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六)  

2017-05-01 22:43:0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滚动推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存档:
==============================
十六、联系

天元这一番话说完之后,整个宴席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怪异,在座之人都是几百年道行的,自然不会把这种不愉快放在心上,但终究是存了一个疙瘩,令人介怀。于是这一场饮宴在不知不觉中有些变味,场面上除了张清麓还撑着和那天元道人打太极,众人反倒都不在插话了。这诡异的情况就连张清麓也不想熬下去,待得酒过三巡,又寻了些借口与天元道人说了一番所谓的蓬莱盛景,便盘算着要怎么结束了。
好在那人大约也是察觉到了,倒也顺利得让张清麓把这话题引了过去。只不过最后的结果也不是众人想看的。
天元道人一口一个蓬莱好风光,定要在这里住到论道法会召开的时候。算算日子不过十天,对神仙来说乃是眨眼时光,虽然蓬莱众人都不怎么乐意,但这些表面功夫大家都做得很好,不多时便有弟子说已经收拾了沧浪岛的洞府,让天元道人可以修养几日。
原本看起来倒也顺利,谁知道到了这档口,那天元道人又要作妖。他问张清麓:“不知这沧浪洞府如何风景?”
张清麓指了指脚下,又挥袖一展道:“道友看此处风景如何?”
“自然是绝妙。”
张清麓点点头:“沧浪岛的风光在蓬莱十三景中也是佼佼,自然不会让道友失望。”
“如此说来倒是值得期待,”那天元道人看了一眼周围,又问:“不知清麓道友洞府是何处?”
“在下乃是赤练岛岛主。”
“好名字,想来也是好风光,”天元道人露出思慕的神色,“早知如此,不如借道友岛屿一住了。”
莫说张清麓,就算是一旁站着伺候的弟子都被他孟浪的话语给吓到了,无不暗道这个帝君作为怎么如此不知分寸?
张清麓心中略有些惊异,面上装作无所谓的模样笑了笑:“赤练岛可及不上沧浪岛,道友过几日见过便知我所言不虚。”
那天元道人倒也听得出这里头的拒绝之一,他本就是试探,此刻闻言便哈哈一笑,总算是不再纠缠。
待得总算将此人送走,张清麓这才寻了机会埋汰秦越:“怎么每每到了这等时候,你这天机就做哑巴了?”
“呵,”秦越倒是冷冷应了一声,问:“你未曾发现异常?”
“……”他一说张清麓倒是想起方才觉察出的不同,转而问他:“莫不是你又被制住了?”
上一次张七来用得也是这套法子,不过张七霸道,直接用威压逼得秦越无法动弹。但此刻看秦越模样倒也寻常,不曾见有什么暗伤,故而张清麓也觉得可能未必如此。
反倒是秦越,见他提起这事情,面上就有些挂不住,收了扇子,板了面孔道:“我道你们帝君左右相差也不会太大,不曾想到你居然也没看出来自己周围被布置了结界。”
张清麓一瞬间明白过来,难怪自己觉得周围人似乎都有些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的模样,只是一味地敬酒说说客套话,原来如此!
“你们什么都不曾听见?”
他要知道秦越他们听到了什么,没有听到什么。
“这倒不是,”秦越颇为古怪得看了他一眼,“我们都听得到,只不过我们说什么你听不到。”
张清麓倒吸一口气,布置结界不曾让他发现虽说困难,但也不是特别难,只要掌握准了时机,修为高深一些,倒也能做到。但单向性的结界,只为了让旁人无法插嘴,这就有些奇怪了。不是做不到,而是意图古怪。
他顿时觉得心头烦躁起来,挥了挥手,道:“罢了罢了,此人来意不善,你等多多小心,打探的时候也要多加注意。”
“这话不用你说,”秦越回了他一句,最后忍不住又问:“程……掌门当真没有消息?”
“他闭关呢,你就别指望了。”
张清麓一口咬定程钧闭死关的事情,秦越即便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也没法子戳穿他。两人不欢而散,又是后话。

待得回到洞府,张清麓才算缓过一口气来。面对一个故意将自己的威压收敛一半,又时不时说出一些打探的惊人之语的帝君,即便是张清麓这般长袖善舞,也着实有些吃力。何况平时可以分摊压力之人不仅没有帮上忙,反而催着自己另一桩事情,这让他也有些头痛。
张清麓不是不想联系程钧,而是当真联系不到。
在看到请柬的第一个晚上,送走秦越之后,他就试过用两人之间特别联络用的玉符去联系程钧。
消息如泥牛入海,一去不返。
张清麓知道,这说明程钧应当是陷入了无法回应的境地。或者是玉符无法打破两人之间的“界壁”,又或者程钧是收到了但是无法做出回复。
就如同真正闭死关一样,不生不死自然也没法应答。
但这两种情况,都不是张清麓想要看到的。毕竟这说明,程钧陷入了他自己无法控制的境况中去。
他想了想,还是从袖中取出了那枚玉符。温润白玉握在掌心,带着一点暖意,其上阵法中法力隐约流转。张清麓又试了一次,依旧是没有回应。
阵法激活之中许久,不曾得到对面的回应,张清麓怏怏得将此物收起,自己盘膝坐在玉榻上,静静运转功法。

此后数日,几乎是差不多的情况。那天元道人不知为何总是能准确寻到张清麓所在。此人精怪无比,张清麓若是在修行或者在处理门中事务,他便让童子通报一声,自己则非常守规矩的等候在外头。时间长短对他似乎并没有什么差异,这人甚是会给自己找乐子,加上那岛上弟子都是张清麓教导过的,非常识大体懂进退,他不仅不觉得被冷落,反倒颇有几分怡然自得的模样。
张清麓曾经故意丢着他在外等了数个时辰,此人居然能一直不走,就在赤练岛的会客亭里头休息,美其名为看风景,闹的最后,反倒是张清麓生出几分尴尬来,只能将手头的事情匆匆结束,前去陪同。
要说陪同做什么,不过就是观赏蓬莱风景。
天元道人直言不讳道:“蓬莱当真是人间极景,可惜乃是道友门派所在,自然不可随意闲逛,于是只能劳烦道友带着我观赏那处处美景了。”
他说的这么直白,张清麓要推辞倒也有些难度。何况他也当真不敢让旁人做陪同。生怕陪同的人修为差一点或者道行浅一些,就被这人牵着鼻子走了。
每每考虑到这层,他就想到张七曾经说他虚张声势。
未曾料到十数年过去,蓬莱都有了个地仙还有数名帝君的情况下,自己依旧要用这套老办法。
可见之前和程钧所言,蓬莱底蕴不足,到底是个大缺憾。
张清麓白日里陪着天元道人一番周旋,晚上便试着联系程钧。
这几乎成了他当下的一个习惯,即便知道对方不会有什么反应,但也想跟他说一下情况。
眼看着就要到十月十五,张清麓那日站在赤练岛洞府最高处,看着那外头的明月近乎圆满征兆,不知为何突然又想到了程钧。他心血来潮又去联系了一番,却不想这一次有了反馈。
“清麓。”
程钧的人影浮现的时候,张清麓甚至生出一丝激动来,但转瞬,他便发现了不同。
那不是程钧本身,而是一段影像,仅仅是提前录制在玉符之中,此刻不知为何激发出来了。
张清麓心中生出不好的念头,这影像这么多时日过去不曾展现,此刻却显现出来,想必是有了什么变化,而这变故,应当是他不想见到的。
“清麓,你看到这段影像的时候,”那头的程钧已经开始说了,“我应该是无法联系到你了。”
此话一出,张清麓一颗心直落谷底。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