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梦境(七)【完】  

2017-06-10 23:17:1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说到做到,我填了……此文完结了~
前文:
存档:
P站AO3(ao3发文太复杂了,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发了全文)
==============================
七、梦境

陌生的环境,甚至可谓是不知所以然的周围,两人似乎都受限于躯体本身,只有意识是自由的。彼此之间看得到的对方和印象中差不多,区别大约是神色间显露出来的气质,看得出略有些性情不同。
“清麓。”
程钧张了张嘴,却好似不是自己的声音,比他本身的低沉一些,又有几分故作成熟的味道。可是这声音似乎只落在他自己耳朵里,张清麓那头并不能听到。近在咫尺的面孔无法更靠近,也无法远离。张清麓只看到程钧的嘴动了动,并没有传递别的信息。
“程……”张清麓只说了一个字,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如程钧一般,这个世界的他们,身体并不受本尊的控制。他们现在的情况犹如夺舍未成功,只能简单的操纵着意识,而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如何?”
程钧传递过来一缕神念,似乎觉得很有趣,问道:“可是觉得这躯体沉重无比?”
张清麓眨眨眼睛,表示认同。虽说不能行动,但这些细微的动作似乎并不用太多控制力,倒也算轻松。
程钧便学着他的样子眨眨眼,然后放开神念去大量周围。
这是一个构造简单装饰也有几分随意的房间,大小也不过是勉强可以住人。程钧想到睡在自己转世之身旁边的张清麓,暗道莫非这一位没有继承本尊的品味么?毕竟这两人共用的空间,看起来着实有几分简陋。
他的神念所为没有瞒着张清麓,对方很快便从程钧的神情中判断出他的想法。识海中一缕神念传递了过去,笑道:“掌门人当真是财大气粗,连这里都看不上。”
“莫不是你喜欢?”
程钧觉得有些奇怪。
“你试试看了解一下他们的记忆。”
因为是分魂转世的关系,这两人的记忆对程钧他们而言,等同于公开的,只要想了解,便没有秘密可言。只消片刻,程钧便已经了解这一世的过往经历。
“无趣。”他神念中带着点乏味,隔了会儿才道:“也算有点意思。”
张清麓懒得与他分说,只是将有限的精神投入到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中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能获得的信息也变得更多,只不过受限于大道法则,魂魄的力量渐渐衰弱下去。
“程钧……”
张清麓的身体突然发出声音来,程钧露出一丝异色,微微皱起眉头,下一瞬间,他的身体直接靠了过去,将张清麓搂在怀里。
巨大的斥力冲击入两人的头脑中,识海仿佛有一只大手在搅动,将神识和依附其上的魂魄搅碎。黑暗来势汹汹,猛然间将两人的意识笼罩,刹那后便消失于混沌的间隙中。

“…………”
张清麓醒来的时候觉得头痛无比,熟悉的房间在他面前打转,好似方才完全没有睡着,整个人陷入了眩晕之中。
“清麓。”
程钧的声音忽远忽近,隔了好一会儿才听得真切,晓得是那人靠了过来。
“头痛……”
张清麓下意识靠了过去,却又觉得那人身上隐约有一种清淡的味道,仿佛是新鲜的草叶或者稀薄的药香,有点暖意,让他翻涌的神经性反射变得安稳了一点。
“张嘴。”
程钧的声音带着点低沉,似乎是没有睡醒。张清麓依言,一枚药丸被舌头递了过来,送在他的舌下。
有点清凉的药味扩散在口腔中,镇痛效果展现出来,终于让他的眼前不再天旋地转。
“又是噩梦?”
程钧靠的很近,两人的额头几乎抵着,大约是没有光的关系,模糊的夜灯让程钧的面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不是,”张清麓几乎想不起来方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痛苦难耐。隔了会儿他才道:“就好像掉入一个无底深渊,一直没有尽头。”
程钧伸手替他揉着额角和太阳穴,却不作声。
张清麓所说的,正是他方才所见到的。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深渊,还有那无尽的冰雪。
程钧睁开眼的时候,便是遥远的墨蓝夜空,星辉在天上如冰屑一般闪烁,璀璨的有些不真实。他低头看了眼,张清麓还倚在自己胸口睡着,似乎是神魂尚未安稳。程钧在他额间轻轻一点,一缕浅白色的光芒缓缓融入张清麓的额头,纾解了对方的痛苦。
只是这一瞬间的接触,程钧也通过尚未完全断绝的魂魄联系,感受到了那个世界的两人的痛苦。
“强行插手未来,到底是有些异相的。”
怀里的张清麓已经醒来,微微睁开眼,没有动作,说着显而易见的话。
“嗯,”程钧伸手摸了摸他脑袋,道:“就好比消耗了他们一段过往。”
“待得以后有了计划,再做补偿吧。”
这一趟,程钧晓得,原本只是一种可能的未来,已经展露出确定的迹象。
“黄粱一梦。”
张清麓似乎并不想醒过来,他侧转了身,将面孔埋入程钧的肩颈,整个人陷入他怀里,道:“醒来也不过是刹那。”
“刹那亦是一世界,”程钧道,“转身又是自己。”
他们落在那一世的时候,等同已经将分身的一生看透,正如张清麓所言,黄粱一梦已是一生,但转醒不过是片刻,那得到的记忆也不过是须臾。
“周庄梦蝶,不知是蝶还是庄。”
程钧笑了笑,将怀里的人搂紧,又度了一缕洗练过的魂魄过去,隔了会儿才问:“可好些?”
“不过是魂魄纠缠,无妨。”
张清麓的魂魄特殊,即便已经凝成一体,又是帝君境界,但通过轮回传递到未定的未来中去,难度高一些,反噬也更高一些。那一边落下的张清麓只怕回头受到的痛苦也要更多一些。
“我已经留了一缕灵气,”程钧放缓声音,“想来那边也当无事。”
灵气对寻常人没什么太多的用处,但普通人的躯体若是沉浸在灵气的包裹中,也会有所改善。程钧利用大道的空隙偷渡到未来,能做的也只有这一点。若是他改变了主意不要这个未来,只怕那一世的两人,如今也要消失。
若当真如此,就如程钧所言,不知是蝴蝶变成了庄子还是庄子成了蝴蝶,两者只有其一,不可共存了。
“一场大梦,”张清麓淡淡道:“不过如此。”

凡人一世与他们而言如梦一场,他们的一生对凡人而言如梦境般不可及。
彼此俱是虚幻,仅存在与自己的真实世界里。
因果轮回俱是道,不过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