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  

2017-05-08 23:03: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文:
番外:
存档:
===========================
二十、开坛

天元道人的道场比张清麓预计得来的轻简,但宏伟程度倒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帝君的道场。想来也是,这人是打算在此开山立派的,自然要弄出些名堂来。轻简可以说是作风简朴,但若是连气势都不足,那就不配做帝君的道场了。对此,张清麓全然不觉得意外,反倒很是真诚的夸赞了一番。这天元道人大约也存了一点摆显的心态,听张清麓的称赞便拾阶而上让他做些点评。
张清麓暗觉好笑,他从小生长于上清宫,此后又是紫霄宫宫主,再之后虽说经历变故但跟着程钧也未曾吃亏到哪里去。如今蓬莱根基日益深厚,他身边的奢玩也是被程钧堆成了小山,若是要论装潢摆设,只怕这些帝君在他面前,都是玩笑。
果不其然,张清麓认真开口之后,天元道人的面上就露出了探究的神色,他几乎是沉默着听完了张清麓的点评,又听完了他的自谦,最后摸了摸下颌,道了句:“清麓道友当真是高人,眼光独到,品味出众,我倒是越发敬佩道友了。”
“玩乐的东西,不过是消遣而已,在下沉湎与此已经耽误了修行,如今说出来更是令道友见笑了。”张清麓这话明面上似乎是自谦,实则乃是不动声色吹捧了自己一番。
当年魏纪之也曾说他学了那些儒家心性的东西,活生生学得傻了耽误了修为;后来紫霄宫被丢弃,他自己也曾这般认为,觉得修行被俗务所耽误。故而初入蓬莱之后也曾有一阵子拼命修炼不理外物,谁料那进度也不过堪堪超过以往一线而已。落到最后还是程钧说他,你本心如此,何必勉强。张清麓才有拨了一部分心思放在蓬莱的打理上,本以为又要耽误修行,谁料反而突飞猛进。这时候他才知道,程钧所谓的本心如此是何意思。
他此刻说自己耽误于玩乐奢靡之道,算不得胡说,但也当不得真。不过这话出口,倒是让天元道人想到了一事。
“说来唐突,不知清麓道友修为至今多少年岁了?”
天元道人说完这句又到了个歉,“我等修行中人,可谓是不理岁时。但我看道友甚为年轻,精通甚多,免不得有些好奇,还望勿怪。”
“天元道友多礼了,在下修行入门至今不过四百余年,今日可谓是班门弄斧,还望道友见谅。”
天元道人显然愣了一下,随后笑赞了一番张清麓年轻有为不可限量,那用词可谓是毫不吝啬。
张清麓待得他说完了,又要准备说那招揽之词的时候,突然道:“着实当不得道友如此谬赞,须知我派掌门修行至今不过三百余载,已是陆地神仙,那才是道友所言的绝顶天赋,万年不可一遇的天才。”
他这一说完,即便是天元道人也存不住脸上的笑意。那人带着探究的目光深深看了眼张清麓,道:“如此说来,若是未曾得见贵派掌门,当真是我的遗憾了。”
张清麓拱了拱手,并不谦虚。他可以在自己的事情上用尽谦词,但对于程钧的面子还是需要撑着的,所谓先声夺人便是要做到万无一失。
有了这一出,天元道人似乎也失去了聊天的兴致,他将张清麓带入一处大殿中,又唤来两个道人,吩咐道:“清麓道友乃是蓬莱掌教真君,你等需好好服侍,不可有失。”
随后又对张清麓道了声失陪:“还请道友多包涵,论道法坛片刻即将开启。”
张清麓点了点头,又恭送他离开。那两道人就在他身后等着,待得张清麓转回身来,便引着他入了一处偏殿。那里虽说小了些,但各类接待的东西一应俱全,里头已经有了数人,大多是神游修为,有几个已经到了合体期。张清麓一入其中,那些人都看出了他帝君修为,免不得也是惊奇,一一前来见礼。
待得一番礼数寒暄下来,张清麓也算了解了一番。这数人都是天元山周围的数个山门中的修士,身份也和他有些类似,不是掌门却在门中有着较高声望,或者修为精深或者掌握实权又或者是隐修长老,不知为何都被天元道人说动寻来,参与他这天元山的开山立派的典礼。
张清麓一边与他们说谈,一边拐弯抹角得试探,发现这几人虽然嘴上都称是来参与论道的,却隐约都透露出向着天元道人的意思,显然是知道此次开坛论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从他们谈论中张清麓晓得此次论道也不止他们这些人,只是都分在别的偏殿里头,待得开坛才会一同出去。
大约因为张清麓被分到他们一道的关系,这几人言语之中也存有试探,似乎是将张清麓当做他们一般,在门派中有修为却无足够的地位或供奉,心有不甘便要另寻门道,好扬眉吐气有所作为。张清麓一边应付着他们这些有的没的问题,一边又打探那两个道人。
这两人模样相差无几,大约是一对兄弟,年纪看起来不大,但气质却颇为老成。两人倒也都是神君,不过俱是凝神期。颇为奇怪的是,按照年轻来说这两人算的上是修为精深,却偏偏存了一份奇怪的虚浮之感。仿佛这神君境界是这些时日刚刚来的,并没有那种沉积的凝厚感。
张清麓与那数人又交谈了几句,便岔开了话题令他们自行谈说去,他却寻了一个位置坐下,状似随意的问道:“我见两位小道友修为上颇有几分天赋,年纪轻轻应入得凝神门槛,想来也是天元道友的得意门生了?”
“当不得帝君称赞,”两人中略年长一些的行礼回道:“我等兄弟原本是散修,机缘巧合之下遇到天元帝君,有幸听过几次讲法,如醍醐灌顶,轻易度过瓶颈方得如今修为。得蒙恩师不嫌弃,便留我俩在身边服侍。要说门生是当不起的,不过是早跟随了几日,便多一份机缘而已。”
张清麓点点头,这人几句话算是解了他心中疑惑。这两人乃是因为天元道人才有了如今的修为,根基不稳那是因为进境过快;天元道人讲法论道不拘来者便是为了将这些修为始终上不得台面的散修纳入门中,聚成一股力量;再加上他从旁的门派中寻来这些不得志的神君,想来便是这天元道人开山立派的根基了。
“如此说来,天元道友岂不是有许多你等这般的弟子?”张清麓故作钦慕道:“当真是高人风采啊。”
那两道人听他这般夸赞也是心中受用,不多时便将天元道场中的门人弟子情况说了个七八分。张清麓本想再打探清楚些,却不料忽闻洪钟声响,如滔滔大浪翻卷而来,带着宏大伟力,贯彻整座天元山又突破云霄阻隔,将那山顶云海推开,形成白浪翻卷的奇景,显出其中一个辉煌无比的道场来。
“吉时到了。”一开始回答张清麓话的那道人行了一礼,对张清麓道:“张帝君青随我来。”
张清麓漫步出那偏殿的时候,又有数十道人童子,从各处出来,汇集于先前所在的大殿之上,身后大多跟着一两人,修为俱是在神君左右,倒也有十数个合体期的,比较下来,竟是他修为最高了。
显然那天元道人的安排也是如此,张清麓当先一步随着那两兄弟跨出大殿,有金光铺于足下,成泱泱大道,两侧云海翻涌,有无尽天地灵气包含其中,浓郁到近乎化作实质。他踏足那金光大道之上,便有青鸾当先飞舞,又有仙鹤一双引路,身后有五彩光芒如孔雀尾羽落于足下,又有青犼之声从山巅传来,当真是处处彰显。
张清麓随着金光大道进入道场之后,又听有人高声唱名:蓬莱掌教帝君张清麓。又有一双金玉般的童子引着他入了首席,又有白鹭衔金玉托盘从天而降为其奉茶。待得一切他落座饮茶,才见下一位神君随之入场。此后又有无数唱名声伴随无数神君落座,大约足足行进了半个多时辰,才算是安定下来。
张清麓扫了一眼,这道场方才不见空旷,此刻落座百余人又站了数百童子道人,居然也不见狭小,想来本身便是存了须弥芥子之术。他暗道,如此便是好戏真正开场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