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opic—19.火花  

2017-05-30 01:27:4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篇来自某日点梗~手腕痛熬不住就没真开车……_(:зゝ∠)_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存档:
=====================
19.火花
(现架学院paro)
  
结业式之后的酒会着实有点漫长,张清麓被许多人缠着,游走在各种关系网之中,虽然依旧称得上游刃有余,但即便是他,都觉得有些累了。也难怪,从几个星期前就开始筹备这学期的结业式,然后是年底的账目预算,和下一学年的计划,零零总总的事情几乎占据了他大部分的时间。随后是马不停蹄的各种宴会和社会活动的接洽,作为的一个明年毕业的学生会长,他未来的道路已经铺展在脚下,剩下的就是如何漂亮的跨出去了。
于是这一场原本只是普通的学年结业式,因为恰好是轮到张清麓亲办的关系,变得异常的冗长和复杂。繁琐的各种程序被安排得井井有条,所有参与的人都能达成一部分自己的目的。一个单纯的年会意外得融入了所谓商业性和社会性,协助办理的人倒是累得不行,但与会者似乎都很满意。
又送走了一批学校董事,张清麓终于偷了个空躲在一旁的帘幕后,隐藏在阳台的角落里,试图让自己放松一下。
等今天结束了,还是好好休息几天吧。
他倚着墙,冰冷的感觉从背后传来,舒缓了因为过于喧闹的声音而产生的些许头痛。
遮挡着他和大厅内人群之间的那块帘幕动了一下,一个人的影子投射在地上,正走了过来。
张清麓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已经露出在帘幕下的皮鞋,嘴角习惯性挂上笑容,站直了身体,准备下一轮应酬的开始。
“学长?”
帘幕挑开是个熟人,或者说是张清麓此刻最愿意见到的人。
“程钧,”他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笑容中的职业化退去,带着一点放松,问:“你怎么找过来的?”
“看不到你人影,”程钧笑了笑,“猜到了。”
他们两人的思维极其相近,又彼此过于了解,要揣测对方的意图和行动简直是不费力气。
程钧递过去一杯香槟,问:“累了吗?”
“不瞒你说,确实。”
张清麓和程钧说话的时候从来都没有那种在人前的架势,或者应该这么说,两人如今的关系下,已经不需要什么过多的装饰了。
从程钧出现到他们成为情侣,时间短得让张清麓都觉得自己有些冲动。但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很难再找到一个如此合心意的对象了。长得好,又和自己非常同步。虽然年纪小,但是也相当成熟。几乎挑不出毛病,居然也喜欢自己,张清麓觉得相当不错。
大概唯有一点,他多少有点自己拐带了程钧的负罪感。
不过对于这一点,无论是他还是程钧,都非常明智的没有去戳穿。
“那就溜了吧。”
程钧伸手抚了抚他的头发,虽然年纪比张清麓小了点,但论身高,张清麓倒是比他矮了一两分,恰好是个伸手觉得不错的高度。
“……”
默默地将程钧的手从自己脑袋上拽了下来,张清麓也没松手,笑着从两人间隙见的帘幕缝中看了眼外头。
依旧人声鼎沸得热闹模样,但已经有不少人离开了。他快速得扫了眼全场,见确实没什么需要自己留下的事情,便摸出手机给学生会副主席发了个讯息,将接下来的事情大致吩咐了一下,才问程钧:“你要回去了?”
“无所谓。”
程钧耸耸肩,问他:“学长是另有安排?”
“嗯。”张清麓指了指上方,“我订了房间。”
为了以防万一被灌醉回不去,他事先预定了休息的房间。只不过现在看来,可以多加一个人。

程钧是隔了会儿才偷了个空上去张清麓说的那个房间的。他站在门口的时候心中就有一种奇妙的预感,让他有些想笑又有点期待。他敲了敲门,并没有回应。程钧从口袋里摸出张清麓当时塞给他的房卡,“滴”的一声,刷开了电子锁。
房间里昏暗一片,并没有开灯。双人尺寸的大床上也空无一人。程钧反手关门顺便加了一圈锁,这才往里走。
浴室的灯亮着却没有水声,空气里残存着淡淡的水汽,显然张清麓已经洗完了。
“学长?”
借着窗外的光,程钧已经看到有个人影蜷缩在沙发上,仰头靠着沙发扶手,似乎已经睡着了。那张平日里总是挂着自信温和的面孔退去了白日里的假象,竟透出一点天真的味道,将张清麓的年纪都模糊了去。
程钧蹲在沙发前看得入迷,忍不住伸手拨了拨那人垂在额前的碎发,有点潮湿,显然是没有擦干就倒下了。
“为什么不去床上睡啊。”
他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又觉得这样倒在沙发上的张清麓也挺有趣。是一种和平日里成熟稳重截然不同的有趣,也是让程钧觉得喜欢的部分。
“你来了?”
张清麓被程钧抱起的时候终于醒了过来,又花了足足5秒钟才意识到自己被程钧打横抱着,正要挣扎着起来,却不想拖着程钧一同倒了下去,跌在了床上。
“学长……”程钧故意拉长声音,带着点谴责的意味:“不要乱动啊。”
“抱歉抱歉,”张清麓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一时没注意。”
程钧跌下去的时候将他抱在怀里,此刻他正好压在程钧身上。张清麓看着近距离下令人心跳加速的那张脸,突然有点鬼迷心窍得低头吻他。
张清麓的身上气息干净,但口腔中依旧带着酒气。程钧知道他有些醉意,不过显然不能趁火打劫这个词不在他的字典里。等彼此再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学长,”程钧忍着心口热血,将张清麓推开些,“你醉了。”
“是有些,”张清麓借着位置压着程钧,“所以我准备做些不成体统的事情。”
借机发酒疯吗?
程钧觉得有些好笑,这样子的张清麓确实没见过,不过非常有趣。
“叫我名字。”张清麓突然命令道:“程钧,叫我名字。”
“清麓。”
这个名字暗地里不知叫过多少次,只不过为了遮掩自己,程钧一直小心的没在张清麓面前提起过。没想到他现在倒是说到了这事情上。
“嗯。”张清麓分出一手抚摸他的面孔,表情非常认真:“今晚之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程钧差点没笑出来。他憋得有点辛苦,却又不太想打断难得主动的张清麓。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清麓似乎不放心,还追问了一句。酒精的效用让他的行为和平日里有相当大的差距。谈不上糊涂,但确实是显出了一些本性来。
“清麓是打算跟我上床吗?”
黑暗中程钧眼神有些深,若是张清麓点头的话,接下来就应该他主动了。
“嗯。”张清麓看着他,目光坚定,“我说过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清麓。”
程钧的回答让张清麓很满意,他低头小心摸索着去亲吻程钧,又伸手去剥他的衣物。衬衫扣子和皮带让张清麓费了不少功夫,好不容易触摸到程钧的皮肤,他自己倒是有些紧张起来。
“会有些痛。”
张清麓虽然有些酒精上脑,但并没有失去理智,他伸手去摸索床头的情趣用品,一边试图宽慰程钧:“我会尽量温柔点的。”
“我也很期待啊。”
相比张清麓的凌乱,程钧此时是真正的冷静又充满期待。
他双手从张清麓的浴袍里环了过去,搂着他的腰,稍一用力,便将趴在自己身上的张清麓给压倒身下去了。
“诶……?”
上下颠倒的情况让张清麓整个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慢半拍的发现原本应该是在自己手上的安全套已经被程钧拿去了。
“程钧?”
他眼中有些许水光看着程钧,带着一点迷离和不解。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
程钧学着他的样子低头亲吻他,另一手却顺势将张清麓双手都压在头顶。
舌头熟练的撬开张清麓的牙关,纠缠着他的,程钧的气息压在张清麓的鼻端,终于让他反应过来对方的目的。
“等等……!”
他一直以为自己追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的人,怎么现在好像有点倒过来了?
“嗯?”
程钧如他所愿停了下来,不解的看着他。
张清麓看着那张脸,一时间竟说不出拒绝的话。
“原来如此,”程钧做出恍然的神色,问:“我还以为清麓说喜欢我,是可以接受我的。不行吗?”
不行吗?
张清麓自问了一句,似乎也没什么特别抗拒的意思。除了有些出乎意料,但要说强烈拒绝……
他看着程钧几乎贴着自己笔尖的那张脸,放大的面孔被窗外的烟火闪过的光辉照亮,依旧如记忆中一样的漂亮得惊人。
美色误人。
张清麓终于有点觉悟了,程钧抵在自己身上的那巨大的存在,估计就和自己方才的想法差不多,并不会因为自己拒绝而退缩。何况自己也没什么一定要抗拒的意思。
“有点意外……”
他看着程钧,直言不讳,又问:“你预谋多久了?”
“挺久了,”即便被拆穿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程钧一边在他身上摸索着,一边笑道:“就是你让计划提早了一些。”
程钧的生意听起来有些笑意,张清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大约自己方才的行动,在程钧看来等于送货上门,还是服务特别周到的那种。
果然是美色误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