够消耗他一成的神念。
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战斗中,彼此酣战时神念突然损耗,莫说本身就灵气不足,即便是法力充足,都会将自己抛入困境之中。
“……如此说来,”张清麓睁开眼,幽幽吐出一口气,问:“你还好吗?”
“尚可。”
程钧笑了笑,晓得瞒不过去,问:“你恢复一下,我这边也准备的差不多了,总不会让你有事的。”
“……”张清麓忽略了他话中意义,转而问道:“你觉得,天外天会知道这里面的问题吗?”
“难说,”程钧也不过多纠缠,顺着他话继续道:“但准备总要做全,不能指望对方给我们机会。”
这话张清麓也深以为然,他和程钧都算得上计谋深远之人,自然不会将主动权交给别人。
“走吧,”程钧道,“时间差不多了,我感觉到阵枢的动静了。”
九方界内的阵枢只有那天地阵一个,如今的动静,显然是那天元道人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