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九)  

2017-05-28 23:57:2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发现真的好久没更这个了,赶紧更赶紧更……我手感大概回来一点点了~
存档:
=============================
二十九、破绽

天元道人的话音落下,张清麓便露出了一丝迟疑的神色,未承认却也不做否认。这等反应也算在天元道人的预料之中,但如今却不是乘胜追击的时候,他暗道,尚且有许多问题承在程钧身上,无论猜对猜错,他后续计划都需要程钧出现才能完成,故而此刻唯有等待。等待对方将自己暴露出来。
“天元道友说笑了。”片刻后,张清麓打破了沉默,道:“道友也说了,本派掌门依旧在闭关中,又如何能到达此处。”
天元道人点点头,张清麓不承认才是他预想的反应之一,或者说,因为唯有张清麓否认,他才能有发挥的余地。
“不错,”天元道人点点头,“故而我才想知道,蓬莱掌门为何会出现在我这简陋的山门之中?莫不是有什么大变故了?”
张清麓眉间存了一抹深思,正要说什么,却不想身后人往前一步,一手在身后微微摆动,阻止了张清麓的言语,随后才抬头问道:“有意思,在下对自己的幻型术还是有些自信的,不知何处露出了破绽,让天元道友看出端倪来了?”
此言一出,显然是承认了程钧的身份。
天元道人心中得意,暗道这程钧果然如自己所猜测一般,修为堪堪跨过半步陆地神仙的境界,尚未完全进入地仙层次,即便是比自己这等帝君巅峰的修士强上许多,但也不是不可逾越的界限。如此一来,他的计划成功率就会高出许多来。
虽说距离自己的计划又进了一步,但天元道人行事谨慎,自然不会在此时暴露出心中所想。听程钧这般问了,便整了整面色,又略略理了一下道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见过程道友,久仰大名,不想今日得幸一见。”
“天元道友如此说倒是折损我了。”程钧笑了笑,果然是认下了自己的身份,又道:“如今这般见面,当真是我这里失礼了,还请道友见谅。”
说罢,他又问:“说来在下还有几分好奇,不知道友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
天元道人拱了拱手,又向着张清麓看了眼,才道:“其实并非是看出来的,乃是因为张道友的缘故。”
此话说完,张清麓身上的气息明显一滞,程钧背着手在身后抓着张清麓的手捏了捏,才问:“此话怎讲?”
“说来也简单,”天元道人笑了笑,颇有几分得色,道:“我曾在道友的蓬莱上逗留了一阵子,彼时也是多谢张道友,让我领略了一番蓬莱仙境的妙境,自然也认识了蓬莱仙宗不少道友。”
他说到这里,程钧已经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想来是我这学景枢的模样不像,让道友发现了异常。”
“景枢小友我也是见过,年纪轻轻已有执掌风范,前途可期。”天元道人不痛不痒得夸了一句,道:“不过他身上可没有程道友这般的气度,仿若天下第一人般不容小嘘。”
天元道人看了眼程钧,见他没什么反应,又继续道:“何况张道友对程道友的态度甚为恭敬小心,全然不是岛上和景枢小友说话的模样,如此这般,我若是还猜不出来,只怕是要让道友笑话了去。”
“只是如此,倒是我闹成了一个笑话。”
程钧挥挥袖子,面上倒是没什么被人戳穿而尴尬的神色,颇为自得的道:“虽说道友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只不过如今行事所需,故而暂时还不能以真面目和道友相见,还请见谅。”
天元道人看了眼站在张清麓身边显出稚嫩神色的年轻道人,心中不知想到了什么传言,淡淡笑了声,应道:“无妨。只不过,程道友如今,是不是可以说说,用这般手段寻来我处,目的为何呢?”
看到天元道人一脸胜券在握得说出这话,程钧心中也是非常好笑。他绕了一个大圈子,特意设下各种破绽,为得就是让天元道人按照自己的设计来行事,如今也算是成功了第一步了。

天元道人开了个头,程钧他们便顺水推舟,三人在天元道人的宫殿中寻了一处地方坐下,又有那普元普会小心翼翼的送上灵茶再退了出去。待得那宫殿大门关上,程钧才开口道:“道友这里,倒是地灵人杰啊。”
程钧这话是个开场白,天元道人也知道后面才是正文,便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道友过誉了,要说地灵人杰哪里及得上程道友的蓬莱仙宗呢?”
“哎……”程钧抿了口茶,看了眼张清麓,转而故作深沉得对着天元道人,道:“可惜即便是地灵人杰,终究有个尽头。正所谓沧海桑田须臾千年,不过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道友有此感慨,莫非是想到了什么顾往之事?”
不得不说,天元道人是个很会聊天的人,不仅每句话都接的很好,而且也都正好给程钧留出能继续聊下去的台阶。
程钧嘴角带着一点笑意,问:“道友可是不曾参与天台会的,”他指了指张清麓和自己,道:“可知我们从天台会中得到了什么讯息否?”
“道友说笑了,”天元道人完全不以为意道:“既然知道我未曾参与,自然是不会知道的。”
“哦?”程钧露出一些惊讶的神色,颇为做作道:“我还以为天元道友出行在外总是有些友人会说起这事情,不想居然未曾了解吗?”
这话可谓是完全不给面子,甚至是在拐着弯挖天元道人的老底。若是寻常时候,天元道人只怕就要翻脸了,不过现在正是需要程钧的时候,何况程钧这话说出来便是为了后面那些重点。想到这里,天元道人便忍了一口气,淡淡得问道:“我闭关数千年,又是孤家寡人,自然是不曾了解。”
“如此说来怪不得道友,”程钧显出释然的神色来,又道:“道友是不知道,那最后的天台落在何处?”
“还请程道友直言。”
就算是打太极,程钧的态度也实在是让天元道人有些忍耐不住。说来也奇怪,都是不知活了多少年的老东西,居然被这年轻人没几句话就挑起了心火,天元道人自己都未曾察觉其中的异常。
“最后一座天台,落在仙朝遗址。”
程钧自然看出来他的心态变化,晓得火候差不多了,便将那早已昭然若揭的答案抛了出去,又趁着天元道人来不及回答的时候,问他:“道友可知仙朝最大的遗泽为何?”
“……不知。”天元道人本来准备好的话活生生噎在喉咙里,只能顺着程钧的话继续问道:“还请道友指点。”
“诶,自然是道藏啊!”
程钧语调悠悠,带着些感怀又有些感慨,又看了眼张清麓,叹道:“此事,清麓应当是比我更清楚些。”
天元道人顺着他的目光去看坐在一旁的张清麓,此人与前几日相比,显得安静了许多,甚至有些过于沉默了。此刻被程钧点着名,又被两人注视着,才略一叹,目光流露出几分追思,隔了会儿才应声道:“天元道友可知上清宫?”
“道祖泊夜,”天元道人点点头,“如今的道祖张七,据闻是……”
天元道人话说了一半,眼神在张清麓和程钧之间打转,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张清麓倒是没有什么犹豫,点了点头,道:“便是家父。”
不等天元道人开口,他又道:“道祖泊夜也可谓是家父的指路人。灵山道统中历来有个说法,说上清宫道祖泊夜得到三页道书,得大道开道统。”
“确有耳闻。”天元道人点点头,显然是有些明白了。
“那道书三页,便是道藏三页。”张清麓直言不讳,又道:“而仙朝遗址中,据说有一整本。”
“正如清麓所言,”程钧将话接过来,“可上一次天台会,无人得见机缘。”
程钧略垂下头,似乎极为可惜的模样:“我等均以为,天台一开,天路自通达。却不想那仙朝之中另有玄机,若不能达成,那天路便是虚幻。”
天元道人等了许久的秘密终于在此时展现在他面前,程钧的每一句话都戳在了他的心口上,让他几乎要跳起来。但偏偏眼下情况是最要紧的,天元道人暗道务必忍耐,决不可让程钧他们看出自己就是在试图挖掘天台的秘密,更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原本是不知道道藏的隐秘的。
如今这棋局已经打开,双方博弈,唯有让对方的棋子为自己所用,才能走到最后的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