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十九)  

2017-05-07 22:58:1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最近更新慢,没法连着原耽一起更,就只好混日子了……
这篇挺长,我也不知道会写到什么时候,大家有想法给我留留言,让我也有个目标……
谢谢~
顺手还是丢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这其实是个古老的风格感觉的西皮……_(:зゝ∠)_
正文:
番外:
存档:
===============
十九、天元道场

张清麓站在半空,脚下无风衣袍飘飘,帝君一步万里,无尽蓬莱外海也不过是片刻时光,转瞬已经到了昆仑境内。那天元道人尤为心机,待得脚下再无海面,便故意放慢了速度,与张清麓近乎并肩而行,问他:“清麓道友许久不曾离开蓬莱,难道不曾有念想?”
张清麓自然明白他问得念想是什么,但面上却装作不知,转头问他:“在下根本便是蓬莱,却不知天元道友所谓念想是何?”
“自然是这大好山河,”天元指了指脚下,“若我所闻不错,清麓道友应当是出生灵山上清宫?”
张清麓不答话,算是默认。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张清麓没有换过名字也不曾换过道号,紫霄宫宫主的身份又是公告天下过的,若是有心自然可以打听出个几分。天元道人见他这样子,也不追问,反倒是继续将那话题引在两界之上。
“听闻上清宫数千年前曾于昆仑有过一战争,可惜我当时修为不足,又是落在偏远之地,见不到那盛况,待得日后想要一睹两界风光,却不想已经封闭了界门,再无当时的辉煌浩荡。”
“天元道友好生可惜,”张清麓说着可惜,那语调倒是带着调侃,“如此精彩一战如我等未曾出生倒也罢了,若是当时之人不曾看到,当真是可惜。好在我有幸得睹天台一战,却不想道友也错过了。”
张清麓这话带着讽刺,乃是说天元道人嘴上夸夸其谈却没有什么实际的成绩,假模假样。这乃是回击天元道人提到上清宫的事情,故而言语之中颇有几分犀利。可惜这一拳过去,仿佛落在那棉花上,天元道人半点不受影响,反而哈哈大笑得点头认同:
“清麓道友说的不错啊,”他道,“如此精彩盛事我一再错过,当真是可惜了。好在如今也算有些修行的根基了,未来无限时光,自然会有更多的机会。”
他这话说完张清麓心中隐约感觉有些不妙,乃是觉得此人话中有话,不是个安分的因子。何况他多番套话,也不见天元道人有什么疏漏,张清麓甚至连此人的跟脚都未曾打探出来,完全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以他才决定以身犯险,直接跟着这人走一趟。
要拒绝很容易,但再要引蛇出洞,就很难了。
只不过无论如何他也想不到,天元道人会选在这一处地方。
“清麓道友请看,”天元停下云舟,摊手往前一指,“觉得此处如何?”
“灵机充裕,山势清秀,乃是上上福地。”张清麓心里憋着一口气,语调倒是非常平和。
“我还以为道友会有别的看法。”
天元笑了笑,脚下云海收敛起来,化作丈许方圆,从半空中往下落。张清麓跟在他后面,仿若平步青云,一步步从半空中走了下来。
“道友不觉得此处熟悉吗?”
“在下对昆仑地界倒是不熟,左右不过是知道靠近两界而已。”
天元道人带着他过来的时候并未避开灵山,张清麓这么说自然是情理之中。只不过说不熟,乃是虚话,因为此地是真正的靠近两界。
灵山和昆仑的两界之门,乃是九雁山。
北国之地那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如今山门已开,界门不再,泊夜的法力随着此人的消散也不再存于世间。而两界之门,在天台开启之后便再无意义。
九雁山是最早受到两界冲击的地方,也可以说是一切的起点。
张清麓免不得就想到了程钧,若是他在这里,大约会有些感慨。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太天真了,程钧历经两世,当初就知道九雁山的根底,也不见他有什么反应,如今再来最多换一声“沧海桑田”,要再多感慨,估计是不能了。
“听闻清麓道友当年是紫霄宫宫主,又是如今上清宫道祖张七之子。”天元道人大约是因为到了自己地界,不知为何话也多了起来,问他:“想来应当是知道九雁山的?”
“天元道友是想说两界之门?”
张清麓见他不回避便知道他有文章要做,索性扯开了说:“沧海桑田,此地早无两界之说,如今天下三界并无隔阂,道友又何必再提那界门之事?”
“天下三界,”天元道人点了点头,似笑非笑,问:“不知道道友怎么看待玄府?”
“仙朝遗址,”张清麓摇了摇头,“此事唯有问我派掌门了,道友日后若是有缘,不妨和他详谈。”
“嗯,我倒是希望有这一天啊。”天元道人语意不详,笑意中总带着让张清麓觉得不舒服的部分。
不过经此一番谈话,他倒是不再围着那两界之门的事情打转,反而是带着张清麓往山上走去。
两人都没有动用法力,如凡人一般沿着山道往上。他们之前落在半山腰,乃是碧绿苍翠的景色。随着山势增高,那山色也变得深沉起来,墨绿松涛,柏树杉木摇曳在云海之中,山路便从这山林之中穿过,又从那云海深处蜿蜒出去。
天元道人指点着周围的景色,以东道主的身份介绍着山上一草一木,又道:“前些日子多番叨扰清麓道友带我参观蓬莱仙宗。今日我为东道主,这山上虽无贵派那番绝景,但也算有些看头,容我为道友一一介绍来。”
“有劳天元道友,”张清麓此刻也懒得催他那开坛论道的事情,反倒虚伪的夸赞:“道友道场俊秀异常,灵动深远,也是少见的洞天福地。不知此山为何名?是昆仑那一条山脉上的?”
“道友有所不知,此山无名。”天元笑得意味深长,“我出关之日看到的第一座俊秀之山便是此处,可惜乃是一座废山并未存于任何一条山脉之上,我见此处风景独好,舍不得这般秀丽的景致,便为其聚拢了几条灵脉,数年光景总算有了这一番气相。”
张清麓闻言愕然,枯山无根基,以大法力为其聚拢地脉,可谓是逆天之举。当真是要修为到了极致方能做到。张清麓如今自然做得到,但要让此处灵脉仿若天成,又对周围影响不大,那是真的难。或许只有程钧才能做到这般举重若轻。天元道人此言一出便是说他已经到了那般改变天地的境界,由不得张清麓不惊讶。
天元道人似乎对他的反应乃是意料之内,也不多说,又道:“倒是道友提醒我了,此地虽有旧名,但如今为我所改动,自然需要换一个新名字,不如随我,便称为天元山如何?这到场便是天元道场了。清麓道友觉得如何?”
“自然甚好。”
张清麓此刻已经调整了心态,看不出半点异常。两人谈话间也已经到了山顶,这山势高耸陡峭,那云海反倒落在了脚下,看起来又是另一番奇绝景致。
山道尽头有两名道童,手持拂尘,见两人出现,便躬身行礼:“见过两位道长。”
“起来吧。”天元道人指了指张清麓:“此乃蓬莱掌教真君,张清麓帝君。”
“见过张帝君。”道童又行一礼。
天元道人转身为他解释:“彼时我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自然不曾开山立派。如今却觉得时机成熟,今日正是个好时节。建立山门、开坛论道,选日不如撞日,道友觉得如何?”
“恭贺天元掌门。”张清麓微行一礼,嘴上道喜,心中却终于明白了这天元道人的算计。
他谋划了那么久,所谓的开坛论道也好,讲法授业也罢,均是为了今日这真正的目的。他要得是开立一个新派,伫立在两界之间自然也要在两界所有门派之上。那些弟子、那些门人,他一个不出,要的便是那些人,个个“自愿”进入他门下。
那自己呢?
张清麓心中冷笑一声,只怕这人的目的和野心,要比自己预计的更大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