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八)  

2017-05-04 23:42:4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章没写好,这几天手感很差……
继续丢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存档:
========================
十八、出发

十月十五,下元节。
天光如白练笼罩于无极海上,海面波光粼粼,仿若巨龙的鳞片闪烁。张清麓站立于赤练岛上,看着远处无尽碧波,深邃如夏夜般的墨蓝让他的心情也随之冷静下来。于他而言,孤立无援从来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反倒是随时身边有个可以依仗的人会让他更容易退缩。
因为没有退路,是故便不会失败。
今日便是天元道人约定的出发之日,也是天元道人的开坛讲法之日。
张清麓曾好奇问他:“为何出发如此之晚,道友不怕耽误了讲法?”
天元道人闻言笑道:“开坛讲法,说的乃是大道乃是天法,道法自成,又何须准备?”
张清麓暗道果然是好大的口气,却不想仿佛被对方看穿一般,天元道人说他:“莫非清麓道友觉得,精心准备之后,对大道的理解便有所不同?”
“倘若正是如此,”未曾张清麓回答,他便下了定论:“那论法之道便是虚道,非求真务实之路,大道不可期也。”
天元说的有点道理,正如他说那天法论道的目的一般,只可惜这道理乃是强词夺理的理。
但凡修士,都有那整理体悟的时候,那是疏离也是归总更是对自己所体悟的大道的更深一层的自我辩论。这一层和论道本身没有太大区别,正是之前天元道人说的闭门造车,造车自然是闭门的,但后面还有个出门合辙,岂不是互相印证之理?
俱为探求大道的途径,何必非要分个高低胜负?
不过若是就此和他争辩,反倒落入此人的设计之中。张清麓当时便点点头,道了句:“道友见解新异独特,值得借鉴。”
他这话只是恭维,却不想天元道人听得却非常受用:“清麓道友乃是剔透之人,若是早日窥探到真正的大道之路,乃是不可限量的成就啊。”
言下之意,便是他被耽误了。
张清麓笑了笑,不再与他分说。自己修行至今不过三百余年,即便合道之路稍有取巧,也是极其难得的成绩。除了程钧和老魔这两个重头来过的,自己的速度大约是最不可思议的。连程钧都曾感慨过,若非自己有前路可鉴,也未必能有他这般速度。而这天元道人开口便说他路子歪了,这叫张清麓怎么想?
又不是个傻子,别人说什么信什么,立刻毁了道行重来一次?
那就是真蠢了。
天元道人是抱着这个目的的,但不表示张清麓要接这个由头,推脱一番便是了。
只可惜,即便是拖到了今日,局面依旧。

“天元道友久等了。”
待得张清麓到了沧浪岛,便看到天元道人早已等在那里。他上前打了个招呼,这才受了周围弟子一拜。
“清麓道友来的正好,半点不曾让我等啊。”
天元道人依旧是那副大大咧咧的模样,看似一目了然,偏偏又深不可测。张清麓看了眼一旁的秦越,见他没有半点表示,显然也没什么进度,便不再理会而是去和天元道人寒暄:
“深怕耽误了道友开坛讲法的时辰,当真是诚惶诚恐。”
“清麓道友多虑了,”天元摇摇头:“讲法乃是随时可以开始,不过是说了今日而已,并未定下时辰。”
张清麓眉目不动,心中却略有些讶异。这表示天元道人的影响力远超他们所预估的。
即便是帝君身份,开坛讲法也要提前许久告知四海散修和周围门派,若是如天元道人这般还要同时论道的,更是要与差不多身份的帝君或神君约定了时辰,彼此交流切磋才不会失了分寸。可听他现在的意思,乃是随时到随时便能开始,显然天元道人的影响力已经不同寻常,甚至可谓是一呼百应。若当真如此,此人便已是大丨麻烦。
张清麓这边心思已变动,那边天元道人却道:“可惜即便到了今日,未曾得见贵派掌门,当真是可惜。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这个机会了。”
他这话虽说用词没什么异常,但却说得仿佛程钧是个不存在的虚名一般,旁边已有人变了面色。张清麓眼神扫过去,见那些人收拾了神态,才转过来,似乎毫无所察一般,慢条斯理得回应道:“天元道友说笑了,我派掌门不过闭关而已,日后定有相见的时候,届时道友一定印象深刻。”
“哦?”天元道人对他话中藏刺毫无反应,反倒问:“据说蓬莱掌门乃是难得一见的绝色?听道友这般说,日后是一定要见见了。”
“好说,”张清麓晓得他这话乃是故意辱没程钧的意思,但想到那人的面孔,不知为何又生不出什么反驳的念头,只是笑笑道:“想来道友应该有看上一眼的机会的。”
看上一眼,至于看过之后还能不能活下来,就是个问题了。
天元道人显然也察觉了张清麓的言下之意,他似乎觉得颇为有趣,笑了笑不再应答,站在一旁看张清麓与门人做那交代。
其实门中的事情,他们之前早就有合计,如今不过是明面上将一些决策权转移,好让岛上的事务不至于有了断档。
“景枢,”张清麓唤过那青年,“这个你收好,若是掌门出关你交还与他便是。”
此物一拿出,众人便有些吃惊。
那深碧色的一枚玉符,可不就是蓬莱令吗?
天元道人不知所以故而不觉得什么,可岛上众人都知道,蓬莱令便是掌门令,平日里只有掌门和掌教才会持有,大家都觉得若是这两人不在,只怕是会交给忘机岛主,谁也不曾料到居然是给景枢。
张清麓自然知道众人心中所想,但此事乃是他和程钧商议决定的。程钧并无真正的弟子,反倒是景枢跟在他身边最久,学得也是最像。程钧意许他做接班人可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此事秦越早有所知,故而也没什么表示,又听张清麓吩咐他协助,便拱手受下了吩咐。
张清麓给众人做最后的安排,天元道人便在一旁看着。虽说明知这些事情乃是做给他看的,但依旧被他看出些异常来。比如众人看到景枢接过令牌时候的神色变化,和一旁秦越的态度,都让他觉得值得玩味。
传言中的蓬莱和真正所见到的蓬莱确实有所不同,但这不同却落在了他所未曾料到的地方,有趣。

“耽误道友许多时间,”张清麓不过是简单嘱咐了几句,此刻又转回来,对天元道人略一拱手,道:“诸事完毕,请道友引路。”
天元道人在岛上的数日时间,始终未曾说起过自己居所何在,道场何处。张清麓旁敲侧击过几次,他每次说起便是一句“道友见到了便知”。
此时,便到了谜底应当揭露的时候了。
天元道人笑呵呵的当先一步,跨入半空之中,巨大的云海从他足下铺展开来,仿若浩瀚云海从天而降,为他铺路。张清麓看得明白,这不是法宝乃是法术所致,只不过不是遁术,而是类似于一种利用空间大道的法则分支所形成的法门,比之寻常帝君的一步万里要更甚一筹。
“清麓道友,不如同行?”
天元道人站在云海之上,开口邀请张清麓。
张清麓哪肯让他带着走,笑了笑:“道友费心了。”
他亦学着天元道人的样子,也不见有什么动静,一步跨出也是浮在半空之中。于天元道人浩浩荡荡的声势不同,张清麓这一步毫无动静,甚至看不出半点变化。但天元道人的神色却露出惊奇:“道友果真是天资绝伦。”
张清麓那一步看似平平无奇却实打实的乃是真正的空间大道之法,论声势是远不及天元道人,但若说大道奥妙,只怕是胜过许多了。天元道人乃是看得明白的,故而才出此言。
两人一个声势浩大,一个静默无声,一前一后须臾便消失在半空中。
且不说蓬莱众人心中所想为何,但说张清麓,此行一去,初时不过是好奇,待得明白那天元道人的方向后,顿时心生惊觉。
那人的道场不在蓬莱,而是在昆仑。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