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二)  

2017-06-17 22:25:4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又开始复习原著了……截图截得停不下来,回过头来看简直有趣~
正文:
番外:
(番外的存档地址可能有点不对,P站可以看目录搜索)
存档:
=====================
三十二、天台内界

计定谋成,两方勉强算得上合作,程钧又和天元道人绕了一番话,这才起身告辞。
待得离开那天元山,张清麓忍不住揉了揉眉间,问道:“为何要与此人如此多的废话?”
“清麓觉得我应该将他手上道玄果取了然后直接灭丨口?”程钧笑了一声,伸手牵住他手,一道真元渡了过去,问:“好些吗?”
“尚可。”张清麓摇摇头,“不用管,离开那天元道场就行了。”
“说起来,莫不是你还想收了那道场?”张清麓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只不过那地方颇为粗糙,居然能落得你眼?”
“这天元道场就算有什么门道也没什么好收的。”
程钧撇了撇嘴,他有蓬莱又有悬空岛,哪里看的上那粗制滥造的天地道场。
“如此说来,”张清麓闭了闭眼,“是那天元道人身上有你想要的东西了?”
“你猜猜看?”
程钧手不曾放开,真元一缕如溪流般缠绕着张清麓的经络,慢慢温养他的紫府,“或者,你觉得我应当如何?”
“猜是猜不到了,”张清麓没理他,“不过要说原因嘛,倒也不难,无非是天元道人背后那点势力。”
“果然你也注意到了。”
“哼,”张清麓轻哼一声,“他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若非有人指点,怎么可能对天台一战的内情了解的那么清楚,更何况那枚道玄果落在他手中,天外天掺和其中,又岂能是什么单纯的事情。”
“嗯。”
程钧故意忽略他说得那句半路杀出,隔了会儿才继续道:“天外天自己不出手,却指望别人替他们卖命,若说隐老在的时候有这个能力倒也不假,现在么……”
“天外天的底蕴本就深厚,即便是现在另有手段也不足为奇,”张清麓倒是不太认同程钧的看法,“或许他们没有直接出手的办法,但是利用个把人,倒也不难。”
“正是如此,”两人说话间已经到了无极海上,程钧低头看脚下的风吹浪涌,道:“至少将这看似平静的水面搅混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天台内到底如何?”已经远远地可以看到蓬莱结界了,张清麓突然问道:“莫非当真是有去无回的?”
“结界自成,能进去当然也能出来,”程钧带着他停在半空,看向张清麓,“只不过因为内界不全,没有办法打开通路,便成了有去无回。”
虽然早有预料,但听程钧这么说,张清麓心中一悸,生出几分后怕的情绪来,道了句:“你居然也会如此莽撞行事。”
“无妨无妨,”程钧笑了笑,“我自有天道看护着,应当无恙。”
张清麓摇摇头,不知是不认同他这无所谓的态度,还是被程钧的厚脸皮给吓到了。
“如今待要如何?”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要让天元道人进入九方界,但天台内若是门道许多,那这一次就不是莽撞而是无谋了。张清麓无论如何都要程钧说个清楚来,故而追问道:“你如何确保他能在天台内顺你的意思去做?只怕你算计他的时候,他已经算计你一千次了。”
“若是你说得算计是那会儿他掰出来的话,我倒是做梦都要笑醒了。”程钧笑着摇了摇头,“我晓得你担心什么,天外天不可能再让第二个跟着去了,何况天元道人自己也有野心在,估摸着不会完全顺着天外天的意思。”
“天外天会做亏本买卖?”
张清麓有些意外。
“算不上吧,”程钧摸了摸鼻子,似乎在考虑怎么说,他问:“你觉得天元道人的修为如何?”
“确实是帝君巅峰,”张清麓想了想,“不过你这么问,我倒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此人有一种微妙的浮夸感,甚为奇怪。何况一个帝君要开山门立道乃是大大的好事,追随之人想必多如过[氵工]之鲤,何必故意用那种引动天地之力化作异象的手段来?”
“没错,”程钧嘴角扯了扯,“所以他那修为,注水了。”
“假的?”张清麓瞪大眼睛看着他,“不至于,那威压确确实实高过我。”
“威压不假,修为是假的。”程钧看着张清麓,淡笑道:“你莫要被他骗了,快想想那里头的门道。”
张清麓被他提醒,倒吸一口气,问:“莫不是……隐老的?”
“是了是了,”程钧笑着看他吃惊的模样,问:“你在天台一战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对上隐老,但应该也感受到他陆地神仙的威压了,不觉得有些熟悉吗?”
程钧在最后一战的时候乃是直接和隐老对上的,故而一见到天元道人便感受到他身上微妙的熟悉感,之后又借着对谈的机会故意引动对方释放威压调动法力,便是为了查探清楚。
“莫不是夺舍?”
张清麓看那人的行事方式,又觉得有些不像。
“不是不是,”程钧一样否认:“若是夺舍只怕要蛰伏许久,才不会这般出来丢人显然,我倒是有个猜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左右无妨事,你说说。”
张清麓也是被他勾起了好奇,追问道。
“我猜他本不过堪堪帝君合道,不知天外天用了什么方法,将一部分隐老的力量转移到他身上,硬生生得拔高了修为。”程钧摸了摸下巴,认真道:“这种方法总有一定限制,故而不可能跨越地仙的门槛,只能盘桓在帝君巅峰。”
“如此倒是说得通了,”张清麓点点头,“天外天自己人自然是不舍得,不知道哪里寻来的愣头青当了出头鸟。”
“这出头鸟的心思可复杂了,”程钧睨了他一眼,“至少那胃口是很大的,不仅想要我的天台,还想要我的人。”
“什么?”
张清麓这下是真的愣了神,程钧也不是个随意说笑的,此刻突然来这么一句,他是万分意外。
“咦?”程钧看了看他,“莫非你觉得他留着你虽然耗损你的神念却又不下重手,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等你来吗?”
“……”
程钧目光古怪得看了他一眼,暗道一声这倒是个可以放心的。
“算是吧。”程钧不与他在这无聊的话题上周旋,道:“等一下入得蓬莱后我并不现身,有些事情都要辛苦你了。”
“无非是日常那些周旋的麻烦事,”张清麓淡淡笑了笑,“今日怎么突然想起来宽慰我了,莫不是终于觉得心中有亏了?”
程钧被他戳穿了心思,抿着嘴笑了笑,也不接话,道:“我藏着进去,回头在天台等你。”
“你还没说呢,天台内如今到底如何了?”
“要说如何?”程钧皱起了眉头,似乎难以寻到形容词,“那就是一个空荡荡的世界,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
张清麓颇感意外。
程钧与他说了许多九方四界的事情,他总以为那是一个完整的半界,如今程钧说什么都没有,听起来反倒类似于一个虚无之界。
“不错,正如你所想,”程钧点点头,“就是虚无空界。”
他们两人之间几乎不用说什么就能了解到对方的想法,张清麓一点神色变化,程钧便猜出了他的念头。
“我也很意外,那阵法完整的前提下,那里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小界。”
就好比蓬莱、或者说悬空岛,亦或是天外天,又或者是烛龙之地,虽然没有完整的天道,依附于外层完整世界而存在,但毕竟是独立的,有不同的进出条件限制。
“九方界……”张清麓斟酌了一下用词,“毁了?”
“我也如此猜想,”程钧声音略有几分低,“或许不是毁了而是无限趋于消失,如今天台内还能自成一界,若是再过个千百年,不知那一界会不会存在。”
“为何不能是刚刚恢复?”张清麓觉得奇怪,毕竟天台倒塌无数年,刚刚被人发现,重新打开通天之路,其中小界也有可能随之重现,故而才一切俱无。
“因为里头没有生机。”
程钧本就未曾放开他的手,此刻将额头贴了过去,放开自己的神念,将之前在九方界内看到的景象传递过去。
张清麓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不见天地,不分上下,浑浑噩噩,茫然若虚。甚至看不清前后,辨不出左右。识海中的他随着程钧的步伐往前走了许久,那景色几乎毫无变化。感知中甚至没有灵气的存在,程钧指尖聚灵阵疯狂运作之下也无法凝聚一丝一毫的气息。灵气浓郁方能形成天地元气,元气凝聚到一定程度才有造化之气。那造化之气是天地万物生存的根本,是造就灵秀山河的基础,是一切造化法则的衍生。若是一界之中没有灵气,其后果便是整个世界慢慢衰竭,直至毁灭。
程钧的神念终止于纯白世界的尽头,有着巨大到近乎看不到边际的轮盘。以张清麓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那是巨大的阵法轨迹。一枚枚道玄果落在八个阵眼之中,只剩下西北方的一个阵眼乃是空白。
画面至此戛然而止,张清麓退出神识的瞬间有一些恍惚,程钧伸手揽着他,面色也有些苍白。显然将九方界内的画面带出来给旁人观看,对他也是极大的消耗。
“怎么会这样……”
张清麓喃喃道,他第一次怀疑起来,那飞升之路到底还有没有打开的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