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八)  

2017-05-24 22:59:2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档:
=====================
二十八、揭穿身份

两人大概做了个商量,又在悬空岛的洞府里好生歇了一些时辰。一方面是为了吊着天元道人的胃口,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让蓬莱有时间可以准备。这两件事情说起来,倒是第二件事情让程钧更头大些。因为张清麓离开蓬莱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将蓬莱令交给了景枢。虽说是给这小子撑腰的意思,但到底景枢经验还浅薄着些,人事手段也不及那些老油条们,出于全面的考量,也为了确保蓬莱不至于因此人心离散,他还是将大部分事情都和那些元老们协商着来。
而诸位岛主之中,愿意参与也有能力参与的,不过那么几个。老魔是冷嘲热讽的居多,何况对他而言,若是蓬莱真的没了程钧,他也不外乎是更自由了些。至于另一个,便是以秦越为主的九雁山一众人。
所以,当程钧的通讯联络上蓬莱的时候,面对得便是这般三堂会审。
老魔的嘴刀子他倒是可以一笑而过,景枢那头倒也不会让他觉得为难,唯独秦越那边,有人在他虽然说得不过分,但那语调,当真是令人有些哭笑不得。程钧见一旁的张清麓笑得揶揄,自然晓得他想到了什么。他摸了摸鼻子,对着玉符那头的人做了好一番宽慰,又将自己的计划略略透露了一些,这才让他们总算正经起来,开始准备筹划。
老魔听他说得那些绕圈子的事情觉得奇怪,问他:“为何你不直接将他打杀了?反正道玄果就在他身上,不过是一个帝君,对你也算不得什么威胁。”
“那是自然,”程钧没回答,倒是秦越自作主张的代替了:“他就是要绕个复杂局,好让那人自动自觉地将道玄果交出来,到时候不仅自己摘了出去,还顺便让对方没了指责。”
“咳咳。”程钧清了清嗓子,阻了秦越继续说下去,解释道:“我只是觉得他本身和道玄果有关,若是直接死了,说不得要坏事。”
“自然自然,”秦越并不买账,“你是掌门你说了算。说说,要蓬莱如何?”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将天台的阵法和蓬莱的山门大阵连起来。”程钧笑笑,“两者相连的时候动静太大,若是等我回来可能会让那道人起疑心,你们先准备好了,回头就没问题了。”
“你是怕出不来?”老魔反应过来,问:“天台里头有什么?”
程钧与他们说了不少,唯独没有说九方四界的事情,如今老魔倒是问到点子上了,但程钧并不打算告诉他们。
“天台之上的飞升之路并没有完全开启,”程钧没说谎,但也没说实话:“我需要将它们重新打开。”
“还有这事?”
老魔是帝君修为,虽说可以进入飞升之路,但毕竟自觉修为尚且不足,故而未曾在这方面研究过。程钧此刻这么说,他自然找不出什么破绽。而除了他之外,秦越和景枢都在神君的境界,甚至连天台都未曾好好接触过,更是不会发现什么问题。身边只有张清麓一人晓得真相,但他又是程钧一边的,也不会漏出什么马脚。
如此一来,蓬莱那头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和程钧说了几句细节,便断了联系。
这时候张清麓才问他:“你是怕进去了又出不来?”
“也不是,”程钧笑了笑,“只要阵法完整了还是能出来的,不过总要留条后路。”
“我和你一起进去。”
张清麓也不与他刨根问底,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态度。程钧却有些不认同。
“若是你觉得不妥,那也简单,”张清麓笑容极其温和端庄,“回头直接回去就成,什么都别算计了。”
他这话说的基本就是威胁了,若是旁人程钧也不是没有周旋的余地,但对上张清麓这种彼此知根知底的,就很难说了。
“罢了罢了,到时候小心些就是。”程钧摆摆手,算是同意。

两人一番算计妥当,又喝了一遍茶,眼看着那镜花水月中的天元道人越发不安定起来,晓得火候差不多了。果然,在他差遣普元普会第三次去偏殿打探的时候,程钧这里也是准备动手了。
张清麓当先一步跨出悬空岛,随后手指凭空捏了一个法决,程钧便跟在其后出现在偏殿之中。
天元道人那头的镜花水月一直未曾撤掉,此刻见张清麓突然出现,又使了一个他不知晓的法决,然后又看那之前的年轻道人也显出身形来,心中又惊又诧。惊得是这两人果然可以来去随心,那岂不是说张清麓故意装作破不开禁制不离开是另有目的?诧得是张清麓那法决手势他从来不曾见过,若当真是蓬莱秘传,自己之前对蓬莱的了解岂不是等于白费?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天元道人如今的计划来说都是非常不利的,如此一来,唯有快刀斩乱麻,尽快解决这两人。好在自己也是有杀手锏的,天元道人冷静下来,又有了决策,重新将两方面的实力算了一番之后,觉得也不是没有成功的可能。
可惜他不知道,程钧手中悬空岛的秘密,更不晓得那手势就是用来故意吓他的,并没有什么实际用途。
程钧他们出现不多久,普元普会就又一次来到了偏殿外头。程钧的神念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元山,自然早就发现了这两人。还未等他们到门口,便直接将偏殿大门开启,张清麓的声音从里头传来:“两位道友请进。”
待得他们进来行礼,张清麓也没让他们说什么,直言道:“不知天元掌门出关了吗?我蓬莱如今门中有事,不得已要告辞了。若是天元道友尚未出关,那我便先行一步,日后前来赔罪了。”
他态度有些强硬,倒也在天元道人的算计中。在天元道人看来,他身后那并不是什么“景枢”而是蓬莱真正的掌门程钧。只不过此人如今用弟子的身份做掩饰,又将修为隐藏,说不得是已经有了什么隐患了。
想到这里,天元道人给那两个弟子传音道:“引他们来见我。”
普元普会闻言松了口气,他们晓得张清麓在天元道人的计划中乃是重要一环,此刻听天元道人这般说,便立刻做引导状:“请张帝君随我等来。”
如方才张清麓所为一样,天元道人也早早得就将自己宫殿的大门敞开,做出那迎接的模样。
待得普元普会引着张清麓和程钧到了门口,这才装模作样迎接出来,一番作态之后,又拱手道歉:“那日立道突有感悟,直接闭了生死关,以至于这几日轻慢了道友,着实令人惭愧。还请道友见谅。”
张清麓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不亢不卑得略还一礼,才道:“天元道友无需多礼,灵犀忽临乃是天机,不可错过。区区几日,算不得什么。”
随后他又话锋一转,道:“不过如今我门中有事,不得已也是要到了告辞的时候,待得来日有闲暇,再与道友叙旧。”
“哦?”天元道人故作不知的模样,问:“蓬莱仙宗出事了?”
张清麓说有事,他故意说出事,虽说用词看似相差无几,但其中意思相距甚远。
“道友说笑了,蓬莱仙宗若是出事,我又岂能如此等闲与道友叙话?”张清麓自然不会上当,“不过是琐碎小事。”
“未必吧?”天元道人若有所思道。
张清麓挑眉看他:“道友此言何意?”
“若当真是小事,会需要贵派掌门特意来寻张道友?若是我未记错,程掌门应当在闭关才是?”
最后那句,已经是对着张清麓身后的程钧说的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