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二)  

2017-04-25 23:32:3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两章的小宫主正好是我喜欢的模式里的~有感觉到吗~~~
【继续丢一下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十一
存档:
=================
十二、论道本意

那请柬上的四个字苍劲有力,带着古朴和荒凉的意味,若是修为不足之人看到这字体只怕要生出心惊肉跳的感觉来。张清麓却觉得寻常,甚至有些可笑。用这种虚张声势的手法来彰显自己的身份,甚至于送到别人门上去试图来个下马威,岂不是可笑的很?
他手指在那字体上一抹,那上头的威势便削弱下去。张清麓又将那请柬颠来倒去看了几遍,除了请柬内侧下方有个很小的落款写了个“昆天”之外,并无其他痕迹。
“谁送来的?”张清麓有些好奇,顺手将请柬递还给秦越,“倒是不曾听说有这么个人。”
请柬非帝君修为不可开启,上头又写着一定要掌门亲启,故而秦越也不曾见过里头的内容。此刻那请柬上的威势被张清麓破去,便没有法力的阻隔,他打开一看也是倒吸一口气,暗道难怪张清麓方才有那样的反应,当真是好大的口气。
“这请柬乃是今日突然出现在宗门外,”秦越将请柬放在桌上,“巡查的弟子看到了便取了下来,因为你和掌门都在闭关,故而送到我这头来了。”
说起正事的时候,秦越还是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倒也算厘得清:“显然送帖子的人并不打算现身,而是想让我们自乱阵脚。”
“就这点修为,也想让我们自乱阵脚,”张清麓叹了口气,“你们在外行走,是不是太过谦逊低调了?”
这是说他们都让人欺负上门来了。
秦越“唰啦”一声打开扇子,阵阵香气随着他的动作传来,张清麓皱了皱眉,又听他说:“我等是修雅之人,自然不可粗俗。”
“这话你和白万象去说说,他断然有不同的看法。”张清麓嘲笑了他一句,继续说那正事:“可曾查探过?”
“这是自然,”秦越睨了他一眼,“只不过毫无头绪,所以才来寻你。”
“嗯,不是毫无头绪,而是有了点眉目却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了。”
张清麓挑挑眉,想了想道:“你会这般,显然是对方来的突然,而且身份不明,又有些底蕴,不是你们能应对的。只不过去找程钧,却不想他真的闭死关了,不得已便寻上我来了。”
说到这里,张清麓突然问:“这请柬送来几日了?”
秦越愣了一下,顿时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不觉就被张清麓下了套,只好实话实说:“五日了。”
张清麓点点头,之前秦越说早上才发现,又说已经调查过,转而又承认因为程钧不出门才不得已送过来,显然这请柬在手上少说也有三五的时光,只怕那送请柬的人都要寻上门了,才跑来找他商量。
“是什么样的人?”张清麓问他,“可有查过根底?”
“只知道是来自昆仑,”秦越扇子合起来在手掌中敲击,“查过,但是没有半点线索,仿佛是凭空出现的门派,掌门人修为高深莫测,又好大喜功,最爱的事情便是寻人问道。”
“便是这所谓的天法论道?”
张清麓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就算是程钧这个天道的小舅子,也不敢大言不惭说要论法天道。”
“这个倒也有点难说。”
秦越声音不大,张清麓却听得清楚,但他没兴趣和这人抬杠练嘴皮子,便也不接这个话题,转而问他:“那人何时来?”
“咳咳……”虽然知道已经被拆穿,但是被这么直接问,秦越也有些不好意思,清了清嗓子才故作无事般道:“大约二日后。”
张清麓挑眉看着他,虽不说话,但已有不满。
前后加起来也有近十日光景,他们非但没查出个根底,甚至于连程钧那头都没有报送,直到现在没了方寸,才想起来找自己。若说没有不满,大约是不可能的。张清麓冷笑一声,看着秦越道:“我算是明白了,这掌教真君的位子你们是看不上眼的,回头待得程钧出来我觉得得让他把掌门之位给了你,才算配的上秦天机的老谋深算。”
张清麓这话不可谓说得不重,秦越面上变了好几变,才忍住没开口与他争辩。
不过张清麓也懒得看他,伸手将那请柬又拿过来细细查探了一番,才问:“程钧出关的时候这请柬到底来了没来?”
“没来。”
张清麓眼皮向上翻了翻,看了秦越一眼,追问一句:“当真?”
“当真。”一贯装作吊儿郎当模样的秦天机也露出少见的严肃神态:“这请柬,是随着星火落下的时候,一同进来的。”
谈话到了现在,张清麓终于露出一抹讶异,手中的杯子放下,又扫了眼请柬,神念在上面仔仔细细查探了一番,才放回去。隔了好一会儿才道:“细细说一下,越详细越好。”
“星火贯空正好是子夜时分,我前几日隐约感觉星相有些异常,却没推算出个原因,故而那几日一直都在观察星相变化,却不想那星火落下毫无征兆,突然之间便从北方星空闪现,笔直往东,落入无极海。”秦越说到这里也有些后怕,他修行根本之一便是星相,若是星相异变对他的冲击乃是最大的,此刻提起也有几分神色紧张:“我查看之后发现有数枚星火落在靠近蓬莱的附近,虽不如传言中所说落在蓬莱之中,但也相当近了。”
“你们去看了?”
张清麓插嘴问了句,秦越点点头:“小程、白师弟,我们还请了琴老和剑老一同,却没有寻出个异常来。”
说到这里,他看向张清麓,却见后者没有什么表示,便继续说:“我等是分头行动,最后结果却大致一样,唯有琴老捡到了这个请柬。”
“居然是琴老,”张清麓笑了笑,“看来对方对我们的人员还挺熟悉,说起来……”
他顿了顿看向秦越,道:“情报方面一向是天机所长,不知道岛内到底养了多少双面的?”
秦越有些尴尬,解释道:“网眼过密并无好处。”
张清麓不置可否点点头,道:“继续吧。”
“琴老说不清楚怎么找到的,只说从那星火落下的位置去寻找,便看到了请柬,于是就取回来了。”秦越继续说那时的情况,“我试过那上头的封印需要帝君才能开启,岛上虽然人不少,但旁人也不肯尝试。”
那是自然,张清麓心道,上面写着掌门亲启,就算有人想开,估摸着也未必能成功。毕竟除了修为限制,那上面似乎还有一抹微妙的“威压”限制,不是掌实权的人,断然无法打开。但这一层,张清麓未曾告诉秦越,方才将字迹上的威压抹去也是为此。
“此后我派人打探了一番,蓬莱确实有几个宗门曾经受到过类似的请柬,不过没有这么大的动静,都是有人上门送帖子,随后邀请门中掌门或者修为最高的人前去开论道法会。”
张清麓看了眼“天法论道”,忍不住笑起来:“居然还不是一次,当真把自己当天道了吗?”
说完他又摇摇头,否认道:“错了错了,这不是把自己当天道,而是想站在天下最高的位置来阐述自己的道。”
这里头虽然看似相似,但区别很大,论道论道,论的什么道,可是至关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