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六)  

2017-05-18 23:12:3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正文:
存档:
========================
二十六、到访

自那日和张清麓通讯之后,程钧便再没得到那头的讯息。他和张清麓说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算算日子,若是他再不离开这九方界,只怕又要等很久才有机会了。天元道人身上的道玄果因为他开立道派的关系和大道之境产生了共鸣,而这共鸣同时牵动了程钧手中的那枚融合了八枚力量的道玄果。
说起来当初从隐老身上得到这枚道玄果的时候,程钧便一直认为这是道玄果的完整体。毕竟从大道意境以及道玄果本身的力量来说,确实是符合的。若不是这一次进入九方界,道玄果从感受大道意境的存在变成了开启道境的钥匙的话,程钧也未必会发现,它居然还缺了一枚。
盘膝坐在地面上,程钧此刻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日照金山的那一座天台。他从蓬莱出发,绕道走到北国,然后是灵山、燕山、胭脂坡、十万大山,等等,原本的计划中,终点应该是玄府天台,却不想在走到十万大山的时候,道玄果的消耗让他突然意识到,道境之力不足。
力量不足,便不能开启完整的九方道境,更别提重启四界阵法,开启飞升之路。
唯一的可能便是当年的道玄果少了一枚。至于少了哪一枚,程钧一开始是没有主意的,不过因为阵法不全走不出九方界,他索性在九座天台内游走了一圈。也是他运气好,潜入天外天的那座天台的时候便意识到了不同。程钧当时也没觉得意外,毕竟在隐老看来,隐藏起自己小洞天的那枚道玄果,算不得什么手段,但当天元道人在昆仑和灵山交接的地方开立山门的时候,那道玄果却突然和隐老的天台共鸣了。
放大的力量一瞬间就将最后一枚道玄果的位置指了出来,正如当年八枚道玄果齐全的时候,寻找到了最后的玄府天台一样。
这种意外和巧合,便让程钧有了别的想法。
随后便是张清麓的信息通过那一瞬间打开的缝隙传递了进来。
前因后果,顿时清晰了许多。
从来都是他算计别人,未曾料到这次又被别人算计了,倒也是稀奇的感觉。
程钧当时便在想,若是自己不曾进入九方界呢?那隐老留下的这个后手,等于全然无用。
后来又想想,隐老做陆地神仙的日子太久了,久得他都已经能窥见一些过去未来的因果牵连了,又岂会不知道程钧的目的在于飞升?
即便程钧没有这个念头,隐老自己也是有的。
困局一地,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当年的天台之战,若是程钧输了,如今开启这九方四界的人,便应该是隐老。
如此算算,自己似乎也不亏。
程钧和张清麓第一次通话之后,便开始推算自己出去的位置。
天元道人建立天元道居然可以引动大道境界,显然此人对大道的理解已经到了一个独特的高度,若是有机缘,随时可能会踏入陆地神仙的境界,对程钧而言,他确实有些斤两。但另一方面,境界之差就是天渊之别,如今他不是地仙,那依旧没有可以和程钧一战的资格。正如当年程钧被隐老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若非当时他寻了捷径突破了境界阻隔,现在到底是谁站在这里,也是难说。
程钧不能从天外天走,一则打草惊蛇二则距离太远,但也不能从蓬莱走,因为蓬莱如今也是众人关注的焦点,他若是要出来,必然要寻一个不容易惊动的法子。另外便是要容易打破两界屏障。
九方界和其他三界本是一体,屏障算不得多么牢固,但无数年过去,因为无用使用,这不太牢固的屏障如今被厚重的时间堆叠出牢固的阻隔,程钧一己之力可以强行破开,但此后九方界的恢复就等于笑谈。他要寻的是两界之中因那道缝隙的存在而变得脆弱又不容易引人注意的位置,同时最好还要离得近,和天元道人距离越近,越能借力打力。
如此算来,除了灵山的那座天台,就只有昆仑的日照金山了。
灵山不好去,毕竟有张七在,要是让这个护短的知道自家儿子被人做了质,即便是做戏,估摸着也要发飙。
程钧摸了摸鼻子想到张七可能的反应,也是觉得有点头大。
如此能选的范围就是日照金山了。
程钧此刻便在这座天台之中。算算时辰,恰好是子时。剩下的六个位置他都已经布置好了,眼下这个,待得卯时日出的瞬间落子,便能借着阵力运转的时候,打开两界屏障,突破出去。
那天元道人的道法似乎和天地轮转有关,阴阳变化的时候便是他道境变化最明显的时候。
三个时辰对如今的程钧而言不过是短短一瞬,想到不多时就能看到张清麓的模样,就连他的心境之中都带着点期待。

卯时,第一抹初阳落在天台之上,高耸入云雪山之巅泛出道道金光,阴沉阳起,日夜交替的瞬间,程钧轻易得从两界屏障中穿了过来,站在了山巅。属于昆仑雪山的带着一点寒意的灵气包裹着他,虽不如蓬莱充裕,却比那九方界中浓厚又死气沉沉的来的好多了。
“清麓。”他手指在袖中掐着那枚玉符,法力轻松的联通了两人之间的传讯。
“出来了?”张清麓似乎并不意外,问他:“什么时候过来?”
“差不多再过两个时辰吧,”程钧笑了笑,问他:“那人如何?”
“昨日和今日都派了人,估计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张清麓语调中有些笑意,这几日他也没少折腾这天元道的人。
“如此说来,”程钧也明白他的意思,“我岂不是来得正好?”
张清麓没有回他,程钧便断了两头的联系。这不过是告诉对方一声自己已经初步成功,至于后续,就要看这天元道人配合不配合了。

巳时一刻,灵山和昆仑交接的天元山上,有钟鸣之声贯穿山巅,又有仙鹤鸣唳、仙乐阵阵,落在山顶之上。天元道弟子赶忙迎出,却见一年轻道人骑着仙鹤而来。
那人容貌清秀俊俏,看起来颇为年轻,修为倒是已经踏入神游。见得来人,便落下云头,行了一礼,道:“在下蓬莱景枢,来见我派掌教真君。”
天元道弟子不敢轻忽,层层报了上去,最后落在普元普会手上,倒是让那两个道人慌了神,只好赶忙去求见天元道人。
“他自称景枢?”天元道人先是一惊,随即宛然,道:“既然他自己这般说,便让他去见吧。”
普元普会不敢怠慢,恭恭敬敬将人迎了进来,又带着去见了张清麓。
景枢请安的时候,张清麓正在看书,见来了人,似乎也不意外,倒是对普元普会道了声多谢,便不做声。
两道人在他这里看不到什么特别的,又只能退了出去。
待得只剩下那两人的时候,张清麓才道了句:“这是玩上瘾了?”
“有趣吗?”
程钧依旧顶着年轻道人的皮相,笑嘻嘻得道:“这么一来,天元道人才敢来打探根底啊。”
如此一番做作,演戏的都凑齐了,就能正式开演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