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三十一)  

2017-06-12 23:17:1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终于来填这个坑了……_(:зゝ∠)_
这一章简单来说就是两个算计一个,偏偏被算计的觉得自己计划不错~
存档:
==========================
三十一、假意合作

天元道人如今的判断和打算可谓都是在程钧的算计之中,行事到了当下可谓是恰到好处,但程钧偏偏还要添上一把火,好让天元道人将那错误的印象不断加深,从而方便程钧和张清麓之间的计划。
故而当天元道人的眼神在两人之间不着痕迹的游移的时候,程钧故意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姿态,收敛神色,目光肃穆,几乎是斟酌着每个用词,对天元道人继续道:“道友或许有所不知,如今天下,或许并不完整。”
即便早就有所了解,天元道人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依旧心中一窒,狂喜之情泛滥在心底,却又被他强行压制下去。他转了转手中的杯子,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道:“程道友说笑了,若是天下不全,天道便有所缺,天道有缺,合道便成了笑话。”
他顿了顿,故意释放出一些合道巅峰的威势,问道:“道友莫不是有合道缺憾?”
程钧自然是没有缺憾的,张清麓因为张七强行提升修为的关系反倒有些受影响,虽说程钧也曾替他想过办法,但弥补道果的事情并非一朝一夕,何况这天元道人来得突兀,如此一来,张清麓此刻便有些难受。这场景让程钧心中生出暗火来,却又不好当下发作,便也学着天元道人的做法,故意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出来。不过他在这中间使了一个巧,只将自己的威压堪堪摆放到陆地神仙的门槛上,又做出全力承受的模样,好将那天元道人误导得更深些。
果不其然,天元道人见程钧这般反应,心中大悦,又见张清麓略有些面色不佳,便收起了威势,淡淡道:“贫道一时激动,情绪不查,倒是让清麓道友受惊了。”
张清麓微微摆首,示意无妨,又冷冷看了程钧一眼,后者这才将气息收敛起来,对着天元道人道:“天元道友修为精湛,倒是让我失态了。”
程钧方才做出的乃是自动防御的架势,显然是天元道人对他产生了威胁才会有此反应,这恰好在天元道人的算计之内,故而听他这般解释,便笑笑揭过这事情,又问:“道友所说的天下不全,不知何谓?”
“所为天下,”程钧故作高深,“乃是我等修士的天下,乃是天台之下,飞升之下。”
说到这里,他抬手一指窗外,问天元道人:“道友觉得这天下是否广阔?”
“说广阔自然也是广阔的,”天元道人摸了摸下巴,又道:“对凡人而言可谓是无穷尽也,但对我等修士,最远也就数日来回,算不得什么。”
“诚如道友所言,这天下如今不过尔尔,但偏偏能支撑九座天台,道友不曾想过其中奥秘?”
程钧用词可谓巧妙,他透露了些信息偏偏又隐藏了最重要的部分,可这些支离破碎的细节又足够让天元道人拼凑出一个复杂的地图来。
“程道友……”天元道人沉吟道:“莫不是想说,这天台便是天下不全的关键所在?”
“天台伫立在这天下,其中却别有洞天,就好似在下的蓬莱,与外界不同。”程钧微微叹了口气,“其中若说没有奥秘,自然是不可能的。”
“那以程道友所见,这秘密又为何?”
天元道人抛出一个大饵,程钧却不上钩。
他摇摇头,感叹道:“此事若是我已经知晓,便不会如此烦恼了。”
“如此说来,”天元道人微微皱眉,问道:“程道友也不过是猜测?”
“确实如此。”
程钧坦然承认,让天元道人有点措手不及,似乎是没想到对方在关键的时候又缩了回去。他暗道可能自己的问题已经问到了程钧的跟脚上,若是真的说出来,程钧就没了可以拿捏的条件了。
这般做法倒也不算奇怪,或者说以程钧如今的修为、地位,若是没有这点心机,也是无法成大事。
天元道人想了想,便露出一些惋惜的神色,叹道:“如此说来,又是一场虚幻。”
他目露追忆,看向窗外极远处,那金色的光芒已经退下,只有一座清高无比的雪山伫立当下:“那天台之上,依旧难以企及啊。”
“天元道友看来也是为了那通天之路啊。”
程钧顺着他的话,试探了一句。天元道人点点头,笑了一声:“吾辈修士,哪一个不是为了那长生之路而苦苦求索至今?”
“天台显,通路现,可惜偏偏却又是一条死路。”天元道人摇摇头,“可惜啊可惜。”
“若是这道路还有可行之处呢?”
程钧顺势丢出一个台阶,让天元道人可以更进一步。
“自然要走下去。”
天元道人和程钧打禅机到现在,已经被磨得少了许多耐心,他为了等这一天等了太久,眼看着机会在眼前,却始终差一口气无法把握,让他着实有些不耐烦起来。
“程道友,”天元道人看向程钧,表情有些严肃,“明人不说暗话,道友今日与我说这番话,想必已经有了眉目?”
“…………”
程钧眸子猛然紧缩,又看了眼张清麓,隔了会儿才慢慢缓和下来,道:“未曾料到,道友已经知道了?莫非……”
“程道友多虑了,”天元道人只当他猜忌到张清麓头上去了,心道计成,便故意解释道:“并非有人说起,而是我早有一些听闻,故而有所了解。”
“原来如此。”
程钧目光深沉,沉默了会儿,才问:“不知道友所谓的了解,有几分?”
“天台之中另有乾坤。”天元道人一开口,果然见程钧神色露出一些紧张来,又道:“这乾坤不正,天台不曾归位,那通天之路便无法开启。”
程钧攥紧了手中的杯子,露出袖口外头的指节略有些褪色的苍白,隔了会儿才点点头,道:“果然瞒不过道友。”
“程道友说笑了,”天元道人目的达成,又哈哈大笑了几声,故意缓和了态度,才道:“可惜我所知道的,不过如此。”
程钧不接话,天元道人也不意外。他等了会儿,才淡淡问道:“不知如今,道友可有合作的意思了?”
“天元道友,”程钧叹了口气,问他:“我有一事想知道。”
“请说。”
“道玄果可在你手中。”
道玄果其实有八枚在程钧手中,唯有当年隐老的那枚不在。可惜这道玄果端得神奇,融合之后不过略大一些,看不出到底有多少融入,故而程钧一开始都被瞒了过去。此刻提出,乃是故意利用这等不同,来算计那天元道人。
“贫道手中,确有一枚。”
天元道人点点头,却故意不拿出来。
“道友不够坦诚,”程钧摇摇头,“只怕不是一枚,而是看起来一枚吧。”
天元道人露出讶色,这倒不是装的,而是程钧的话让他突然有了一个猜想,甚至于可以明白为何程钧要过来寻找张清麓。
“道友此言何意?”
他故作不解,恰好做出可以让程钧更怀疑他的模样。
“正如天元道友所言,明人不说暗话,”程钧眯了眯眼睛,道:“道友应当知道,隐老最后将数枚道玄果融为一枚的事情?”
果然如此!
天元道人心中大喜,几乎要按耐不住。他空握拳遮挡着面部,假意咳嗽了一声,才道:“确有听闻,不过此事尚无准信。”
程钧叹了口气,装作打探失败的模样,又将那颓丧的神色收敛起来,看向张清麓,道:“我等也确实耽误许久了,如今话已至此,道友却依旧不曾坦率,想必也只能如此了。”
他对张清麓略一示意,后者从容站起,对天元道人一拱手:“天元道友,恕我等现行告辞。”
“慢来慢来,”天元道人拿捏得差了口气,此刻见程钧他们要走,即便晓得他们以退为进,也只好应下,道:“道友莫要多心,我不过是不知道那道玄果是否诚如程道友所言。”
“不过既然如此,”天元道人话锋一转,“倒也好办。”
“如何说来?”
程钧问道,等着天元道人上钩。
“最简单的法子,莫过于一探究竟。”天元道人看向程钧,问道:“不知道友有没有意向?”
“愿闻其详。”程钧淡淡笑了笑,暗道,终于到了正题了。
“其实说来也简单,我等可以一同探个究竟。”
天元道人看向那两人,道:“程道友既然需要清麓道友归去,想来也是遇到了些麻烦,只不过这天台事宜可大可小,多一人自然更多一份协力,不知程道友如何看?”
程钧眼神骤然一紧,随后盯着张清麓看了会儿,大殿之上安静了许久,也不见张清麓有何反应,隔了会儿,才听程钧淡淡道:“道友如此说,显然已经是有所决定了。”
“如今便要看看程道友意向如何了。”
天元道人故意不说张清麓,乃是为了让程钧对其多一份猜忌,好方便他日后将此人拉拢过来。
果不其然,程钧闻言眉头皱了一下,又舒展开来,扯着嘴角笑了笑道:“既然道友如此说了,我当然也不好拒绝。”
说罢他又看了眼张清麓,道:“清麓,应当也不会拒绝吧。”
虽说是问话,但偏偏没给张清麓回答的余地,这一幕落在天元道人眼里,当真是好极了的开端。
如此双方各怀心思,终究是将那合作的意向大致说了一番。程钧和张清麓对天元道人早有算计,自然处处布局,那人明明明明知道有陷阱,却又觉得自己一人足矣顶过程钧的计谋,待得拉拢了张清麓,便更有胜算。
这般一来,那明面上的合作倒是达成了一致,背地里的算计也终于到了粉墨登场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