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渣反 柳沈]论系统BUG的存在意义——固定剧情(1)  

2017-05-22 23:50: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上一篇速度超过了35热度,那就继续更一篇……来自某次的点梗……
顺便提醒:这是邪丨教!柳沈!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一、分享按钮:12345
存档:
=====================
二、固定剧情

1.约会

所谓静极思动、乐极生悲……
啊呸!
沈清秋刚刚冒出那个念头,就立刻将它从自己的脑海中驱赶出去。话不能乱说,flag更不能乱立。尤其是他们修士,一言一行都有因果产生,自己也算吃了不少苦头了,这点教训还是要记住的。
那回到第一句,所谓静极思动,就是待久了还是要出去走走的。清静峰虽然是个好地方,可修炼、可偷懒,可看书、可舞剑,闲了有弟子可以打发散心,空了有师弟可以陪着练手;没事干可以和木师弟做做实验,有事忙还能和同门交流一下经验,乃是真正的好地方。
就是不能呆太久。
在清静峰待得久了,只有一个坏处,就是找上门来的人多了。
前几日尚清华的事情尚在眼前,这几日又来了自己的小弟子。虽然对洛冰河来说有点不太好,不过他这个当师父的还是要给整座山面子,尤其是苍穹山派的脸面整个天下都看着,更是不能丢的。
所以堂堂魔君没住几天就被他师父苦口婆心得劝下了山。
说起来这事情还是要多亏漠北君,或者应该说谢谢尚清华?
不知是怎么个奇怪的渠道,漠北君从尚清华手上缴没的那些小话本,流转了半个凡间,最后落在小话本收集专家的天琅君手上。没了魔君的灭世目标,又没了可以互相聊以安慰的人,身边守着一个比漠北君还不会聊天的竹枝郎,让原本天上天下第一魔君完全丧失了进取心,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收集小话本来看,然后用神念和飞书与那些“同好”互相交流。问问有没有新本子啊,打探打探有没有新的作者啊,巡查巡查有没有什么秘本啊之类的,也算忙的不亦乐乎。
然后就是沈清秋从洛冰河这里得知的,打飞机菊苣的新秘本不知如何流落到他的手上了。这位魔君不仅喜欢看还喜欢分享,加上他地位和身份都摆在这里,看到有趣的又或者和自己印象中并不相同的剧情,总会生出无尽的好奇心来。沈清秋想到当初带着他上苍穹山派拔除天魔血的时候闹出的种种问题,尤有余悸。而这次享受到这般待遇的是洛冰河。
他直接用玉符传讯问洛冰河:找到新欢了?虽然爹爹并不反对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但是人家漠北君不是有心上人了吗?你怎么可以拆散别人的好事呢?
原本这也就是个不可靠的剧情八卦,来自于一个对八卦新闻有着超乎寻常执着的前魔君。但偏偏,因为对自己老爹的不待见,洛冰河当时是把这个通讯玉符直接丢在桌面上的,正打算继续缠着他师父说体贴话的时候,天琅君的这个玉符居然自动激活了。
方才的那段话,就毫无遮掩的在两人之间说了一遍,又重复了一边,然后是再一边……
大概是知道自己儿子不会接受这个通讯联络,天琅君非常英明的用了语音留言,不仅执行了自动播放还设置了重复播放功能。
很显然,洛冰河当时的脸色就黑了。比他身上的袍子还黑三层,然后他直接碎掉了那块玉符,又花了足足三个时辰和沈清秋解释他和漠北君之间真的没什么。
沈清秋当然知道没什么,毕竟那剧情一听就晓得是来自尚清华的小话本。
只不过他就算说“没事我都相信你”,洛冰河也不肯接受。
这孩子闹别扭的程度比之当年更有甚者,沈清秋一边觉得头痛一边出言宽慰他,最后半是劝说半是引导问他:“说起来你真的不和天琅君解释一下吗?若是他和旁人说了……”
沈清秋的话没说完,洛冰河稍微恢复点的面色又突然黑了。
确实,在他看来,沈清秋这里或许还解释得通,但若是别的人都知道了,甚至当真了,自己就真的没法解释了。到时候再要跟师尊解释也是毫无用处了。
从这种可能性中脑补出无数悲剧结局的洛冰河一张脸上都能拓印出墨痕来了,为此他只能匆匆告别了沈清秋,然后直接了当的回去了。
托这一出闹剧的福,沈清秋终于从无尽的碎碎念和无穷的恭维话中解脱了出来,但考虑到自己疲劳了这么多天的心情,有着斯文儒雅皮相的沈清秋非常冷漠得没有将这个突发情况告诉尚清华。
打飞机菊苣闯出来的祸,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
不过考虑到可能再一次被人找上门来哭诉的发展,沈清秋决定给自己放几天假,出门游走一番,就当是刷地图副本,找点材料回去也好的。
这事情倒也没什么不行,老好人岳清源一听也没什么反对,就让他带足了符箓和法器,还有补充的丹药,又叮嘱了足足半个时辰的注意事项,便同意了。
只不过……
沈清秋挑了挑眉,实在有些忍不住。他站稳脚步,果断转身,盯着离开自己不过数十步之遥的一位美人,叹了口气,问:“柳师弟,你从山上跟到现在,没别的事吗?”
“没事。”柳清歌抱着乘鸾,板着个脸,似乎不太高兴:“你自己走就是了,当我不存在。”
怎么可能?你这么大个人跟在我后面,又是一身杀气,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过来了,我连个东西都不能买,你居然还让我当你不存在?
柳巨巨你是不是对自己的存在感太没有自觉了?
沈清秋心里哀叹了一声,面上却做出温和的模样,走了过去,道:“特意跟来的?”
“掌门师兄不放心。”
柳清歌还是板着个脸,依旧不怎么高兴。
打算给自己放个假的清静峰峰主突然意识到无论对象是谁,自己都要发挥小学老师般的耐心和细致才能达成目的,他道:“那清歌你呢?”
沈清秋笑意只有一缕,停留在嘴角,他的扇子握在掌中,轻轻敲了下柳清歌抱着乘鸾的手臂,和他的嗓音一样温柔:“不放心我?”
“……嗯。”
柳清歌的表情不知不觉就放轻柔了许多,眸中的冷漠也退了下去。
沈清秋笑了笑,道:“一起走吧。”
一个人是散心,两个人也是散心,或者可以当做约会,说不定更有些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