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三)  

2017-06-19 22:58:0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好了好了,恢复日更~还要争取一下和原耽一起更……
正文:
番外:
(番外的存档地址可能有点不对,P站可以看目录搜索)
存档:
======================
三十三、入界

“道玄果如今还在你手上吗?”张清麓缓过神来问道,“若是不在,你如何对付得了天元?”
“放心,”程钧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自然是拿回来了。”
他顿了顿,又道:“不过不是全部。”
“为了维持阵法?”
“嗯。”
程钧抬手凭空将那阵法描绘出来,那是极其复杂又非常精妙的阵轨,每一次刻画勾勒都让他受益匪浅,即便是一旁观看的张清麓,都不知不觉沉迷其中,隐隐约约感受到了阵道大道的奥秘。
大约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程钧才将那阵法堪堪描绘完成,那是只有一道虚轨的影像却已经消费了他极大的神念和法力,张清麓几乎目不转睛盯着那阵法看,直到程钧挥手将阵法驱散,才闭上眼睛,忍不住叹了口气。
“神乎其技。”
他感慨道,这阵法远超如今阵道的最高水平,莫说他,即便是程钧,只怕都很难自创一个比之高明的阵法。
“不错,”程钧面色略有些苍白,却笑道:“想来你也知道,即便是我也创建不了这等阵法,当年设置九方四界天地阵的人,少说也要有金仙修为了。”
“这阵法几乎毫无破绽,唯一的缺点便是需要的天地元气太多,”张清麓也是深谙阵法之人,心中推算了一番,问道:“天台之内的灵气还推得动吗?”
“自然是推不动了。”程钧直言道,“即便是如今天下所有的灵气填充进去,也是推不动的。”
“难不成道玄果可以?”
张清麓想到阵法中的九个阵眼,问:“道玄果并非灵气,莫非这阵法还能造化之气?”
天地灵气之上乃是元气,元气之上乃是造化,一丝造化之气足以让法器变成法宝,也足够让神君都好生消化一番,若是这阵法当真以造化之气来推动,即便是将整个蓬莱败光了都填不上这个坑。
“莫急莫急,”程钧看出他在想什么,笑道:“难不成你真当我是败家子么?”
他手上有一枚造化珠,但那也是有借有还不能随意调动的,程钧又不是真要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填进去,当然不会做那种傻事。
张清麓却不太信他这套,暗道你若不算败家子还有别人及得上?不过他好歹给了程钧点面子,转念想了想,点了点头才道:“原来是道韵。”
“正是。”
张清麓与他心思相近,又擅长推算,能得出这个判断并不困难。程钧见到那巨大的阵法之后也是多番尝试,最后发现唯有调动道玄果中的道境,从那玄而又玄的无尽天地之中获得灵犀,方能借用界空之力,推动这天地阵的运作。
他与张清麓大致解释了一番那阵法的原理,又感慨道:“道玄果乃是天台之中无数年才能凝结出来的道韵化形,想来在天台倒塌之前,这天地阵并不需要道玄果,只要在九个阵眼中放上足够的天材地宝或者造化之物,便能直接推动。”
“如此果然只有仙朝那等庞然大物才能做到。”张清麓心想这等消耗,就算是仙朝,只怕也撑不久去。
“确实如此,”程钧认同了他的说法,“所以仙朝日后衰败也是理所当然。”
他想起第一世发现空灯流转的地方,那宫殿之中摆满了法宝灵物,但是这一世,场景依旧,空灯仍存,宝财却再也不见。料想也不知道是仙朝的最后一任仙帝的不知多少次的转世重来,终究将仙朝所有的底蕴都耗尽了。
“如此说来,你这一次也真是冒险。”
张清麓揉了揉额角,他前些日子在天元道场抵抗天地阵力的时候消耗了不少神念,方才又被程钧带着去观看那巨大的天地阵,又是一番损耗,此刻又耗费了不少精神推算,着实有些心力耗损。
“所谓富贵险中求,”程钧伸手覆盖在他额头,又道:“若非又搏命的觉悟,又岂能修行登天。”
“总算你没说什么逆天而行。”张清麓笑了一声,道:“想来你这个天道的小舅子就算是搏命,也是搏得旁人的命,赚自己的运气。”
张清麓说得不错,程钧的运气可谓是当真受到天道偏爱了。若非如此,又岂能在他山穷水尽的时候偏偏赶上那天元道人用道玄果调动天地昼夜变化的灵气,恰好替他打开一线生机呢?
不知道天元道人或者说天外天那里若是知道原本可以轻而易举解决了的程钧因为他们的失误反倒扳回一局,会不会心塞上一阵子?
不过无妨,无论知道不知道,接下去他们大概要心塞气闷很久了。
“走吧。”张清麓恢复了一些精神,放眼看向远处的淡若天色的青山,道:“约定的时间也差不多了。”
“这个,你拿好。”
程钧递过去一枚玉扳指,制型古朴典雅,色泽温润莹亮,又有流光在其中游动,盯着看久了恍惚间能感受到一种来自空间隔断的力量。
“空间之器?”
张清麓略显诧异。神君之上确实能调动空间之力,帝君几乎可以顺畅的使用空间之力,但是要将空间之力封印入一个寻常的法宝之中,那就没这么简单了。张清麓没料到程钧已经将空间大道的法则掌握到这个程度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觉得也不奇怪。程钧本就阵道合道,阵道一法本就和空间之力撇不开关系,加之此人又有悬空岛在手,又有对蓬莱小界的独立空间之力这么多年的研究,如今能将空间大道掌握在手,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事情。
“没你想得那么精妙,”程钧哪里看不出他的想法,解释道:“不过是取巧。”
他将扳指套在张清麓的大拇指上,用指腹在内侧一抹,问:“如何?”
“悬空岛?”
程钧法力注入的时候张清麓才注意到扳指内侧被刻了一个极其隐蔽的阵法,若非对炼器和阵道都极为精通之人,断然无法发现其中玄机。而这一道阵法乃是个颇为精致玄妙的传送阵,倒是有几分程钧指尖阵的意味,但比之指尖阵来的简单许多,作用只有一个,便是打开一道门,通向程钧的悬空岛。
“我将悬空岛的出入口阵法做了个副本,”程钧微微用力一按,法力停转,那扳指又变作寻常,“如此你便能随意进出悬空岛,而我也能通过这条道出入。”
至于他为何要特意开个后门,自然是要博取一个出其不意。
“嗯,”张清麓点点头,“如此我便先行一步,你自己选着时机行事吧。”
程钧闻言笑笑,下一瞬间便没入掌中阵。张清麓感受到扳指内传来的灵机波动,晓得程钧已经进入悬空岛,自己也该依计行事了。

蓬莱之中那几人早有知晓,张清麓的气息刚刚到得蓬莱外头,便看到那结界打开一线,景枢他们飞了出来,落在他跟前,行礼道:“见过张师叔。”
“如何?”
“一切如常,天台周围海域已经清空,甚至连沧浪岛、金鳌岛上弟子都挪到了南六岛,有老魔前辈和龙女前辈维护着,岛上的防护大阵也都开启了,以师叔如今的能力,应当敌得过帝君巅峰的全力一击。”
“有劳。”张清麓点点头,“如此倒也放心了。”
即便只是抵挡一击,也足够让这些弟子寻到逃生的机会了。何况这情况未必会出现,他们也不过是做好万全之策罢了。
“张师叔,”景枢犹豫了一下,问:“师叔还不回来吗?”
景枢不带姓名道号所指的师叔,不过程钧一人而已。
“程钧正在要紧关头,不可轻易离开。”
张清麓按之前的说法,并没有告诉他们实情。只不过他这种说辞,倒是让旁人听了不悦起来。
“莫不是他又要甩手不干打算死在外头了?”秦越摇着扇子,眉宇间极力克制,“难不成他觉得如今天下他第一无人第二就能胡乱折腾了?”
怨不得秦越语气不好,毕竟程钧如今盘算的是仙朝遗产,从这一角度来说,程钧也算得上作死了。
“他要如何,尤其是你我能指画的?”
张清麓累了许久,懒得与他周旋,语调颇为冷淡,又看了眼景枢,道:“先前你做得也不错,如今也够了历练了,不过欠缺些时间,慢慢就会好了。记得遇事莫要慌张,按计划行事便可。”
景枢心中略有几分惶恐强压下去,口中称是。
秦越又要说话,却不想张清麓一抬手,将一枚玉简丢了过去:“你有心思想这么多,不如好好准备,踏出那一步,到了帝君境界,便能知晓为何了。如今说什么,都是枉然。”
张清麓圆滑的时候处处周详,掌控人心也是收放自如。此刻却偏偏放出那上位者的威严来,硬生生将秦越压下一头,说不出话来。
他看了眼周围,又算了算时间,道了句:“罢了,我去了。”
张清麓一甩袖子,脚下不见祥云,只有清风随性,仿若闲庭散步般,踏在海浪之上三寸,不紧不慢得向着天台行去。无形的空间之力将他包裹,在临近蓬莱天台的时候整个人凭空消失。
蓬莱九方界,开启。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