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七)  

2017-05-22 22:50:4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走正文了,想起来这两人这个阶段还有点心理疙瘩呢,不能太甜……顿觉无力……_(:зゝ∠)_
丢一下原创:《谁说身边没有鬼》 
存档:
======================
二十七、彼此刺探

两人许久未见,又有许多话要说,程钧顺手就布下了几个阵法,隔绝了探听。先前张清麓为了给天元道人留有一点打探的余地,都不曾完全封闭整个阵法空间,现在免了这层关系,又有程钧亲手布置,这个偏殿便顿时成了天元道场中的割裂之地,即便天元在这里另有后手,都未必能打破这一层阻隔。
“辛苦你了。”程钧放宽了心,一手牵着张清麓的手,在云榻上坐了下来,刚要说话,突然笑了,“倒是有些道行,还没放弃。”
“天元道人?”
张清麓对程钧的布阵手段极为熟悉,此刻沿着他的阵法向外查探了一番,也点点头:“不想居然能在你的阵法中寻找间隙,也是颇有根底。”
“这可不是他寻出来的,”程钧自然不承认自己的阵法有缺憾,“是故意留给他的。”
“哦……”张清麓拉长了语调应了一声,不再与他争辩这话。
程钧晓得他是不相信的,笑了笑,手伸长往他腰上一揽,悬空岛界关一开,两人顿时消失在偏殿之中。
在主殿一直用镜花水月监视着偏殿的天元道人,心头突然一通。他知道程钧的道行高深,也知道这两人断然会使用一些手段来屏丨蔽自己的窥视,为此他也用了一些小伎俩,自信是可以避开程钧或者张清麓甚至两人联手制作的结界的,却不想只看到程钧随后一挥,他的镜花水月之术就失去了作用。天元道人几乎动用了所有摆放在偏殿的法器和隐蔽阵法才勉强从程钧的阵法之中寻到一丝非常微弱的法力缺陷。那甚至不能构成一个缺口,只是阵法的根基少了些镇压之物,故而在阵力流转中有一丝的迟疑,唯有在那一瞬间,外力能避开阵法的阻隔,渗入阵中。
只不过当天元道人好不容易在不惊动阵法的前提下绕开了陷阱进入偏殿结界之内,还没来得及重新窥视,就感觉到程钧和张清麓的气息消失了。
不是遮掩,不是阻拦,而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仿佛这两人从未在偏殿出现过一般,走得毫无踪迹。
天元道人渗入阵法中的那缕神念和法力因他那一刹那的吃惊而停滞,转瞬就被程钧的隔绝阵法给撕裂。虽然接近帝君巅峰,但地仙布置下的阵法又岂是寻常?程钧的阵法之中本就被他设下了几个小陷阱,天元道人若是不来也就罢了,来了那就必然要付出点代价。

这边天元道人因为程钧的消失而被阵法攻击神念上受了点损伤,那一边则情形整个倒转过来。
坐在悬空岛中枢洞府之中,程钧和张清麓并肩落座在青玉长榻之上,中间摆着同色的小几,上头又有成套的暖玉茶具,淡淡的灵气盘旋在杯口,显然是上好的灵茶。远些的位置两个落地鎏金仙鹤琉璃香炉,烟气袅袅成灵芝模样,盘桓于鹤顶而不散。
张清麓手上捧着个杯子,喝了这些日子来最好的一口茶,才慢慢缓了口气。
“累着了?”程钧见他模样有些疲乏,觉得异样,问:“莫非他对你动手?”
“这倒未曾有,”张清麓将杯子搁在案几上,摇了摇头,“只是此人工于心念之术,对上他不仅要小心收敛还要需要防着他用神念影响,又不似在蓬莱还有回转余地,在这天元道场中,甚至连一丝半刻的松懈都存不得。”
张清麓本是随口抱怨几句,他和程钧关系亲昵,有时候也会有些这般作态,但程钧却听出了一些异常。他伸手将张清麓的手拿过来,按在脉门之上,一缕神念随着法力顺着张清麓身上的经络游走了一番。他这动作算得上无礼了,亏得眼前是张清麓,晓得程钧不会对他有害,便不做防备,随他查探。待得一周天之后程钧才放开手,点点头:“确实是神念消耗太大了。”
虽说只是神念消耗,但张清麓乃是帝君,能让一个帝君神念消耗至此,显然不是这几日简单的应对天元道人。
程钧从袖中取出一只拇指大的小玉瓶,推了过去,道:“先补一下,回头还有的麻烦,不能这般消耗下去。”
在他查探后发现,张清麓身上的神念消耗一直存在,甚至连进入了这悬空岛内都不曾消失,只是减慢了速度。但程钧也确定,张清麓身上并没有被人留下什么暗手,故而这神念消耗应当还是因为这天元道场的关系。
“好大的手笔。”
张清麓拔开塞子一看,炼神凝露一整瓶。这东西若是给神君一滴,足够让他们闭关个三个月来消耗了。如今程钧给他一整瓶倒也不怕把人给吃撑了。
“反正也不值钱。”
程钧这话说得有些讨打,若是被景枢听到了只怕要捶胸顿足,就算是陆令萱都要摇头。
“你将之前那天元道人开立山门的场景再说一遍。”程钧突然道,“每个细节都描述一下,尤其是你感知到的东西。”
张清麓虽说觉得奇怪,思索了一下还是开口慢慢道来。他刚刚服下一些凝露,正好是补充神念心力的时候,自然是半点细节都不曾遗漏,甚至之前和程钧对话中未曾提到的感知也一一传递过去。
程钧一开始还只是点点头,听到后面也有些严肃起来,最后道了句:“果然是有些手段的。”
“你是说他这开立山门果然是算计好了时间地点的?”张清麓何等心思,程钧开个头他便知道了后续。但他又觉得有些奇怪:“但据我所知,此地确实是人力制造,连地下灵脉都是他用大丨法力挪来的,算不得什么天地道场的好地方,也有如此用处?”
“你看。”程钧手在案几上一挥,天元道场周围的景色整个呈现出来,“此地本是死地,强行植入地脉提升灵气,算得上死地求生,远处日照金山本就是天台,落在他西北,和东北角的死门成犄角之势。”
程钧指了指两个位置,将三点之间连起来,往下直走,形成一个“丫”字,又道:“你看这里是何处?”
“界门!”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晨昏拂晓,生死对冲,他坐在正对界门的位置,将那对冲之力顺着地脉导入界门,而我等所在的道场,正在这直线之上。”
“对,所以真正承受了天地生死之力的乃是你们,而不是天元道人。”程钧点点头,“加上之前他用了各种显现的法术让你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条金光大道之上,当霞光升起,日照金山的光芒落在道场之上,你们本身注意力就会被吸引过去。”
“加上他当时在讲授道法,本就有天地异象现象,导致这对冲之力融入其中,我等均未曾发现。”张清麓闭了闭眼睛,回忆起当时感受到的压力,也是明白过来:“难怪那些道人,都这么轻易的被他给收服了。”
“所以你不受影响,天元道人才会觉得不能轻易放过你。”程钧冷笑一声,“也难怪你神念损耗如此之大,只要在这道场之中,受过当时那道法术,只怕是阻止不了这种消耗的。”
“如今你要如何?”
张清麓揉了揉额角,虽然已经神念消耗已经恢复,心境也重回平稳,但依旧对天元道人有些头痛。
他伸手指了指眼前的镜花水月,那是程钧用法术凭空做出来的镜像,将整个天元道场笼罩其中,每个人的动作都看的一清二楚,自然那天元道人异样的表现也一目了然。虽说他对程钧和张清麓的打探已经没了半点用处,但反过来,程钧对他的打探可谓是容易至极。
“不怎么样,”程钧冷冷得看了眼,道:“此人还有点利用价值,只能按计划来了。”
转而又看了眼张清麓,目光冷冽道:“只不过要是早知道他用了这等手段对付你,方才就没那么好过了。”
张清麓没什么反应,程钧这种护短的态度是很明确,但到底是大事放在前头,这话说说就罢了,不用当真。
他的态度程钧也看在眼里,心中曾有的疑问又有些浮现。程钧将那种猜疑压了下去,整顿了态度,道:“接下来,还是要你去会会他一次了。”
“嗯。”张清麓点点头,应道:“想来,这次他就不会阻止我们回蓬莱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