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二十四)  

2017-05-15 22:51:3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重感冒如我卧床在家居然还更了三篇……
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正文:
存档:
P站,不老歌(待补/最近不对头)
=======================
二十四、两方算计

和程钧商议是一回事,真的要去引蛇出洞又是另一回事。张清麓掐断了联系之后坐在那里发了会儿呆,脑内一片空白,隔了会儿才慢慢的将整个事情梳理了一边。虽然程钧没有明说,但从方才的对话中基本可以判定,这天元道人的出现就是建立在程钧发现九方四界这件事情上的。
到底是九方四界的松动让天元道人觉得有了可以活动的机会,还是因为天元道人的活动让九方四界有了可以进出条件?
这两件事情谁先谁后已经很难说清楚了。或许对程钧而言,应该是九方四界的征兆出现,让他动了恢复四界打开飞升通道的念头。但就张清麓看来,天元道人未必不是存了让程钧去解决这档子麻烦事然后将他困死在九方界中的想法。
若非如此,天元道人也不至于时机掌握得那么好,恰好在程钧进入九方界后作出种种举动来。
张清麓顺手倒了杯茶,端坐在云榻之上,一旁香炉轻烟冉冉,正好让他思绪沉静下来。
程钧要飞升这件事情是肯定的,想要飞升的人多了去了,有能力做到的却没几个,所以这点被人利用的概率挺大。
天元道人若是要利用这点,首先要知道九方四界的秘密才行,就算不是了解透彻的那种,至少也会知道九座天台内另成一界,这一界和现在这三界的沟通才是打开飞天之路的关键。如此一来,此人必定对天台了解极深,甚至于要超过程钧对天台的了解也不无可能。
程钧说天元道人身上可能有一枚道玄果,这一枚道玄果和程钧手头的八枚融合后的道玄果之间的共鸣,恰好打破了两界壁障,如此说来,此人和道玄果的沟通已经很深,不说超过程钧也至少是差不多的。甚至于可能在天台一战之后将道玄果融入自身,才会有此变化。如此一来,此人必然和天台一战中的九人有所关联,而非他自己所称的错过了精彩一幕。
此人明明有关系却要隐瞒,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身份和来历。如此一来,他本身跟脚应该是相当了不得,甚至于一说出来便会让蓬莱整个警惕起来。
若是从上述几个角度来推断的话,这人的来历似乎就有些简单了。
张清麓垂眸看着眼前的茶水,那一汪浅碧色的茶汤氤氲着淡淡的灵气,在白玉杯盏中微微摇晃。这是昆仑日照金山下的灵枞,程钧曾让人给他特意寻来那一株灵枞的万年叶尖。据说那叶尖日日沐浴初阳,夜夜凝集月华,乃是最有灵气的一点原叶,再经过调和烘焙,做了不过一两金阳初照茶给他,当得起金贵一词。
手头这茶叶虽不及那般金贵却也不算逊色。即便自己这客人的身份相对重要,用这茶叶来招待也是有些贵重,想来这茶叶对这天元道人来说,或许当不得什么要紧事情。
张清麓微微笑了笑,茶汤上映出他眸中一抹淡淡的光,显出此人的权谋心计来,已是落定了主意。
他挥手将那茶盏送去一旁的桌上,又顺手布置出一个简单的隔绝阵法,用来避开旁人耳目。随后便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符,嘴里念念有词,见那玉符之上光芒一闪而过,有个年轻道人的身影展现出来,对张清麓颇为恭敬。
正如张清麓所料,在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天元道人正在天元道最大的那一间宫殿之中,眼前镜花水月之术展开,数个画面展现在他面前,最大的一副便是张清麓那个宫殿内的模样。只不过那景象有些模糊,只能隐约看出个轮廓和大概,也听不到声音。天元道人看着张清麓和那影像中的道人说了一番话,然后又颇为严肃的吩咐了几句,又比划了一个数字,这才点点头,挥散了影像。待得他重新收起周围的隔绝阵法,那镜花水月中的画面又清晰了几分,随后才有轻微的响声传来,显然是那镜花水月之术恢复了不少。
“师尊,”天元道人身后正是方才还在张清麓跟前此后的普元,此时满脸严肃态度极其恭敬地站在天元道人身后,问道:“该如何处置此人,还请师尊示下。”
“处置?”天元道人指了指镜花水月中的张清麓,又指了指普元,问:“莫说你不过是区区神游期,即便你真的合道了,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莫要以为我将你修为掩饰是因为你修为足够高,只不过是怕引人注目罢了。”
说到这里,天元道人也摇摇头,叹曰:“到底是我有些托大了,原以为论道一术展开足够将此人纳入麾下,未曾料到他半点不受影响,也不知道是他心性坚韧明镜还是蓬莱修为另有奥妙,让人无法捉摸啊。”
天元道人转身看了看依旧低头弓着背等待自己发落的普元,叹了口气:“起来吧。”
随后又道:“不是我小看你们,就算是我亲自出手也没有办法可以顺利将此人扣下。传言中张清麓修为乃是利用外物增长,堪堪踏入帝君门槛,我本以为他必然是根基不稳之辈,未料此人不仅根基深厚道体出众,更甚者,他对道法的见解深刻精妙,乃是我生平罕见。”
天元道人仿佛是真的起了爱才之心,感慨道:“蓬莱程钧何德何能,将此人收在身边,当真是有些羡慕了。”
“听闻程钧乃是地仙修为,修行时间也不过数百年,想来也是极为出众之人吧?”普元方才已经说错了话,现在再问便更加小心翼翼。
“修为到了帝君的,那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天元道人看着镜花水月中的张清麓,又道:“程钧必然是不错的,但若说地仙修为……”
他沉吟了一下:“当年隐老到那个境界的时候已经历经近万年,跨入那个门槛又是万年,方才窥得地仙途径的走法,那程钧不过是数百年修为,即便已经是到了帝君巅峰,也算不得真正的陆地神仙。”
“可是……传言中……”
普元说了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住了口。
天元道人倒是不介意,摇摇头:“传言他打杀了隐老,这话是真是假不可得知,隐老最后传来的影像乃是无数雷电,说不得是赶上了他自己的劫数,又让程钧占了便宜,可谓是天意,未必是人祸。”
说了一番话,天元道人大约也觉得不可靠,便指了指普元和普会:“你们莫要惊扰了那张清麓,留得他在,方能引来程钧。”
“是。”
普元普会一同行礼,应下了这吩咐,又问:“可要弟子去打探打探口风?”
“不用了,你们去只怕三两下就让他打探出底细来。”天元道人笑了笑,“张清麓的权谋人心之术当真是浑然天成,若非我早有戒备,只怕在蓬莱就要被他下了套了。”
“回头还是我去吧,”天元道人说道:“你们将那些要入我门下的人应付好就是了。”
“是。”
普元普会又一次应下。
一旁的普会心生好奇,又问:“师尊,弟子有个事情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
“为何你要等程钧进入天台之后才动手呢?”普会不解道:“若是他出不来,岂不是坏了师尊的计谋?”
“若是他不进去探探路,我又岂能进得去?”天元道人冷笑一声,“到底是他得到了隐老最后的秘密,若非如此,蓬莱又怎么可能多出一位‘地仙’来?”
天元道人一挥手,所有的镜花水月都消失无踪,他对普元普会道:“你等放心,有我在这里,那程钧本就不可能成功。但他乃是阵法合道之人,想来世间除了他,也没有旁人能这么顺利的恢复九方界中的贯通阵法。”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师尊好算计。”普会此刻已经明白过来,立刻奉承了一句。
一旁的普元吓了一跳,瞪着普会道:“哪里学来的凡俗俚语,不要在师尊面前失礼。”
天元道人不以为意的笑笑:“无妨,普会说得也有点道理。确实,我要等程钧恢复了大半的阵法,然后趁他缺少一个道玄果而无法尽全力的时候进入九方界,补全阵法,我便是这九方界真正的主人了。”
“恭祝师尊心想事成。”普元普会一同高声道。
天元道人哈哈一笑,应了声:“走了,让我去和那张清麓再过过招,想来他和程钧也应该有点联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