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opic——45.雜草  

2017-06-15 23:23:4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九方四界写得有点卡文了,我换个手感。
最近接了一个同人订单,还差1w字就要完成啦,很快就能恢复节奏了(应该……
存档:
===============
45.雜草

风压得很低,从草叶上刷过,留下悉悉索索的声响。草丛中卷起一层层深绿色的波浪,如海潮般,颤动着向前翻涌,惊起蛰伏其中的秋虫,惹来一片鸣叫声。
山林里有着夏末秋初的凉意,又带着日照余晖残留的暑气,大约是要下雨的关系,厚重的湿气里带着植被的气味,冲入过客的鼻中,揉碎了整个夏季最后的味道。
“唰啦”、“唰啦”的声响间或传来,由远及近,慢慢向山上去了,来人走得不快,似乎还带着点欣赏景色的意味。杂草被踩在脚下,转而又坚韧不拔的直起身来,摇晃着看似纤细的身躯,目送来人远去。
从半山腰的位置看过去,山顶已经隐藏在蟹青的暮色中,边缘还镶嵌着晚霞色彩的云层,略显沉重得压在山顶上,仿佛是要将整座山都掩盖进去。放眼四周几乎看不到有别人的存在,唯有那一人,依旧慢条斯理的从没有任何人走过的山上,踩着层层叠叠堆砌在一起的杂草,往山顶的位置走去。
“咦?”
似乎是因为发现了什么意外情况,那人停下脚步,看着不远处山林,凝目注视了一会儿,才点点头:“好手法。”
一步之遥的那里有着一个精妙的阵法,或许说一个已经不确切了,那防护阵法中套着隐匿阵和迷阵,又有数个乾坤颠倒阵嵌入其中。若是寻常人走到这里,不过是迷了方向,被那迷阵送去另一头下山去。若是一般修士,只怕也不会发现这里面的门道,最有可能是被困入颠倒阵,然后进退不得。这还是针对来人没什么恶意的。对那些不怀好意试图闯阵的来说,这阵法的杀伤力就要大了许多了。强行破解迷阵之后会让数个颠倒阵连接起来成为一个逆五行金光阵,攻击力只怕连寻常的出窍神君都对付不了,即便是个神游期,只怕也要头痛一阵子。
只不过,若真的来个神游期,进去了又能如何?
那里头可是住着一个帝君呀。
来人笑了笑,绝美的面容如同阳光绽现的春日,令人无法挪开目光。
可惜这阵法困得住别人,困不住他。
毕竟这是他最早研究出来的,虽说一开始不过是简单的护山大阵,不过这么多年下来,早已发展处数百种变化,确实当得上一个绝阵了。
“这是等着我呢?还是不想见我呢?”
他笑了笑,纤长的手指从道袍中探出,指尖颤动了几下,便见那脚下的野草折断了几根茎叶,细长的草叶如柳叶刀一般,浮在他面前。
“去。”
他手指一点,完全没有祭炼过的叶片,仿若上好的法宝飞剑,带着流光没入那阵法之中。
只见他面前无数道光芒流窜,原本空白的地方显现出一面光幕来,阵力轨迹在上面流淌着,凝目看去,才能发现方才那些柔弱的草叶正顺着那些阵轨,没入数个阵眼之中。
不多时,那光芒暗淡下去,光幕之上有数个地方猛然明亮了一下,转而凹陷成一个个小小的漩涡,将周围的阵力都吸纳进去,空出阵眼之间的一片空间来,恰好形成一个能通过一人的通道。
“清麓,”那人对着通道内笑道:“我进来了。”
山上半晌没有动静,来人侧耳倾听了许久,除了杂草在风中婆娑声响,并没有什么反应。
其实用不着听,他的神念足以覆盖这整座山;正如他的实力也足够让他直接破开阵法落在山顶之上。但偏偏他选了最复杂缓慢的方式,如凡人一般从山脚下慢慢走了上来,又用最奥妙的手段解开那阵法的阻拦却不加以破坏,为自己打开通路。
见自己呼唤的那人并无反应,来人才慢悠悠的踏入那开辟在阵法光幕上的通道中,寻了一个不错的角度,继续向着山上前行。
这里的风景和外头已经有了些两样,或许是灵力更浓郁的关系,那带着秋意的瑟瑟金黄未曾出现,草木依旧如盛夏一般馥郁苍翠,厚重的林木气息被灵气卷着,盘桓在乔木的顶端,形成一个穹隆般的结界。
那人往前几步,身后的通道缓缓消失,光幕又恢复如常,数枚草叶落在地上,被土地不着痕迹得吞了进去。光幕在他身后一闪而没,头顶的灵气沉降下来将覆盖在整个山头上的草木分开,形成一条只供一人行走的小径。
那人脸上的笑意从进入这方天地开始,就未曾消退,此刻看去似乎心情更好了些。
他踏足与小径之上,足不点地,仿若踩在空中,又似乎是被草叶托着,不紧不慢得向着山顶行去。
这一段路看似有些远,但不知为何,他绕了几个圈子,花不了多时,便应踏足在山顶之上。
那是一个颇为缓和的平台,背后有数个山崖耸立,崖壁前被人开辟了一个小小的水潭,其上漂浮着数朵白琼,清幽的香气融入山林草木的气息中,将整个山顶笼在里头。
张清麓便倚在山壁上,闭着眼睛,陷入了沉睡。周围的风吹拂着他的衣摆和袖口,如画卷中的神仙似的,仿佛一眨眼便会消失。
来人控制着周围的动静,好似空气一般落座于他身边,将人搂了过来。
“程钧……?”
清眠被扰,张清麓倒是没什么脾气,只是眨了眨眼,看向来人:“你怎么来了?”
“我若不来,你打算在这邙山驻扎道场吗?”
程钧伸手覆在他额上,又将他双眼笼入掌心,微弱的灵气环绕在他手中,提张清麓略作梳理。
“呜……”
身上的倦意尚未消散,元气却被灵气牵引着慢慢流动起来,体内的法力都变得活跃了几分。
“这里风景不错,看着看着,就不想走了。”
张清麓抬了抬眼,淡淡道了句,随后头一歪,靠在程钧肩上,又有要睡过去的迹象。
程钧伸手扶着他,暗道这漫山遍野杂草丛生的模样,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一个风景不错的?
不过这话没什么好说,怀里的人喜欢,那便是好的。
“要不要搬回去?”
反正蓬莱本就是岛屿,若是搬回去也不过是在旁边增加一个小岛。
“你怎么染上我爹的习惯了?”
张清麓眼都没睁,拒绝道:“莫要随意牵动灵脉。”
“这山头地脉本就寻常,若非你用灵气滋养引来周围的灵脉,只怕也成不了什么气候,”程钧手掌盖在他脑袋上,问:“回去吗?”
“暂时不想回去。”
蓬莱事情如今谈不上多,却令他心烦,有时候颇为羡慕程钧这个甩手掌柜,但他乃是掌教,又不好真的学程钧万事不管,闹心得久了,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出来走走。
“那便再住几日吧。”
程钧手一抬,紧贴着山崖的地方,平地起了一座小屋,虽说有几分简陋但也算样样不缺。
“无趣。”
偏偏张清麓不知为何看不上眼,手一挥,那屋子又如出现时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罢。”
程钧手指一点,眼前的白琼之上有淡金色光芒放出,另一层结界落于其上,天地元力盘旋其中,显现出不同的气象来。
“好手段。”
原本还有几分睡意的张清麓猛然睁开眼,看着那白琼,隔了会儿才问:“空间之力,另一个小天地?”
“门槛而已,”程钧也不谦虚,带着人腾空而起,如一道光没入那白琼之中,“和蓬莱及悬空岛一样,只不过承载之物根基不厚,容不得几日。”
张清麓点点头,程钧这一手确实出色。隔了会儿,他才道:“可惜了我的玉琼。”
“回去再给你种几株如何?”程钧哄他。
“掌门既然这么说了,”张清麓略笑了笑,“这面子还是要给的。”
至于眼前这几日,便当是难得休假,闲事不挂心上,何乐不为呢?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