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梦境(四)  

2017-05-31 23:20: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可能大家也看出来了,我就是喜欢写这种很绕又很闹脑子的内容……大概除了我觉得有趣,也很难让别人从这种绕口令一般的对话中看出乐趣了……真是抱歉……_(:зゝ∠)_
(好在这篇其实很短,再来个两章就差不多结束了)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存档
P站,(AO3 正在申请ing)
===================
四、魂魄和轮回

程钧看着张清麓的表情也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解释道:“魂魄本是一体,寻常人的魂魄若是被割裂,只怕非傻即疯,即便是修士,魂魄凝练完整,但要从神魂中抽取一缕出来也必须是小心翼翼的,就算到了你我的程度,一丝魂魄也是带有本命气息,才会凝聚不散,能够投入其他世界或者炼化入法宝、符箓之中,但真正要将魂魄补全,要么是像商君柳那般,用一个道体慢慢滋养,再利用各种滋补神魂的宝物去蕴养,经历数十年乃至百余年,才能完整。这还是因为商道友的三魂七魄剩下了一魂一魄,若是只有一缕魂魄,即便是逆天修为也未必能补全。”
这些事情张清麓也听闻过,他来自上清宫高层,这些秘法虽然对外乃是极其珍贵的,但对于他这种上清宫嫡系贵胄子弟来说,倒也不算什么接触不到的隐秘,故而并不吃惊,只是追问道:“另一种呢?”
“另一种……”程钧叹了口气,“我只是在道藏上见过。道藏乃是天下大道凝集,其中有关于神魂、魂魄、分魂的各种修炼方式,除去各种邪丨法,有记录过一种法术,可以让一缕分魂或者一道魂丝重新成长为完整的魂魄,那便是转世。”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为什么程钧的神色如此尴尬,他道:“转世便是另一个轮回,即便有上一世的因果牵扯,也断然不是同一个人,又何来说恢复神魂完整?”
“这个问题道藏里头也说了,分魂保有原主的意识的前提下,若是能寻到一个刚刚进过轮回洗练,尚未投胎或者尚未被幽冥点化的纯净的魂魄的话,就能将这个魂魄化为本身。”
“这不就是夺舍?”
张清麓眉间笼上疑云,问:“这和残魂夺舍有什么区别?为何不直接寻找一个合适的道体进行夺舍?”
问完这句话,张清麓便隐约察觉到了问题所在,又见程钧看着自己不说话,顿时明白过来:“原来如此,确实不能。”
程钧见他反应过来也点点头,又道:“夺舍对魂魄的要求其实很高,若是对方是个寻常人也就算了,但只要是修士,神魂就经历过修炼,意志坚定,若是残魂夺舍,说不定反倒会受到损害。”
“是了,”张清麓顺着他的话接下去,“若是夺舍寻常人,那更是冒险,即便成功了,那个身体也未必是合适的,若是碰巧遇到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躯体,不过是增加短短得数十年人生,要从那高高在上的修士落到凡尘之中,只怕是比死更为难受。”
他出身高,眼界更高,即便是落魄的时候都要比寻常修士更多留一份体面,自然明白这种从云霄落入泥泞的感觉,莫说是他,寻常修士也是难以接受的。
“若是要避免这个可能,就要去找一些有根骨的小孩,可这比找一个强健的成年人更为困难,”张清麓借着道:“有出色资质的孩童往往早就被收入山门,若是修士残魂能进入一般山门之中夺舍,那和夺舍一个有些跟脚的小修也差不多了。”
程钧见他明白过来便立刻举一反三,突然间就觉得此人可爱非常,乃是一种纯粹性情上的有趣,忍不住便伸手握住张清麓的手,又与他并肩靠在冰面上,另一手在面前一挥,展现出一卷书页来。淡黄色的纸卷边缘微微卷曲着,上面有无数繁奥复杂的文字,泛着浅浅的光芒。
道藏的投影。
张清麓凝神去看,那文字便显出一种奇妙的共鸣,直接将内容投射到他的神识之内。
“原来如此。”
张清麓叹了口气:“轮回之道不愧是天地的根本大道之一,除了维持世间生灵的平衡和稳定,更重要的是这种洗牌结构。”
“确实,”程钧笑笑,“我当年解读出这段内容的时候也是非常吃惊,和你差不多。不过时间久了,便渐渐明白过来,若非轮回洗练,谁都不可能稳定的一次次转世重来。”
上一世的经验对这一世而言未必是一种帮助,更可能会在先入为主的前提下,造成错误的判断。程钧已经品尝过两世为人的感觉,他解读出这一卷上头的内容的时候便是在上一世接近八百岁的时候,而真正明白轮回的意义重大,还是在这一世彻底放下对子若的感情的时候。
他便是那种机缘巧合下重新获得自己魂魄的人,更有天运的是他有了重来一次的根本。而他一手好牌之下却仍旧遇到了许多麻烦,知道了上一世不曾了解的内情。最后和隐老一战,再一次得知空灯流转的秘密,才让程钧终于明白魂魄的价值,本就不是维持不变。
天地以不变应万变,而万变不离其中。
“所以当分魂成为完整的魂魄却又保持原主的状态的时候,”程钧嘴角带着一点轻挑的笑意,“那便只有一个答案了。”
“魂魄被人为做了手脚。”张清麓替他说完后半句,又问:“所以你觉得只有我们自己?”
“嗯,”程钧点点头,“不说我,即便是你,堂堂帝君,又怎么可能在毫无知觉的前提下被人取走分魂?”
程钧说的有道理,何况张清麓也有自信自己不至于全无察觉。即使是程钧出手,他也会有所感知,若是记忆这一部分被抹除,也会因为缺失相应的部分而造成逻辑上的破绽。
人类的记忆过于完整严谨,又具备自我加工的能力,外界插手的后果只会让这种严密的统一性出现裂痕,造成虚伪的假象。若是寻常人也就算了,但他乃是帝君修为,即便尚且处于初期,也是堂堂正正的合道之体,又岂能毫无察觉?
何况,又不仅仅是他。
还有程钧,那个程钧身上的气息和眼前的程钧相差无几,若说区别,不过是因为年岁和修为产生了不同质地上的沉淀,因而分辨得出而已。
“所以说,”张清麓问他:“既然是你我造成的,又为何我等并不自知?”
“这个嘛……”程钧嘿得笑了出来,“我说了只怕你觉得我失心疯。”
张清麓安静的看着他,等待答案。
“可能是未来的我们造成的结果。”程钧摸了摸下巴,语出惊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