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狗猫/程张]365题——322.耳掻き/挖耳勺  

2017-04-06 23:16:1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倒数第二题,还有一题365完结~因为凑题所有今天内容相对是搞笑……OOC我的锅……
存档:
=======================
322.耳掻き/挖耳勺
[上天台 狗猫/程张]

程钧一直说老魔之所以变成了老猫而不是恢复骨魔的名声,乃是因为他做猫做久了,连人是怎么个模样都不知道了。
这句话一开始只是和张清麓的戏言,不知哪天他一时失口说多了,传到了老魔的耳朵里,最后变成那猫耳少年非常愤怒的谴责。
“如果不是你找了个猞猁血统的道体我能这样吗?”
猫耳少年如是说的时候,程钧心里翻了个白眼,暗道一声果然不能和猫讲道理,一边问老魔:“你当时自己同意了的吧?”
没错,确实同意的,如果不同意,天晓得那第三转的器灵之身还要等多久。为了让自己早一点恢复自主,结束和程钧的三转器灵咒,老魔没少花心思在最后一转上头,结果呢,成功是成功了,但也表示他需要尽快恢复人身。
至于先天道体这档子事情,程钧更是早早就准备好了,虽然老魔认为这更体现程钧从一开始就打算坑自己的目的。
谁都没想过程钧说的先天道体是个女人,更要命的是个怀孕的女人。
当时还是个黑猫形态的骨魔信誓旦旦的认定怎样都不能换个身体做孕妇,死也要死在更好的道体之上。
所以他自认还是被程钧忽悠着等了百余年,终于等到了一个确实完美的先天道体,不过就是个猞猁子。
“猞猁也没什么不好啊。”
程钧当时安慰了他一句,老魔脑子一热,心道猫都做了这么久了还差一星半点的猞猁血统吗?何况待得修为到了帝君,也不怕不能幻形。
谁知道结果还真不能幻形。
老魔头过了合道的六九天劫之后找到程钧第一句话就是“为什么耳朵变不掉?!”
那没心没肺的小子笑得极其开心,也不知道是真心恭喜还是真心看笑话得回道:“或许是血统太古老纯粹了,所以没法幻形了吧。”
老魔当时心里很有把这家伙狠狠揍一顿的想法,但考虑了一下自己刚合道,对方已经过了最初的稳定期了,比划起来着实不划算,于是恨恨之下一剪子减掉了自己耳朵上的毛。
为此他也是颇有几分后悔,一则那耳朵光秃秃的实在不舒服,又因为丑了许多见不得人;二则便是耳朵的功能不知为何弱化了。
老魔本身也不知道为何猞猁的耳朵还有平衡和打探的作用,以往也不曾觉得,何况他本是人身,即便夺舍了一具猞猁的身体也不见得要用那猞猁血统下的天赋。但谁也不曾料到,这变化不去的耳朵上还有这点异常。
于是乎,这苦头也只能自己啃下。
本就对此极为不满意的老怪物披了一身少年妖怪的皮,反倒和云渊更多了几分亲近感。
程钧笑他:“这下可好,原本摩岛一只狗一只魔头还有几分名不副实,如今是一狗一猫倒是可以改成动物岛。”
对于这句话,老魔赏了他一爪子,虽然没怎么落下皮肉伤,但在那张脸上留一道痕迹也是可以嘚瑟一阵子的。
只是后来隔了很久老魔才知道,程钧当时是故意让他撩到的,回头这小子就跑去赤练岛和张清麓哭诉去了。
为此老魔很是生气,对着那条死蠢的大狗好生吐槽了一番,最后云渊化作长白发的模样坐在他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耳朵,然后认真道:“挺好。”
也不知道他说的好是说这样子还挺好,还是说程钧耍那番心机也挺好,总而言之,两个字直接让老魔噎住了,待得回过神来不仅要愤怒的拍开云渊在自己脑袋上的大爪子,顺便还要反省一下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去跟大狗说这档子事情。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超级麻烦的问题困扰着这个已经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魔头。
第一是身份。
因为他拒绝了程钧准备的那个先天道体的关系,以至于那具身体就让给了商君柳。商姑娘在琴老的肉身里养了百余年,终究是养回来一些魂魄之力,得了一具先天道体,得回了三魂七魄又换回了灵智,虽说后来修为也不见得多快,但到底是活回来了。但这里头就有一个问题,便是老魔和她的身份如何处置。
商姑娘的那具先天道体孕育了那具猞猁道体,从这点上来说老魔便成了她的儿子。但骨魔自己活了近万年,本就是神君修为如今又修回了帝君身份,如何能叫一个活得单纯又直接的小姑娘当娘?
即便他叫的出口,估摸着整个蓬莱也没人愿意看到这画面。
这问题尴尬是尴尬的,好在商君柳得了那具身体之后,程钧就施法将那猞猁子引了出来,总算是避免了那一场母子生养的糟糕画面。
于此,大部分人是不会主动提起这事情的,毕竟人家那商姑娘到底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情怀。又加之这一边老魔也绝对不会认可这一重身份。两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减少见面。于是乎,摩岛上的老前辈,便成了个深居简出甚少与人见面的神秘人。
撇开这一重可以解决的麻烦,另一方面就又要牵扯到猞猁血统了。
老魔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恨不得找程钧出来揍一顿。可惜当初两人都是帝君的时候没打起来,后来天台回来程钧就成了陆地神仙,再要打他就有些难度了。 黑发少年每次猫耳朵痒得时候心中就浮现这一重遗憾和感慨,恨不得回到当初,还是应该在入了帝君之后第一天就狠狠揍一顿。就算打不过也能挠他个一脸。
于是这问题又回归原点了。
耳朵痒。
猫耳朵不知道是不是特别容易进灰尘亦或是容易沉积耵聍,时不时就要清理一番。早年作为器灵的时候,那黑猫形态不过是一个虚构的幻形,自然没有这等烦恼。如今是真的继承了大猫血统,便有了种种意想不到的坏处。
老魔第一次用爪子挠耳朵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不是自己能解决的问题,可他当时甚至连猞猁的巨大猫爪都没法化形,自然是没本事给自己折腾了。在洞府之中上蹿下跳用了种种法术都不尽人意,最后还是被云渊发现了异常。
大狗倒是贴心,不过是第一反应不是问老魔怎么了而是去找了程钧来给“走火入魔”的老魔头安定。
自然,这又成了程钧那头的一出笑话。
不过笑归笑,他倒是还有几分养猫人的守信态度,至少告诉了大狗这是怎么回事,顺便还示范了一下怎么给猫清洁耳朵。
至于之后的事情,自然是交给云渊。
照程钧的话来说,真要他这么伺候下去,清麓就要翻脸了。
虽说张清麓翻不翻脸是另说,毕竟在所有人看来,除了程钧惹毛他还有概率看到张清麓生气,别人就不要指望了。但毕竟从老魔那头来讲,也不想被程钧当猫养。
简直丢脸。
可惜程钧走的时候将挖耳勺丢给了云渊,因为猞猁的猫爪子没法拿这种精细玩意儿。
同样是丢脸,大概关起门来的时候稍微好一些,于是这漫长的折磨过程最后变成了老魔痛定思痛的炼器目标。
他炼了一只法宝级别的东西出来,从功能上来说相当于一个自动挖耳勺,但为了体面,老魔将它做成了如意形状,又增加的装饰和攻击效能,算是将此事演示过去。又到后来他重入神君修为,有了人身自然就不用太过苦恼这等麻烦事情了,于是这一个古老的笑料,慢慢的也没人提起了。
时间过去久了,老魔的心病也就剩下了一条,这对猫耳朵什么时候能幻形成功。
云渊倒是觉得挺好,可爱又特别。
程钧也觉得不错,至少看起来有趣。不过这话他没敢当面说,依旧是私底下和张清麓说笑时提起过几句。最后的总结倒也明确,或许等老魔修为上去了,入了地仙又或者到了天仙境界,说不得就能幻形了。想来即便到了那时候,就算当真换不成人耳朵,也至少能有个障眼法让他看起来乃是个寻常模样。
只是这话又说得远去了,对老魔而言,当下和未来也没什么区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