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七)  

2017-05-02 23:47:0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最近五月病,短小短小。
继续丢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存档:
===================
十七、九方界

张清麓面色有些发白,对面的程钧却依旧自顾自说了下去。
“你先不用担心,”程钧似乎知道对方会想什么,面带笑容,安抚了一句,“其实这情况也算我预料之中,但后果会怎样确实不清楚。”
张清麓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段影像乃是程钧进入九座天台之前留下的消息,能有此先手,自然是有所预料,问题在于程钧所说的话,后果如何?
“我在推算的时候,发现两种可能。一则是毫无困难,九座天台逐一步入正轨,将整个古老的阵法连接起来,道玄果便是那启动阵法的钥匙,若是成功,可以直接将四界重新连接。”
“但当时我也发现,阵法本身是一体的,若是九座天台当真可以一座座激活,当初的仙朝也不至于束手无策。故而我推算,九座天台,只怕是需要当做一个整体去激活的。”
“但我只有一个人,同时激活九座难度系数实在太大,就算将蓬莱的帝君都投入其中,也未必能稳妥得完成这事情,”影像中的程钧皱了皱眉头,“何况,道玄果如今融合成一枚,九座天台一旦复活,便是需要投入道玄果的时候。若是同时激活,极有可能不知道需要投入哪个,反而会出岔子。”
“所以你当算当成一体九部来进行吗?”
明知道程钧听不到张清麓还是开口问了,不想对面居然回应了他:“没错,我想你也猜到了,我只能讲它们困在一处,然后按照顺序一口气完成。”
“所以,这里就有个问题。”程钧目光穿过张清麓仿佛看着远方,“我可能会被天台隔绝。”
“这未必是一种危险,但毕竟是一种不可预知的因素。因为天台本身连接于天地阵中,阵法一体,天台就应当是一体。”程钧说到这里顿了顿,“天地阵隔绝内外,我若是激活了天台的阵法,那便是入阵……”
张清麓点点头,他算是明白为何联系不上程钧了。即便程钧的通讯符炼制得有多么高端,那也是抵不过无数年沉积下来的天地阵的效能的。不过至少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程钧现在应当是无事。
玉符之中另有一道魂魄,乃是用来告知对方自己是否存活。玉符完整无恙,程钧显然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我想整个过程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程钧依旧在说话,“毕竟我已经想了很多种法子了。”
看着他颇为自信的模样,张清麓忍不住嘿了一声,之前的担心仿佛一个笑话,还是不太好笑的那种。
“唯独一点,”程钧目光又转了回来,“无论后果如何,我都会牵涉入这天地阵的因果中去。”
难怪不敢告诉自己。
张清麓看着他半透明的身形,自言自语道:“你要是死在里头了,别指望我们能去救你。”
仿佛能听到张清麓这话一般,程钧应道:“放心,我应该死不了,毕竟已经得到了九座天台的认可。”
说到这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道:“清麓知道天台内应该是如何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
张清麓的道玄果是张七给的,他自己并没有真正进入过十万大山的那座天台。而北国的那座元光寒玉山,在它被程钧激活之前张清麓他们是住过一阵子,但也不曾看出什么不同寻常的端倪来。至于后来天台之战他们躲入玄府天台之内,也不曾有什么异变,故而程钧这般问,张清麓是当真不知。
“天台之中,乃是另一界。”程钧在另一头说着,“每一界都有自己的道。”
“道玄果,便是那道境所凝聚的道意。”程钧手中有一枚道玄果显现,“所以我一开始觉得奇怪,为什么九个道境可以融为一体,后来想了想,大概因为是‘道’本身,所以才能融合?”
“不过等我知道九方四界之后,我才明白,九座天台,九个世界乃是一体。九方界是一个,道玄果自然只有一个。”
“所以隐老才能通过八个道玄果寻到最后一座天台,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一体的。”
“九方界……”张清麓喃喃道,“既然九方为界,四界又是何来?”
“于是我又有了个新问题,九方四界,到底第四界,是那个界?”
影像中的程钧说出了和张清麓一样的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只怕就在这九方界中。所以我不能提前告诉你,因为我知道,如果我说了,你估摸着是要一起来的。”
张清麓愣了一下,他原以为程钧是怕自己阻止他,没想到程钧是想到了这一点。确实不错,若是之前就知道九方四界这般不可预估,自己一定会和他一同去,至少彼此之间还有个照应。
“一则我不能让你跟我一起去,实在有些危险,即便是我现在的修为也不敢保证安全。”程钧摇摇头,“二来,蓬莱不能缺了你。”
若说前一个理由还算正常,后一个理由就有些奇特了。
不过很快程钧便给了解释:“若是我预估没错,只怕我走后不久,就该有人寻上门来了。”
“这里头也是我没说清楚,”程钧低头,目光隐藏在阴影中,“那天火落海,我想你也应该察觉了,并非是天意或说偶然,我觉得乃是人为。”
“此人既然能做一次天兆,想来会有第二次,一次两次的目的,不用猜也知道是蓬莱。”程钧抬头看着张清麓的方向,“若是你我一同走了,这蓬莱只怕无人能应对此事。”
“这也是我一厢情愿,”程钧笑道,“我晓得你也想回上清宫去,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以蓬莱掌教的身份出面处理这后面的麻烦。”
“你倒也知道是麻烦?”
张清麓回了他一句,心情反倒轻松下来。
“在我看来,这幕后之人应当才是主菜,反倒是这九方四界的事情,有几分歪打正着。但我不能丢着不管,今日我能发现,明日他人就能知道。”程钧继续道,“我觉得这两件事情要解决必须一起解决,所以只能交托于你了。”
“只要你觉得能用的尽管用,”程钧笑道,“我想清麓也不会跟我客气。”
“自然。”张清麓应了一声。
“清麓,”程钧突然顿了顿,道:“相信我,一定要坚持到我回来,不会很久的。”
“我倒是想在你回来之前就解决了那人。”
张清麓已经全然明白,程钧所推测的幕后之人便是那天元道人。至于这天元道人的目的,正如程钧所言,应当是蓬莱仙宗的正宗之名和洞天福地。无论是哪一样,张清麓都不会让他得手。
不过除此之外,他总觉得那天元道人,似乎还有别的隐秘在身。可惜程钧只留下影像,否则两人一合计,说不定已经能发现一些异常了。
“我这影像也就只能留这么多了,如今看不到你那头,我也有些担心。”程钧影子开始变淡,“不过若是你当真有事,可以留着,待得两界之中可以联通,我便能知道。”
张清麓很想说这事情不用他说自己也会做,不过反正人不在跟前,说什么都是白搭。
待得程钧身形消失,张清麓闭目整理了一番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按着顺序一一说清楚,又将自己的推断放在里头,全都通过玉符留给程钧。
毕竟如程钧所言,此后两人只怕也没什么机会可以好好通讯了。即便程钧那头可以联通,张清麓也有预感,自己这里恐怕会难以对外传讯了。
那天元道人,到底是不简单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