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五)  

2017-04-29 22:38:3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没错,小宫主是被人盯上了……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要开第四个故事了。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
存档:
====================
十五、目的为何

那天元道人对于张清麓的推诿之词倒是不以为然,手中请柬往前一推,道:“我来,本意乃是论道。”
见众人都看着他,此人咧嘴一笑,又解释起来:“所谓道法,一家之言,若是拘泥于自身,则永无增进的可能。”
张清麓面色不变,眼神略沉了一分,这人说的不可谓不对,论道本意乃是探讨道法的本源,所谓大道三千,乃是从本源中衍生出来的无尽道途,没有人可以保证看得尽,走得完,唯有互相探讨才能彼此印证,从而发掘更深的道境。故而这天元道人说的确实没错,但仅凭这一观点,就说拘泥自身永无可进,就有些夸张了。
正所谓道法自然,自然乃道本源之无数衍生,道法之说最初并无定型,乃是有大天赋之人,师法自然,从而悟道,然后留下道统,乃成就如今的万千道途。即便不与人论道,也不过是走些弯路,甚至于连弯路都不必有。就好比那些白日飞升、立定悟道的,哪一个不是瞬间从往日种种中感悟大道本意,从而一朝飞仙的?
他这种说法,不过是将那论道的大因果定下,使得自己站在那制高点上再做谈判,目的无非是让人寻不出反驳的话语。
张清麓看了眼秦越,见那人憋着一口气,却没有往日夸夸其谈的模样,也不知道那些伶牙利嘴的能耐去了哪里,只好自己开口道:“道友所言却有道理,但亦非根本。所谓师法自然,道法之理,处处可见,论道是一,悟道是一,在下认为,不分高下。”
“哈哈哈哈,清麓道友是个有见识的,”天元不以为意得大笑了一番,又道:“确实确实,但论道毕竟是互相印证之法,莫说我等,即便是贵派门内,想必也有交流有无之意吧?”
“此乃各门各派常见,自然也不例外。”张清麓点点头,不置可否。
他们这蓬莱,说起来是各自带着修为凑在一起的,但最后无一不是从程钧的天则那里得到了好处。所谓手中有着半本道藏,连看懂看全看透都是个麻烦事情,还要就此论道,说出来实在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嫌疑。不过这些事情乃是门内私事,不足对外人道也。
天元道人见他点头,便接着说道:“不瞒道友,我与世隔绝许多年,一门心思自我参修,待得如今也算略有小成,不想出关之后天下格局已变化,而我就仿若下里巴人不曾见过世面一般,处处摸不着头脑。甚至连那轰轰烈烈的天台之争都未曾参与,着实可惜。”
他如此直言不讳,张清麓当真有些意外,暗道此人既然不拐弯抹角,想必是有十足的把握,才会来此一出。
思及此处,张清麓便更加打点起了精神,道:“确实可惜,若是天元道友当时所在,想来也是耀目异常。”
“诶,”天元闻言一挥手,“清麓道友谬赞啊,要说耀目辉煌,今日看到道友,才晓得何人当得起这等词句。”
张清麓被他说得有些尴尬,示意秦越说话打打岔,却不想那人异常安静,甚至半点都不接茬。张清麓思量这与他寻常样子相差太大,只怕是暗地里被人制住了又或者是被隔绝了神念的感知,乃是失了手了,便也不再寄望于他。转过神来,又听天元已经接着方才的话,继续说了下去。
“原本出关之后听闻那一场大战,当真心驰神往,又听说蓬莱仙宗在此战中甚是蓬勃,原本我还有些疑惑,直到今日见到道友,”天元又上下看了一番张清麓,目光中满是钦慕,道:“当真是人中龙凤,万里挑一的俊才。”
“天元道友当真是好口才,”张清麓此刻神色淡然了许多,举杯与他示意,道:“我倒是颇为好奇,道友若是见到我派掌门,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说来我本来也是为此而来,”天元毫不介意他话语中的暗刺,道:“本来我是断然不信所谓的帝君一战成就陆地神仙的,毕竟那陆地神仙的境界和帝君的修为不是那么好跨过去的。”
张清麓看得出来,天元道人的修为确实已经到了帝君巅峰,离开那陆地神仙的境界确实不远了。但正如他自己所言,看着不远,距离却仿若天地之隔,遥遥无期,离程钧这个踏入地仙境界不久的,可谓是远之又远。
天元话说到这里,见张清麓不曾接茬,心道这人倒当真是个谨慎又仔细的,半点不上钩子,暗中笑了笑,当做不曾注意,喝了一口酒,大声感慨道:“原本想说有朝一日或许能自己跨入那等境界,却不料闭关数千年依旧原地踏步。如今破关而出,却听闻有俊才之秀,已经进入这般境界,心中既有羡慕又有疑惑。毕竟这境界着实说不清道不明,说不得作假也是有可能的。”
他这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变了脸色。有人正要开口,张清麓递了一个眼神过去。他如今久居高位,又在蓬莱素有威名,加上程钧不在从来都是张清麓说了算,倒也是将人镇住了。但这话毕竟是戳到了程钧的脸面上,他也不好不开口了。
故而待得场面安静下来,张清麓才冷了一张斯文面孔,淡声道:“天元道友当真是直言不讳。想来也是不错,道友修为精湛乃我生平罕见,若非我家掌门人实打实的地仙修为在身,只怕被道友这么一吓唬,也要将道友当做是陆地神仙那般的存在了。”
他这话一出,天元道人终于有了些神色变化。张清麓这话不仅确定了程钧的修为,还戳穿了天元自身的修为尚未达到地仙。这恰好是天元道人在外行走时一直未曾被人看出来的。
可惜,他是差着临门一脚,程钧是实打实的,旁人看不出来,张清麓这等天天和程钧混在一起,又时时刻刻有那道法印证的关系,岂能看不透彻?
天元道人经此一句,终于确定这蓬莱确实有个修为比他高的,但到底是不是真的进入了地仙境界,他心中仍存有侥幸。
因为程钧始终不曾出现。
自己这么一个修为高过蓬莱众人的存在出现在他门派之中,蓬莱明明有一个可以给自己下马威的存在,却始终不肯出现,唯一的理由就是那人无法出现。
为什么无法出现?
可能当真如他们所言是闭死关。
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程钧修为其实还没有达到传言所说的那般境界。
原本天元是很肯定,结论应该是后者的。但此刻被张清麓一说,他倒是有些动摇了。
因为以张清麓的修为,应当是分不出他和陆地神仙之间的境界差异,如今他这般确定,解释便是他见过真正的陆地神仙。
想到这一层可能,天元道人心中那极其少许的轻视也收敛了起来,神色中多了一份认真,开口道:“道友所言甚是,正所谓道境无尽,追求得便是不断深入的境界。我困于如今的境地许久,不得已,只好厚着脸皮上门讨教了。”
他说完,见张清麓他们依旧抱有些许敌意,便又扯着嗓门笑道:“诸位道友莫怪,我这人嘴拙,不会说话,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天元道友不必多礼,”张清麓恢复了方才平淡的气韵,道:“道友修为高深,足以开坛论法,来我门中倒是让鄙派蓬荜生辉了。”
“清麓道友说笑了说笑了,”天元摇摇手,“我晓得你们已有听闻,我开坛讲法论道不过是我之前所言,乃是为了印证我如今的修为境界。正所谓道无高下,不过是眼界和想法差异,即便是境界不足的修士,也可能有惊天之语,自然不可错过。”
“如此倒是要先祝贺道友获得天才门人了。”
张清麓拱了拱手,说得颇为敷衍。
天元看的明白,谦逊了一番,又感慨道:“但到底是境界不足,眼界不够,多番论道,唯独让我生出一定要见见那陆地神仙的想法。故而才冒昧上门叨扰了。”
“道友抬举了,”张清麓点点头,“可惜我派掌门闭关,倒是要让道友失望了。”
“何来失望?”
天元抬手对着张清麓从上往下一比,道:“今日见到道友,已是不虚此行。”
张清麓见他这般举止,心中突然生出一些不好的预感来。
果然听天元继续道:“如此,十日后的论道法会,贵派掌门若是尚未出关,清麓道友同行,也是极好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