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  

2017-06-02 23:02:1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真的没有忘记这个……真的……
正文:
存档
P站,(AO3我申请好了,容我研究一下怎么发文)
==========================
三十、真相假象

程钧说完话便垂着头慢慢喝着茶,似乎方才那般要紧的机密都算不得什么,一派当不得真的模样。可他越是这般举重若轻,天元道人心中就越发打鼓。张清麓和程钧之间谋划着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事情严重到程钧可以连整个蓬莱都不管不顾丢在另一个人手里,甚至不担心张清麓夺权。显然这件事情不仅仅对程钧有利,对张清麓也是有利。如此一来他们利益一致的前提下,才可能将那大好的蓬莱都不放在眼里。
对于修士而言,什么利益是最大的?
天元道人扪心自问,这天下的修士莫说他,即便是当年的隐老,心心念念的也不过一件事情——飞升。
飞升之路断绝许久之后,终于有了一线生机,便是那天台。因此才会引发当时几乎将整个修道界卷入其中的天台一战。可谁也料不到,这九座天台就这么敞开着通天之路在那里,随便什么人都能去尝试。
修为低的有自知之明或许能控制住这点念头等待未来,但天下如此之大,即便是凤毛麟角的帝君也不是只有一两个,天台之争不过是死了几个,剩下的谈不上一大把也至少不是两个手数得过来的,为何没有一个人选择飞升呢?更甚者,为何地仙程钧都未曾飞升?
如今天下他的修为最高,若是连程钧都不曾动用这条飞升之路,那是不是要多问一句为何?
这答案几乎是昭然欲揭了。
此路不通。
一开始不过是猜测,但总有按耐不住的人偷偷尝试,这结果便渐渐传开了去。甚至连程钧也不管是不是有人去接触那天台的飞升通路,这便由不得人不多些猜测。
天元道人便是其中之一。他利用曾经的资源和一些手段去测试过那条通路,最后的答案是:那是一条死路。
看似开通了,却没有足够让人离开的能量,或者说方向。
通道的尽头不过是茫茫宇宙,看不到出路也看不到别的天地,更没有传闻中的仙界。所以天元道人是确定,这天台的飞升之路应当是有别的关窍被忽略了。
程钧如今的说法恰好印证了他的推断,也让他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而如今,剩下的不过是如何利用了。
想到这里,天元道人露出一个自以为高深的笑容,淡然道:“如此说来,程道友想来也是陷入了困境了。”
他为了体现自己了解内情,甚至未曾用疑问,而是直言程钧的能力不足以解决问题。
果不其然,天元道人话音落下,程钧便皱了一下眉头,转而又笑道:“仙朝遗迹的问题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他放下茶杯,看了眼张清麓,两人似乎颇有默契的笑了笑,这才对天元道人道:“如今便是找清麓搭把手,想来就容易许多了。”
“容易许多?”天元道人见程钧始终不曾松口,决定下一剂猛药,他道:“我看未必。”
“道友此言何意?”
程钧露出几分严肃的神色,似乎颇为不悦。
他越是这般,天元道人越发成竹在胸,笑了笑,又故意拖延了一些时间,才慢悠悠道:“程道友手上,缺了些东西吧?”
说完这话,天元道人盯着程钧一眨不眨,见他瞳孔猛然一缩,便晓得自己的赌注下对了。
“天元道友,”程钧故意笑了笑,状若无事,“当真是会说笑。”
他说完这句,又道:“说来也是叨扰多日,如今道友门中忙碌,我蓬莱亦是有事,只能先做告辞,日后待得我等得闲,再来寻道友好好一叙。”
程钧给张清麓递了个眼神,两人同时起身作揖,对天元道人道别。
天元道人晓得此刻不出手便再无机会参与,便一样站起身来,道了句:“慢来慢来。”
“道友还有吩咐?”程钧笑了笑,“若是留人,便罢了吧。”
他背手站在门口,身上气势展开,稍许散出些威压,才道:“天元道友应当知道我乃是阵法入道,这等禁阵对我是没什么用处的。”
“程道友莫要动怒,”天元道人对张清麓又行了一礼,“说来我也确实要对张道友道个歉,前些日子乃是闭关修行开不得禁阵法道,故而耽误了张道友的行程。”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天元道人吃准了张清麓和程钧之间关系并不如他们所显示的那般真正的毫无隔阂,毕竟若是两人当真亲如手足,程钧一开始就不该是告辞,而是来问罪,故而他此刻提出,便是一种试探。
果不其然,程钧回头看了眼张清麓,神色中似乎有几分不赞许的模样,张清麓的表情便显出一些尴尬来。程钧见状又转回身对天元道人摆摆手:“此事既然关系道友领悟天机,那便罢了。不过如今若是无事,我等便要告辞了。”
天元道人笑了笑,心中一块石头放下,一手从袖中伸出,对着程钧缓缓摊开,道:“程道友不妨看看这个,若是觉得可行,那我们便再聊聊?”
程钧拿眼去看,那掌中便是最后一枚道玄果。
此事本就在他和张清麓的算计中,现在见天元道人果真拿出此物来,心道第一步终于走完了,接下来就看张清麓和自己的配合度了。若是所料未差,天元道人提出合作之后,大约就是要策反清麓了。
“天元道友,”程钧大袖一甩,问他:“为何此物在你手中?”
方才天元道人出示道玄果的时候故意避开了张清麓的视角,而程钧问话的时候袖子甩过又恰好遮挡了张清麓的视线,待得他开口问话,那道玄果已经被天元道人收了起来。
“乃是机缘巧合之下,落入我手中。”
天元道人笼着袖子,问道:“不知程道友,如今可有合作的意思?”
程钧沉默了下来,一旁的张清麓看了看他,似乎有些着急。天元道人见两人身上笼上了一道隔绝查探的禁制,晓得他们在用神念交流,便故意不去打扰,而是往后退了几步,等待程钧表态。
“罢了,”程钧对张清麓摇了摇头,这才对天元道人一拱手,问:“道友,细说如何?”
“程钧!”
张清麓在他身后叫了一声,似乎忌惮天元道人晓得什么真相,又将未曾出口的话缩了回去。
程钧不曾看他,而是背对着张清麓,看向天元道人,问道:“道友想要什么?”
“程道友如此天赋卓绝,又岂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天元道人略侧过身,目光透过宫殿外墙上的窗棱看了出去,隔了会儿才道:“我如你一样,要站在这天下的顶端,进入真正的天道之中。”
“天元道友此言何意?”程钧装傻,“我怎么听不懂了?”
“程道友莫要装了,”天元道人又坐回他自己的位置,又做了个邀请的动作,对程钧道:“你我皆知,如今那天台上的通路,不过是一个假象而已。”
“…………”
程钧和张清麓对视一眼,终于又坐了回去,三人之间一时安静下来,隔了一会儿,才听程钧道:“道友知道的,不少啊。”
“也不多。”天元道人终于感觉到大局在握的畅快,淡笑道:“不过是晓得那天台之中另有出路而已。”
“道友想要什么?”程钧发问。
“程道友说错了,”天元道人摇摇头,“我不是要什么,而是想要和程道友合作而已。”
好,成了。
程钧和张清麓在心中都有些想笑,他们绕了好大一个圈子,终于让这人自己说出了这句话来。
“程道友,不如说说那仙朝遗迹和天台的关系?”天元道人了然于心的模样,道:“如此一来,对我们都有好处。”
张清麓正要开口拒绝,却见程钧伸手阻止他。
他咬咬牙,对天元道人点点头,道:“也罢,既然道友手上有那事物,便告诉你又如何?”
“天台乃是仙府的遗址之一。”程钧开口便让天元道人心中忍不住激动起来,“并非只有玄府天台一座,九座天台都是。”
程钧似乎在整理脑内思绪,隔了会儿才继续道:“仙朝崩溃,天台倒塌,乃是同一件事情。仙帝为了重振仙朝,曾试图让天台恢复原貌,却失败了,最终留下的便是我们如今看到的模样。”
天元道人听得极为认真,即便这些事情他早就有所猜测,但是从程钧这里说出来,便成了真的。
此刻他也有了个判断,程钧的修为大约是真的来自于隐老,而地仙修为则是了解天台秘密的途径。
他不着痕迹得看了张清麓,心道,若是想要得到程钧的修为,想来只有从张清麓身上下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