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嫌疑人X的献身 唐石]365题——267.アンテナ/天线  

2017-04-04 23:03:3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捏他有,私设有。
主要是电影实在是gaygay的……忍不住手痒……
题目和内容关系不大
存档:
=====================
267.アンテナ/天线
[嫌疑人X的献身 唐石]

监狱里的景色每一天都一样,吵闹又安静。重复而固定的生活轨迹,没有意外的存在。连窗户外的风景,每一天都不变。
石泓坐在床上,看着窗口,仿佛和过去的每一天都一样,结局已经知道,不过是在等候最后的结果。日复一日,如同以往一样,未曾变化。
“33741,出来!”
门口有人叫,石泓反应了很久,直到旁边有人推了他一把,才意识到,那个毫无连贯性和质数价值的数字,其实还有别的意思。
“有人要见你。”
慢吞吞得走到门口,狱警语气冷漠而生硬的交代了注意事项,又给他加了手铐脚铐,这才带着人去接待室。
玻璃厚厚的,已经有些磨损的模样,对话口上不满了时间积累下来的污垢。石泓看了眼通讯电话上的油光,又看了眼那对话窗口上的灰尘,这个房间,大概有三四天没有人使用了。
特意启用的吗?
这是个没什么意思的问题,但是结论应该是,谁会来指定用这么个房间?
“坐下。”
铁门在自己身后关上,留下沉闷的声音和吱嘎不绝的余响,石泓慢吞吞的抬眼看了眼对面,果然是那个人,依旧是西装革履,风采如故。
“好久不见。”
好久不曾和人说话,对于沉默寡言的他而言,原以为没什么区别,却不想在看到人的时候,还是感受到了差异。
对于石泓出乎意料的招呼,唐川已经准备了很久的话突然就说不出来了。
眼前人似乎和记忆中差别不大,不过是瘦了点,精神差了点,厚重的额发依旧那么凌乱,消瘦的脸颊藏在头发的阴影里,连带着眼睛都看不清楚。
是啊,连眼睛都看不清楚了。
唐川心想,连最后一点光彩都没有了,只不过是因为输了。
世上没有完美的局,只要是设局就一定有破绽。石泓的布局几乎完美,也不过是几乎而已。
沉默出乎意料的来自于唐川,隔着玻璃他看着那个穿着囚服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于安静的环境似乎并没有让石泓觉得压力,他看了眼唐川,看不出什么变化,又换了个角度往另一旁看去。
四面高墙,唯有这堵墙上开了一扇窗。隔着铁栅,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天气不错;外头一根卫星天线竖在半空,摇晃着,有风。
“你……怎么样?”
憋了很久,唐川的第一句话毫无任何意义。
对方却如同记忆中的画面一样,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笑意,想了想,回答:“挺好。”
他说的挺好,应该是指适合思考。
任何一个安静,无人打扰,有大量书籍的地方对他而言,都是天堂。而这里,安静无人打扰,便是挺好。
唐川心中叹了口气,从摆在一侧的包里拿出一本书,从玻璃下方的传递口推了过去。
《反证黎曼猜想的推导问题》。
一本论文。
“谢谢。”
石泓翻了翻,从第一页往后慢慢得翻,没有纸笔无法计算,但是他的眼睛里,有光。
唐川就这么看着他,看他入魔一般得边看边笑,终于忍不住打断:“你的公式才是对的。”
“嗯。”
石泓只是点点头,并未理会。他手指在桌面上比划着,计算则在心里。
“这里。”唐川忍不住,从另一头将一本有些陈旧的草稿本塞了过去,“是你的。”
石泓这才注意到那本论文的作者,写着自己的名字。
“你替我改过了?”
他一开始并未注意到区别便是因为著述的人修改了论述的角度。
“其实不用。”
他微微叹了口气,终于将书放下,又看了看唐川,这次的笑容有些意外:“那个论证虽然是对的,不过不够优美。”
毕竟只花了一个晚上,目的性太重,而且有遗漏。
“你可以继续写。”
唐川没有告诉他,特意替他发表这篇论文的目的为何。那个理由,他不想说更不想让石泓知道。
“谢谢。”
石泓收起那本论文,准备拿那本草稿本的时候,却不想被唐川收了回去。
他重新递过去一本厚厚的空白稿纸,还有足够的笔。
“这里应该没这些,我就备了一点,”唐川说话的样子有些局促,“我和人说过了,不会为难你的。”
有些多余的行为,石泓却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道了声谢。
话题一度陷入了僵局,唐川想不出来能和他说什么,他们以往的话题,要么是数学要么是猜想要么就是实验,偶尔不相关的话题,也是自己主导的居多。除了那次爬山的时候。
连日常对话都能加入算计的人,到底还有什么做不到的?
“如果……”
“还有。”
两人几乎同时开口,石泓意外看了他一眼,又沉默了下去。他不是积极的性格,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个不错的聆听者。
“这个,”唐川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熟悉的式样和落款,“是你的。”
“特意拿来的吗?”
地址依旧是自己的老房子,那里居然还在。
“嗯,没有变动,一切照旧。”
“其实,不用了。”
自己应该是无法里开这里了,所以是否保留那个地方,毫无意义。
“你的东西……”唐川不知如何开口,想问他是不是都不需要了,却又不想听到答案。
“嗯,没什么的,丢了也可以。”
是做生命的书和数学,丢了也可以?
“什么时候?”他突然问道。
故意杀人罪,刑法不应该这么轻松。
“暂时,是死缓。”
“怎么可能……”似乎是出乎预料,石泓摇摇头,“不用了。”
和房子一样,不用了。
重复的毫无意义的节奏,日复一日的存在,是不需要的。
在他选择的那一瞬间,已经决定和过去再见了。
唐川却没理会他,有没有意义和价值,并不是从他的角度去衡量的,还有自己的看法。虽然观点不同,但不是没有可以争取的余地。
“你看这个。”
唐川将他的信封拆开,熟练的翻到其中某一页,指着标题给他:“有人在做这个。”
BSD方程的多阶整数解的猜想。
“啊,”石泓的目光明显亮了一下,下意识拿起笔在一旁的稿纸上开始写,“这个猜测的角度有点意思。”
“嗯。”
唐川了然得看着他,进门之后第一次,他的表情少许有了点轻松的意味。
“时间到了。”
时间,最多又最稀少的存在。
铁门打开的时候还有冷漠的告知声。石泓的公式写了几行,听到动静后立刻抬头,茫然看了看周围,似乎一下子回到了现实,有些失落得看了眼面前的一切。
“你可以都带过去的,”唐川开口,顺手又推过去一本书,“这本也可以拿走。”
那本曾经在唐川手中看到过的四色理论。
石泓笑了笑,不说话,只是将面前的东西都收拾起来,缓慢得站起来,低头转身,跟着狱警离开。
“我会再来的。”唐川看着他的背影,突然开口说了句,“你记得答案要准备好。”
离开的人脚步顿了顿,似有似无的声音沉闷又乏味的回答他:“好。”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