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opic——11.CD上的划痕  

2017-04-08 23:44: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写完365题我又开始50topic了……早就该写完的东西只有现在才有动力写……
顺便推销自己原创,还没上节奏,第三卷开始我会调整好节奏的。
存档:
==========================
11.CD上的划痕
(现架AU)

初夏的天气热得还不够张扬,却已经闷得令人难受。早些时日就已经爬出地面的鸣虫已经上了高高的法国梧桐,吱呀吱呀的发出嘹亮又恼人的响声,混杂在背景有些喧嚣的人声里,令人免不得生厌。
还未到用空调可以摆脱一切的时候,冬日的暖风口如今只有一点点不冷不热的空气被大厦的排气系统打出来,又嗡嗡嗡的被循环系统重新纳入室内风过滤口。张清麓背靠着老板椅,微弱的风力就从他的发梢带走一点点湿度,留下稍许有些机械气味的空气。
现代化的设备有时候也并不令人愉快。
他心想着,尤其是中央空调,没法被自主控制的系统,当真是没什么意义价值。
想到很早的时候,年纪轻轻的自己和更小一点的程钧刚刚见面,似乎也是这么个令人不太舒服的季节,但不知为何记忆中画面倒是干净清爽的令人很有好感。大约是因为阳光落在程钧尚未摆脱稚气的面孔上,带着令人天生容易产生好感的俊美和明朗,在他心里留下太过深刻的印象了。即便日后接触久了,已经知道这不过是虚伪至极的表象,都无法扭转这一幕在张清麓心里的地位。
彼时因为初次相见太过有好感,以至于很长时间内张清麓都很乐意作为程钧在校内的引路人。彼此之间交换的话题也是多到预期之外的随意,大到未来决策,小到昨日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都可以在分享给对方,毫无身份上的顾忌。
程钧当时说空调是人类近代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张清麓笑了笑问他为何的时候,他说,人的心情容易受天气影响,而空调是唯一可以扭转这种感觉带来的心态概念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对人类可以产生直接的情绪影响,空调自然是了不起的。
这说法新鲜得张清麓当时就没忍住笑意,虽说那观点略有些清奇但从程钧说的那个角度来理解确实也没错。
他正想意思意思夸这人几句的时候,又听他说:“其实还有个发明也是很了不起的,不过也不能算发明了。”
“是什么?”
觉得话题怎么发展都很有趣,眼前人又过于赏心悦目的张清麓对程钧的耐心可谓是前所未有。
“音乐。”
尚未到二十岁还在少年范围内的那个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弧度可人得说道:“也是一个道理,音乐从某种角度来说对人的情绪影响更大,也更容易勾起‘共情’,所以在分享音乐的同时也很容易分享心情。”
“哦?”
彼时还叫做张延旭的那人想到自己家里成堆的CD,免不了就多问一句:“那你喜欢哪种音乐?”
这是一个随意至极的问题,不过是顺着程钧方才的话题多问了一句而已,却不想对面那人突然就犹豫了。
少年的面上带着一点迟疑,张清麓甚至可以从他眼神里看出一些窘迫来,在稍许有些漫长的等待和不退让中,程钧最后还是没有交代自己听歌的范围。
“就,比较小众一点的,”少年用一种随时可以被拆穿的说法,试图带过这个话题:“不怎么流行,也没啥特别的。”
张清麓看得出他不太想说,对于自己亲近的人,他也很乐意对方保守秘密,何况他本就是个人精,根本不会做那刨根问底的事情。
于是便顺着程钧的说辞又换了个话题,聊起了近代了不起的发明种种。
这件事情小的很,张清麓很快就将事情丢在脑后了。直到两人确定了关系又慢慢养成了不分你我的习惯,才在某一次意外中发现了程钧的喜好。
“你喜欢听戏?”
随手开打车载音响后发出的乐曲着实让张清麓吓了一跳,但他也没错过程钧脸上猝不及防的尴尬。
“嗯……”那人开着车连头都不扭一下,笔直瞪着前方,面上泛出隐约的红晕,语气勉强道:“偶尔……偶尔听一下。”
张清麓清楚记得自己当时是忍着笑的,大约是从未见过程钧这般模样,他忍了许久才恢复了正常语气,顺便还夸了句:“挺特别的。”
可不是么?年纪轻轻喜欢听传统戏剧的人当真是百个里挑不出一个,怎么正好就落到他头上了?
不想这句反倒让程钧更多了几分不自在,僵着解释:“没回来之前,流行听不到什么,跟着的都是年纪大的,喜欢听戏就听习惯了。”
当时的张清麓还不清楚程钧到底是怎么个流落在外,不过也听说过,他是16岁之后才被程家找回来的。至于为何程氏集团总裁的长子会流落在外,这等隐秘事情,又是过了许久之后,张清麓才从程钧那头慢慢了解到个三四分。
也不过三四分。
张清麓仰面往后靠着,闭目凝神,让有些烦躁的心情慢慢平歇下来。
他真正知道程钧早年的身世的时候是在欧洲的几年。一次意外从张七的办公室的保险柜里面找到了一些调查文件才发现,程钧当年真是过得太惨了。这家伙明明压力这么大,却还瞒着自己将整个程氏套出来重组,当真是对自己够狠的。
自己走得时候正好是他收尾阶段,大概是明白了这里头的利害,张清麓心中对程钧的怨恨就突然减淡了不少。换个角度来说,若是自己处在程钧的位置上,也未必不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
不过是利益问题,没什么不能理解的,即便被丢弃的是自己这边。
只是明白是明白,不甘心又是另一回事,但至少让张清麓有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回到这里。
真是笑话。
他依旧闭着眼睛,总觉得自己有些可笑。
蝉鸣在窗外断断续续,被车来车往的引擎声和刹车声给盖了过去,又让时不时冒出来的叫卖声和谈话声给打断。烦杂吵闹的现在和记忆中明亮干净的过往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但偏偏,他似乎更像留在当下。
有时候真相就是极少数的事实和大量的虚假,未发现的时候虚假也是真实,发现的时候,真实都变成了虚幻。越是挖掘越是怀疑,张清麓已经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真的为了找出事实还是给自己的内心寻找一个坚定又看起来可靠的理由。
留下来的理由。
他想到程钧曾说:“如果你想回来,应该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如果你不想回来,即便我一直解释你也不会接受。”
他们都太了解对方,过于清楚对方会做什么选择和给出什么答案。
程钧一开始的反应太过平静,甚至于让张清麓一度以为自己又做错了选择。
还好,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自己老爹大概也隐瞒了许多真相,以至于很多听闻中的事情和实际比起来,反差相当大。
也正因如此,他越发不明确自己的心情了。
茫然又烦躁,如这窗外的鸣声一般,平静不下来。
“音乐虽不能说是近代发明,但毕竟也算是人类了不起的创举之一,无论文明程度如何,音乐本身是最容易产生沟通和共情的。”
程钧当时的解释不知为何出现在脑海中。
张清麓睁了睁眼,中央空调一年四季不变的嗡嗡声和外头喧闹混在一起,让他回到现实。
自己的办公室里倒是有几张CD,不过张清麓现在想听的不是这些。
他站起来,走出门外,出乎意料的前去程钧的办公室。
“张总。”
门口的助理慌慌张张的向他行礼,又道:“程董不在,他下午有个洽谈会。”
“我知道,我来拿个文件,跟他说过了。”
公司的私下传闻中,两人的关系并不好,那助理犹犹豫豫,将信将疑还是给他开门了。
张清麓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看着对方眼神中藏不住的憧憬,笑了笑,推门进去。
程钧的办公室和记忆中差别不大,这么多年他的习惯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张清麓熟门熟路得从他堆得有些密集的置物架上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藏在铁皮盒子里的CD。
程钧喜欢的戏曲碟,不过他怕别人看到,总是藏在颇为奇特的地方。张清麓记得第一次从他房间的架子上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对方脸上那种纠结的表情,着实让自己笑了一阵子。
其实现在还是有点想笑,想到程钧回来发现这个盒子被人动过之后的表情,张清麓心情就好了许多。
盒子里依旧是那么几张CD。他随手翻着,找自己熟悉的,却看到了意外的东西。
那张碟是自己知道程钧听戏之后特意寻来的,当时的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程钧喜欢的,但毕竟是找了一张非常稀少又很出名的专辑。意料之外的是程钧听过这一出戏的现场,意料之中的他果然很喜欢。
张清麓现在想起来,总觉得程钧当时的喜欢未必是因为这张专辑,或许更多的是张清麓送他CD的这个举动,因为这张碟,他后来曾在程钧的抽屉里看到过一张一模一样的。
也不知道这张是不是自己送的。
他自嘲得笑笑,将CD夹在文件中带走,又将盒子摆回原位。离开的时候恢复了一本正经的表情,又顺手带上了门,让外头好奇的众人连窥视的机会都不曾得到。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便携音箱组合前,张清麓拂了拂机器上几乎看不见的灰,这才将碟打开,正要放进去,却又愣了愣。
整张CD正面看起来尚好,背后的音轨面却多了数条划痕,显出些许毛糙。
张清麓取了一旁的CD打磨巾擦了擦,却依旧如此。
那是CD听了太久被CD机的激光头反复读取之后留下的刮痕,唯有反反复复听了无数次的碟,才会留下这样的痕迹。
原来是之前那张吗?
张清麓心中想到程钧放在抽屉里的那张更早些的碟,一边随意合起盖子准备听曲,却意外看到了盒盖内侧的标记。
那是一个草写的“九”字,九的一勾上被人花了一个极小的心型。
九是他当时送程钧CD时留下的落款,那个心是程钧之后偷偷加上去的。
居然是自己送的那张碟,这几年要怎么个反复折腾才能将一张CD听成这样?
张清麓摇了摇头,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将CD盒摆在桌面上。
音响里传来咿咿呀呀的曲调,和这个现代化装潢的办公室显得如此格格不入。张清麓眯着眼睛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突然间就觉得时间恍惚。

“清麓……”
来人似乎没料到门里是这么一副光景,办公室的主人对着电脑发呆,音响里放着古老的戏曲。正对着门的大窗开着,扑面而来是外头有些潮湿和喧嚣的空气。
“怎么……”程钧下意识就关了门,才问:“听起曲子来了?”
“想到就听了,”张清麓回过神来,“从你那头拿的,不介意吧?”
“你随意。”
程钧的原则从来都是你喜欢就行,莫说一张CD,就算整个搬走估计他也不会介意。
“你一直留着?”
张清麓抬抬下巴,示意他看桌上那张碟,“不嫌多余?”
“你送的,每一份都是稀少的。”
程钧笑着打开盒子,抚摸那角落上的签名,又关了音响,将碟放了回去。
“走吧,”他走过来,道:“路上听。”
“去哪里?”
“去吃饭,我定了位子。”
“你不是去开洽谈会吗,没饭局?”
“有,推掉了。”那人举重若轻说着,趁张清麓觉得意外的时候低头亲了他一下,“你这里每一分都稀少,比较重要。”
张清麓无声得弯了弯嘴角,将他推了出去:“等我。”
“好。”
一前一后的离开是他们新养成的默契,虽说还有些不习惯,但到底,也算是新的开始了。
喜物新颜,不如故旧最可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