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四)  

2017-04-27 23:38:0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有点卡文了……TAT
回头换个梗题换换手感再来这个好不好……?_(:зゝ∠)_
顺手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
存档:
============
十四、拜访

两日的时间转瞬而逝,不过已足够让张清麓筹备周详。但出人意料的是,当所有人都做好战斗准备的时候,来人反倒显得异常谦恭。
接到知客弟子通报时,张清麓正在整理方才换好的道袍。闻言挑眉,问道:“只一人?”
“回掌教真人,确实只有一人。”知客弟子躬身回应:“自称天元道人。”
“可通知秦岛主和景枢了吗?”
“已经通知了。”
张清麓点点头,让他退了下去,出了洞府,果然看到有数人在外等候。
“如何?”
秦越看到他的时候,神色有些严肃,手中扇子攥着,似乎颇为紧张。
张清麓淡淡扫了他一眼,目光在他手上停留了片刻,见秦越放松了些,才道:“见招拆招,来者是客,那便招待。”
“若不是呢?”秦越问他。
“我想这个问题,”张清麓笑了笑,“秦天机应当是准备许久了。”
秦越不曾接话,站在他身后,让出主位来。反倒是一旁听了许久的景枢笑着打圆场:“张师叔今日这一身好久未曾见你穿过了。”
张清麓身上乃是一身暗紫色的道袍,铜金色的绣线和紫黑色的滚边,唯有边缘滚着云纹,袖子上用暗针绣了龙纹。总体上算是颇为低调,但在他身上又显得极为大气,也算是费了些心思选的。不想被景枢提起,便愉快应道:“如何?”
“倒也合身。”景枢乃是与他说笑,自然没得正经。张清麓点了点他,也不与他扯皮,带着一行人浩浩荡荡迎接出去。
蓬莱令下结界显现,如光幕从两边慢慢拉开一道出口,其中有浩瀚无边之光,飘飘荡荡包裹着一行人,从蓬莱仙宗内迎接出来。门口那人未曾料到对方乃是以待客之道迎接,反倒生出好奇来,便拿眼去看。那光芒中有人站在云端,气质出尘、温润如玉,当得起一句神仙风姿,又见其身后数人,俱是神君修为,光蕴内敛,气度从容,也算生得或风流倜傥或机敏聪慧,无一不出色,无一不高深。心中免不得暗道一句,到底是蓬莱。
而他在打量的时候,张清麓也是将来人看了个清楚。
那天元道人一身玄青道袍,式样颇为朴素,果真如传言一般,乃是帝君修为,甚至要比他更高出一线。一眼看去如汪洋大海,不可见边际,虽然距离尚远,但依旧可以感受到来自合道帝君的威压,似乎已经到了巅峰。不过也正是因为威压外露,张清麓对他评价并不算太高,这乃是修为尚不能运转自如的体现,此人进入这个境界应当不久。
他背着手,独自站立在蓬莱仙宗门外,仿佛在自家后花园一般自在随意,眼见张清麓他们一行人出来,也不曾露出什么神态变化,倒是面上隐约有几分笑意,似乎是期待已久的模样。
“蓬莱张清麓,见过天元帝君。”
张清麓一拱手,礼数周全。
那人学着他的模样回了一礼,道:“在下天元,见过蓬莱掌门。”
此言一出,蓬莱迎接的众人免不得露出古怪的面色来。那天元道人似有不解,看向张清麓。
张清麓神色不变,淡然道:“在下乃蓬莱掌教。我派掌门闭死关中,无法出迎,礼数有失,还请帝君包涵。”
天元道人意外得露出了讶异神色:“我知道蓬莱掌门乃是人中龙凤,不曾想这等人才在蓬莱并非一人,认错了人,倒是我失礼了。”
他这话说得没有半点架子,甚至可谓是有些不合身份,但偏偏态度自若,语调诚恳,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张清麓心中存了疑问,面上并不展露,只是将那人引入蓬莱。
那天元道人一入蓬莱,便极力夸赞此处精妙,从北七南六的岛屿排布,夸到此处灵气充裕仿若真正的仙境;又从那蓬莱阵法夸到岛上的布置,说这里当真是体现了主人家的品味和修为。
蓬莱众人本是做了迎接挑战的准备,谁想来得仿佛是个不曾见过世面的下里巴人,若非此人当真是修为深不可测,莫说秦越,只怕张清麓都要怀疑情报有误。
“不知掌教真君可否带我一览这蓬莱十三岛?”
天元道人半点不曾将自己当外人,反客为主般得站在那蓬莱梨岛之上,询问张清麓。
“敢不从命?”
张清麓何等手段,见他这模样,便知道此人乃是抱着刺探的目的。不过这目的摆在了明面上,反倒没了拒绝的余地。他略使眼色,秦越见了便偷偷退下,去各处吩咐。天元道人看在眼里,也不曾阻止,反倒是津津有味得听着张清麓介绍那蓬莱十三岛。
“如此说来,蓬莱岛主个个都是精英之才,”天元道人走过了北七岛,站在沧浪岛上时对着两处瞭望不由得感慨,“可惜未曾得见掌门,不知能将这般人才揽在门中的程掌门,是何等杰出人物。”
说到这里,他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失言,又对张清麓赔礼道:“掌教真君莫要多心,即便见不到掌门人,见到掌教真君也是人生大幸。张道友之修为、气度乃是我生平所见之罕有,结识张道友当真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
“天元帝君谬赞了,我和我家掌门相比,自然是云泥之别。”
张清麓拱了拱手,不怎么真心得自谦了一句。
“掌教真君太过谦逊了,”天元道人一摆手,又道:“道友不用帝君帝君的称呼,叫我一声天元即可。”
“恭敬不如从命,天元道友有礼。”
“如此甚好,”天元道人哈哈一笑,又道:“那我便称呼你为清麓道友。”
张清麓微不可查愣了下,他算得上是个自来熟的,却不曾料到会遇到个比自己还会套近乎的,心中一时间有些复杂情绪,说不清楚只好岔开话题。
“天元道友,如今酒宴已经摆下,不如坐下慢慢聊?”
张清麓抬手指了指沧浪亭,秦越他们已经在亭中准备妥当,远远见张清麓伸手指着这里,便行了一礼。
“也好。”天元道人点点头,颇为豪气,“左右要叨扰数日,剩下未曾见过的绝景,过几日还是要有劳清麓道友了。”
张清麓被他一口一个“清麓道友”叫得有些鸡皮疙瘩,竟没有注意到他话中话,直接点点头,便带着人去了沧浪亭。
亭中酒席算不得多么豪华,倒是颇为精致,秦越又请了管水阁来伴奏,更显出风雅之意来。
那天元道人听了一会儿,便点头夸赞道:“如今甚少见到能以音入道的修士,当真是有古朴风雅之意。”
“天元道友好见识。”
张清麓心中微惊,毕竟这以琴音入道的事情,他们自己人知道不算稀奇。但管水阁并未用琴音之道,而是寻常技巧都能让他听出来,此人的修为和眼界只怕要比自己所预估的更高一些。
“不知道友远来,仅备薄酒,还请原谅招待不周?”
张清麓举杯示意,与他对饮。
天元道人道了声无妨,乐呵呵地喝完一轮,才道:“想来清麓道友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吧?”
他手一伸,一封请柬便显现出来。张清麓神色一凝,看到这一手他才明白,原来这请柬竟然是法力所凝结。
“还请道友明示。”
他看着那天元道人,心道,正菜终于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