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40.徹夜/通宵  

2017-04-04 00:02:1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合籍大典的下半段,本来应该是肉啊……结果活生生写没了……算了回头改天换个100H的题来开车吧……
存档:
====================
240.徹夜/通宵
[上天台 程张]

瑶光煌煌,星河璀璨,汉广长河横亘天际,乃万古不变之景象。又有流星萤火,星星点点,映照海面。海下有无数荧光,珠蚌开阖,流光溢彩,又有珊瑚通透,火彩非常,照亮条条星桥。
无级海上,无限广阔之地,有传说中的仙宗,据传乃蓬莱道统之发源,名为蓬莱仙宗。相传仙宗山门所在乃是海上小洞天,其内灵气充裕,凝聚成实质;又有天气元气,充盈各处,滋养万物。蓬莱仙岛应天数而生,成北斗南府之形,构星斗之数、行天地之运,乃大气运之所在。只是其山门过于隐秘,又有大法力加持,天道庇护之下,无人可窥得其中真境界。
唯天台之战,天下各大势力均展现于众人面前,乃至蓬莱仙宗当得起真正仙宗之名。一门之内,竟有四位帝君占据四座天台,一战之中,更有帝君相助。众人相持,蓬莱掌门不仅斗败天外天中陆地神仙隐老,更在战斗中直接破劫而出,踏入地仙境界,乃成真正天下第一人。由此一战,众人始知这蓬莱仙宗的底蕴和跟脚,更有不少曾有幸跟随蓬莱掌教真君浏览仙府景象的神君口中得知,那蓬莱仙宗当真是神仙府地,其中神君乃是寻常,帝君亦有不少,更有无法窥探修为的高人存在,乃是不输天外天的庞然大物。
只是这传言究竟是传言,无数传说之后,竟生出更多的奇话来,众口交错中,又失了蓬莱仙宗的真面目。又说那处不过尔尔的,也有说那是非帝君不得入内的,有说那是真神仙所在可以求道的,也有说那里乃是凶险之极的禁忌之地不可入内的。
这许多传言,流传数百年,修饰者无数,鼓噪者更多,待得今时今日,终于迎来了令无数人得以窥探蓬莱仙宗真面目的时机。
蓬莱掌门和蓬莱掌教,两位真君的合籍大典之时,便是蓬莱广开山门,容许所有贺礼仙家修士拜访之日。
入得蓬莱方知传言不假,览得蓬莱才晓流言失真。
蓬莱仙宗,当得起仙宗二字。神仙福地、仙门道宗。
无数神君身处其中,只觉得自己渺小无比,那蓬莱之中一个个知客弟子都是凝神修为,直传弟子个个都是出类拔萃,至于那十数位岛主,便是无法窥看判断的世外高人。众仙家之中有不少知晓那上古传说中的仙朝,传闻中便是帝君便是寻常,地仙也不过尔尔,至于神君,只怕都是不够看的。推此及彼,谁知这蓬莱仙宗的底蕴到底如何?
看不出、看不透、看不懂,便是蓬莱,便是正宗。
有好事者大门大派,自持身份打探那蓬莱掌门的修为,却不知为何个个回来之后噤若寒蝉不予多言。众人初时不觉如何,待得大典之上,得以一睹真容,方知所谓不可说乃是真正的说不得。
修为深如无极海,广若无限天,乃是真正的不见边际,不知深浅。看似寻常一凡人,又似天地一巨擘。仿佛跨过了天地因果,走过了阴阳轮回,乃是回归本源之真我。
不仅那掌门如此,那掌教真君亦是不差,两人并肩当真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
那大典之后又三天,便是开坛讲法三日。
第一日,掌门和掌教辩法,机杼无数,言语中处处珠玑,天数玄奥,只需明了一分,便得好处无数。
第二日,掌门讲法,乃真正道统传承,上古道法,当真是玄之又玄,不可通说。
第三日,掌门答辩。三日中听讲者但凡有问题,均可问,均有答,乃是真正的大道开坛,授业无数。
三日之后,贺礼之人依旧可以在仙宗内停留一月。蓬莱仙宗在十三岛外用大法力另辟一处天地,乃是无数小岛屿星罗棋布占据一方海天,各门各派亦或者散人均可选一处落脚,一切待遇如旧,一月之内,可在蓬莱内参观、辩法、论道,来去随意。
莫道如此显得不够谨慎,须知整个蓬莱内外均有地仙法力维护,而蓬莱掌门据说乃是阵道合道,如今更是贴合天地大道,感悟法则之力,在其道场之中,即便看起来松垮却应知乃是无限玄机不可违逆。至于若是犯了禁忌又当如何,自然已经有人做了示范,足以令人警示了。
如此一来,蓬莱掌门的合籍大典历经三日方才真正落下帷幕,后续的安排处置都交由门中二代弟子之首的景枢处理,又有数位岛主协助,虽说忙碌无比却也算井井有条。
至于那掌门和掌教,当真是再也见不得天人真容。

时值第三日入夜,蓬莱之内依旧灯火辉煌,明珠耀目,流光挥洒;上有银河灿烂,下有鲤鱼吐珠,胜景处处,绝色无数。喧哗吵闹于外,静谧宁馨于内。张清麓就这么静静的坐在洞府之中,手中一卷书册,倚着暖玉鎏金蕴彩的高背座椅,借着明珠下一抹摇曳的烛火,看的聚精会神。
“我在外头快要被人逼死了,你倒好,逍遥自在。”
一人不知从何处而来,身上大红道袍依旧,法力凝汇成符文,流转天地之神韵,和张清麓身上的乃是一套,此刻一步跨过阵法阻碍,入得洞府之中,站在张清麓跟前。
“倒是辛苦了,”张清麓也不起身,只是抬头与他笑笑,道:“我还道你今日未必能回得来。”
“第三日若是还不洞房,只怕要被新娘子打出去。”
来人正是程钧。
“又不是第一次拜天地了,也不差你这一日两日的。”
张清麓一脸可有可无的样子,手中书卷仍不放下,似乎是有些恼程钧打断了他看得正入味的时候。
他们两人经历凡尘一番劫数又有之前无数次协商又推翻的事情,如今说这不是第一次,倒也不是虚言,只不过,这是唯一一次成礼并昭告天地的大典。
程钧知道他乃是说着玩,却也装出几分不悦的样子,伸手将他书册取走,道:“清麓这模样,我还道你是嫌弃我了?”
“哪里敢,”张清麓抬头,笑意凝聚在眼角眉梢,道:“乃是体谅掌门过于劳累了,不得已而为之。”
“不可不可。”
程钧摇头晃脑,正想说哪里有劳累,突然反应过来,张清麓这乃是笑话,应得乃是那人间的时候,两人张罗旁人的婚事,程钧时候说了句比自己成亲都累,如今不过是给他换回来而已。
“如此说来,果然还是有所怨怼了。”程钧与他面对面坐下,两人俱是一袭红袍,映衬在烛火之下,乃是应景至极。程钧伸手取过桌上铜箸,将烛火上一点灯芯凝结取下,又挑了挑火光,问:“觉得如何?”
“自然是极大排场。”
张清麓笑了笑,此番大典从一开始程钧便说了要做那天下第一的盛况,与此之前蓬莱闭关近二百年不曾对外有过半分联系。如今宗门打开,果然成果斐然。
“如此排场,不过是应景而已。”程钧笑了笑,“你我乃是这天下顶端之人,若非如此排场,倒也对不起蓬莱仙宗的身份。”
“费心啦。”
“了了之事,倒是景枢累了些,不过我看他也乐在其中,想来也是足够历练了。”程钧回头看他,“你知道我问得不是此事。”
“红烛高照,”张清麓指了指桌面,“礼成,还有酒。”
程钧轻笑,桌上青瓷杯,白玉壶,都是人间的器具,没得半点法器灵力,却因为被地仙一直带在身边,得了灵气润养,也显出不凡来。不过即便是不凡,也不过是凡器。程钧却小心翼翼,斟酒,交杯,一饮而尽。
“到底是派上用处了。”酒杯落下,碎裂称无数片,却依旧保持了完整的形状。程钧道:“大喜之日,当真碎了也不讨巧,如此便可。”
这两物件不过是凡间看重的,当时皇帝赏赐张清麓劝他续弦或纳妾,张清麓推辞了,却留下了这对酒壶杯盏。当时程钧便与他戏言,待得两人合籍成亲,便是用上的时候。如此一语,又过去堪堪百年,终究成真。
既已成真,自然再无用处。程钧不想留着,张清麓倒也无所谓。只是如他所言,大喜之日碎裂了成礼的杯子,倒也算不得什么好是,故而只碎不裂,令其无用,便应了只用一次的心意。
两人已昭告天地,如今乃是真正气运相连,一损俱损的状态,即便说是同生共死也是寻常。
程钧看着那杯子,幽幽叹了口气,为此一日,眼前一夜,他甚至花费了百年时光去探究这天地钟情之道,却不想回头一看,依旧是同样的一句话。
“情之所起……”
“……不知所以。”
张清麓接了半句,笑道:“想不通了?”
“想得太明白了,才发现其实没想明白。”程钧伸手将他扎道髻的发带扯下,揽了指间的长发轻梳,又道:“其实不用想其中的大道理,只需要明白本心即可。”
迷失百年,不过是本心蒙尘。如今洗练归来,却发现问题本质,并非天地所选,而是他自己所定。
“今日之后,”程钧突然将人抱起,“便再无分别。”
张清麓并不言语,他心中早已明了,虽曾有过迷茫,却早下定决心。但程钧的问题并非意外,结局倒是颇为出乎意料,如今也算是守得云开雾散,自然是欣喜的。
灵玉床榻上铺着软垫厚褥,又有神蚕云丝做的锦缎,程钧将人放上去,顺势压了上去。
张清麓由得他动作,顺势也替他解了那一身喜服,却突然问道:“为何是在赤练岛?”
原本合籍之后洞府便在程钧的金鳌岛上,却不想今夜突然换了地方。张清麓收到程钧玉符传讯的时候颇为意外,转而通过传送阵过来,又发现此处也是洞房布置,更觉得奇怪。先前程钧与他说话倒是忘了这茬,现在却想起来了。
被他一打岔,程钧也没什么心思折腾,只是褪了那两件沉重又珍贵的道袍,将人搂在怀里,笑问:“你猜猜金鳌岛上会有什么变故?”
“你……设了什么陷阱了?”
两人心意相通,又互相这么许多年,自然明白程钧的手段。
“别人不说,总会有人想要闹一下的。”
凡人有闹洞房一说,仙家自然也逃不掉,但仙家的手段便不是寻常修士能抵挡的了的。老魔知道程钧有悬空岛在手,哪里不会多做些手段,何况那洞房布置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人参与其中,要说里头没有设计,换谁都不信。
这些设计当然害不到程钧和张清麓,不过是要给他们的喜事添些彩头。偏偏当事人可没这种娱乐他人的兴趣,倒是寻别人开心才叫乐子。程钧自然也设下手段,又让张清麓在第三日从两人私下用的传送阵里去了赤练岛,留给那些闹洞房的会有什么“好事”便不言而喻了。
“要看吗?”
大约是这几日累着了,又有些说话说上了瘾,程钧索性搂着人躺着,手中一道水镜打出落在半空,勾勒出金鳌岛内洞府的模样。
“地下迷阵?”
张清麓一眼就看出那阵法的根源来自于玉山之外的地下迷阵,笑道:“好手段。”
“困他们三天三夜,”程钧笑道:“我们正好可以逍遥个三天三夜。”
仙家时间慢慢,他不急这一时半刻,却存了大把的时光温存。
张清麓心下了然,三日漫长,倒也是真的累了两人,如此正好,同床共枕,一夜安眠。
此后日日夜夜,当有大道逍遥,再无分别。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