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五)  

2017-05-16 23:00:4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结果今天程张还是没见上面……下一章应该可以碰头了……_(:зゝ∠)_
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正文:
存档:
P站,不老歌(待补)
======================
二十五、角力

这边天元道人方要去见见张清麓,却突然顿足不行,随即一挥手,换来那两个道人,吩咐道:“我见那张清麓已经从宫殿中出来,你们两人先去稳住他,若是他来寻我,便说我立道之后有所顿悟,需要小闭关几日。切记,万万要拖住他。”
普元普会先是点头称是,然后又不解问:“师尊,您方才说要去会会他,怎么如今他来了反而要避而不见呢?”
“我要去会会他乃是因为我要打探那蓬莱的情况,好晓得程钧那头是不是有所消息,”天元道人摇头晃脑,“如今他特意寻来了,显然是蓬莱那边出现些状况,乃是急事。既然是急事,说不得便和程钧有关。”
天元道人又抬手一点,面前显出一面镜花水月来,张清麓的身姿呈现其中,果然是打算出门的模样。
“你们看,他这般来必然是来告辞,若是让他回去蓬莱,程钧就不会过来。”天元道人摸了摸下巴,“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见他?吊着他便是了。”
“师尊妙计!”普元大声称赞,又露出敬佩不已的表情,“当真是算无遗策。”
“你等仔细些,断然不要让他察觉出什么。”
天元道人又嘱咐了几句,便让这两人出去了,自己则展开了洞府外的结界,将整个天元道场笼罩其中。
当法力结界降下的时候,镜花水月中的张清麓果然露出的惊讶的声色,随即眸中一抹焦虑展现,虽然藏得深沉,但还是落在天元道人的眼中。
果然不多时,张清麓就已经到了天元道人的宫殿之外。
普元普会守候多时,此刻见到他来,两人相视一顾,都看到了对方心里的想法。普元当先一步上前,露出意外的神色,向张清麓问了好,随后才道:“不知张帝君来此何事?”
“有劳两位通报一声,便说张清麓有事需拜见天元掌门。”
张清麓神色悠然,看不出半点焦虑的样子,似乎只是随意串门。普元普会暗道,若非方才天元道人已经说过这人工于心计,只怕自己也不会相信他心中另有急事要处置。
“张帝君来得不巧,”普元做出非常遗憾的模样,诚恳得表达歉意,“我家掌门,刚刚闭关了。”
“天元道友闭关了?”
张清麓露出几分不信的神色,问道:“天元道人开立山门不过半日,以我打理蓬莱的浅见,只怕此刻正是忙碌的时候,如何闭关?莫非是不肯见我?”
“张帝君误会了,”普元和普会同时上前,道了声歉又解释道:“我家掌门方才说了,开立山门之后天降灵犀,如一道流光,若非及时把握,便要错过那天机之意。正所谓修道之人,修行乃是根本,掌门人只好耽误诸位道友,待得小闭关数日,便出来给诸位道歉。”
“如此巧合?”张清麓收敛了神色,只露出一抹怀疑,问:“天元道友既有如此机遇也确实不该打扰,既然如此,我便与两位道友告罪一声,先行归去,待得日后天元道友出关了,我等再来拜访。”
“这……”普会普元故意相视一眼,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莫非还有什么不便?”张清麓顺势问道。
普元上前一步,拱手道:“还请张帝君多逗留几日。”
普会学着他的样子,也拱手致歉道:“先前掌门让我们好好招待张帝君,帝君若是此时便回去,便显得我等怠慢了,掌门若是知道必然会责罚我等。”
张清麓晓得这是戏丨肉来了,便微微皱眉,应道:“此乃小事,莫非你们还认为我会与天元道友嚼舌根不成?”
他那语气有些偏重,乃是带着不悦的态度,身上也隐约放出帝君的威压来,让两个道人渗出一声冷汗,这才知道,在帝君跟前,什么心机花样都是白搭,唯有修为才是能站得住脚的。之前因为天元道人的关系,他们总觉得张清麓或许当真是修为不够扎实,即便在帝君里头也是不够看的。却不想真正到了面前,即便是方才踏入帝君境界,甚至被人说是根基不稳的张清麓,要抹丨杀他们也是随手为之的,并不用在意天元道人的眼光。
修行界中,修为说话。莫说他们两个如今伪装成出窍期,即便是暴露真正修为的神游期,也不过是两个神君,得罪了帝君,被人斩杀也是理所当然。天元道人若是不满,自然可以对张清麓出手,但这也换不回来这两人的性命。
普元和普会此时才知道为何方才天元道人让他们小心为上,务必要拖延张清麓而不是让他们直面张清麓,只不过现在已经惹怒了张清麓,再要想怎么拖延,却着实有些难度。
两人都低着头,满面冷汗,说不出话来。
还好张清麓知道给他们留三分薄面,毕竟是站在了客人的立场上,不好让主人家太过难堪。不多时便收敛了法力,淡淡道:“如何?现在可否让本座告退了?”
两个道人依旧不敢抬头,而是颤颤巍巍道:“不敢欺瞒帝君,掌门关闭,封锁了道场,如今我等皆无法进出。帝君若是打破结界出去,我等也定不阻拦。”
这两人说完便不再说话,只是低着头等候张清麓的决定。
天元道人在镜花水月中见到张清麓面上露出深思,又似颇为为难,隔了许久才一甩袖子道:“罢了,到底是天元道友的道场,我便多耽误几日。”
普元普会赶忙又是致歉又是道谢,一副恭维的模样,而心中则暗道自家师尊算的真准。张清麓虽说精于剑阵,但若要无所损伤得破开天元道场的结界也是颇为困难,何况若他当真做到这地步,显然是要和天元道人撕破脸了。在程钧生死未卜的时候做这等树敌的事情,以张清麓的心计来说,显然是不智的。一开始天元道人就算准了他会让步,果不其然。
张清麓受了一肚子气,也不要普元普会伺候,自己则回到了方才休息的宫殿,愤愤得布下结界,再天元道人颇为模糊的镜花水月中又和蓬莱联系了一番,显然是另有布置。这一切都在天元道人的算计之中,见张清麓果然要多留几日,他才点点头,收了镜花水月之术。
而另一头张清麓已经和景枢他们布置好了蓬莱事宜,又嘱咐了几句,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消失不见了,这才道:“如此便了,回头掌门回来,你与他说我等着,他便明白了。”
景枢称是后便告退了。
张清麓这才重新布置了阵法,又在隔绝阵之外加了一层幻阵,才取了玉符出来,重新联系程钧。
“如何?”
这一次程钧并未显出身影,只是传来声音,听起来颇为轻松:“清麓出马想来是成功了?”
“如你所料,我主动出击他便避而不见,然后封闭了道场,如此我即便多留几日他也不会觉得异常。”
“何止不会觉得异常,”程钧笑道,“只怕会觉得自己手段了得,连蓬莱掌教真君都破不开他的破结界。”
“应该说掌门好算计啊,”张清麓语调颇为冷淡,“隔着千里之遥,依旧是运筹帷幄。”
“掌教真君辛苦了,”程钧暗道一声这是生气了啊,“我这里已经差不多了,道玄果乃是天台阵眼的压阵之物,如今八个阵法已经归位,最后一阵他既然给我留了出路,自然不能放过。”
“让我猜猜,最后一个是日照金山?”张清麓想到不远处的昆仑金山,心道莫非当真是有关系。
“清麓再猜猜?”
程钧不置可否,显然是错了。
张清麓挑挑眉,隔着玉符程钧看不到他的表情变化,但显然,他是想到了一点异常的:“莫非是天外天?”
“不错。”程钧在玉符那头笑出了声,“我想我大概找到这天元道人的来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