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十一)  

2017-04-23 23:21: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今天的剧情微妙得写起来略爽……若是看起来不爽,我的锅……
顺便继续推原耽:《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存档:
========================
十一、掌教真君

且不说程钧闭死关的消息在蓬莱道统内产生的震荡和连环效应,即便在蓬莱仙宗门内,都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其实原本并非大事,程钧修为进展极快,闭关也是时常有的事情,这一次闭关的情况也未曾有什么异常。故而一开始身在蓬莱十三岛的自己人都不曾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但很快,就有人将消息传开了。一则是程钧之前出关的时候看起来情况甚好,并没有什么需要继续闭关的迹象。二则他这次闭关乃是匆匆而去,甚至连景枢那里都没有得到任何吩咐。第三点就更奇怪了,张清麓出关了。
张清麓闭关乃是数月之前的事情,他要稳固道基,要重新洗练剑阵,要祭炼阵眼之剑,事情多得很,他手头的桩桩件件都是之前安排下去的,以他的性情和手段,做事情从来只有余裕并无紧凑,因此所有人都明白,张清麓这次闭关少说也要数年之久。何况程钧之前出关的时候,也曾问过,听他的语气,张清麓确实需要闭关许多时日。
但偏偏张清麓出关了。
掌教真君出关应当是个好事,但如今只能算是个还好的局面。原因也很简单,张清麓的修为并未看出显著的增长或稳固;二来他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这两点结合起来,能做出的推论就很明确了——张清麓闭关时间未到,但有不得已的原因,只能出关。
原因为何?
更是简单,程钧闭关了。
程钧为何闭关,原因无人知晓,但旁人不知道,不表示张清麓不知道。虽未公开,但张清麓和程钧乃是道侣关系,这一事实在数位岛主和一些蓬莱元老之间乃是不公开的秘密。若是程钧有事却又不想让人知道,那最有可能的便是张清麓一力承担。
而就在蓬莱众人猜测的时候,无极海上的风声已经开始流传了。蓬莱自有一套打探消息的方法,这里面张清麓的功劳不可抹杀,但更多的事情都是秦越这位前任天机阁去打点的。故而,最早听到这些话的人,自然是秦越。他本就对程钧将事情全部交给张清麓统管有些不放心,此时听到这种风言风语,又见张清麓故作无事般的样子,沿用原来的一套在处理事情,便有些心火压不下去。
秦越寻上赤练岛的时候,张清麓正在看宗门内的一些事情,事情不大,但颇为琐碎,见他来了,点了点头道了句:“我想你也该来了。”
“你知道我来的缘故?”秦越扇子在掌中敲了敲,点点头:“对,你应该知道,我都晓得了的消息你断然不可能不知道,如此说来是真的了?”
“什么真的假的?”张清麓看了他一眼,手掌一抬示意他坐下,礼数不失的倒了杯茶:“不知天机问得是什么事情?”
“张清麓你莫要装了,程钧怎么了?”
张清麓抬头冷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得秦越都有些不自在起来,才道:“我希望你记得在人前称呼的时候千万不要用错了词。”
他原本就出生尊贵,又久居上位,虽说平日里倒也随意,性情内在又颇为活泼多变,但本质上仍有威势,一旦摆出架势来,秦越并不能胜过他的气场。此刻听张清麓这么说,便点点头,收敛了方才的急切,换了语气问道:“不知掌门有何变故?还请掌教真君直言。”
张清麓慢慢抿了口茶,将杯子放下,越过秦越的身形看向远处,淡淡道:“掌门闭关,有何变故?”
“张清麓,事到如今你到底要隐瞒什么?!”伪装了片刻的沉稳此刻也忍不住,秦越心中暗火升腾:“程钧才出关几日,如何又要闭关?”
“他获得灵犀,又有所感,要闭关修行又有什么不对?”张清麓依旧不动气,只是回过头来看着秦越,逼问他:“倒是你,一段时间不见,怎么半点沉着都不见了?若是一直如此,你的天机之道何日能成就大道?”
“你莫要说我修为之事,我的事情我自己清楚。”秦越皱皱眉头,也算感觉到了一些内情,问他:“前几日的火星冲海到底是何情况?”
“若是我没有记错,星相学问整个蓬莱也是你最出色,程钧也曾给过你相关的道法,怎么此刻反倒问起我来了?”张清麓嘴角带着笑,“不如秦天机自己说说,是个什么兆头?”
“哼!”秦越冷哼一声,扇子唰啦一声打开,扇了扇,才回:“星火相冲,入海乃灭,此乃大凶征兆。”
“如此说来,星火落入无极海,乃是蓬莱道统要大乱的意思?”张清麓点点头,“那正好合适你秦天机浑水摸鱼捞一票,可莫要错过了。”
“你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秦越不悦得看着他,“早些年就这样,无论是你还是程钧,总是将事情隐瞒,不肯说出来,到底是觉得我们能力不足还是觉得我们口风不牢?”
“程钧我是不知道,我这里的话,”张清麓表情未曾改变,依旧平静,“大概是觉得说不说都无所谓。”
“原来如此,说到底是觉得我等无能。”
“秦天机太过自谦了,你若无能这蓬莱仙宗门内就无能人了。”张清麓不紧不慢捧了他一句,想了想还是解释道:“程钧那头你不要担心,他有他的分寸,既然是闭关而不是抉择,那就是还有转机。”
他这话虽说得模棱两可,但以秦越的心思哪里听不出其中的玄机。他自认之前的猜测果然是对的,程钧那头因为星火入海的关系而受到了冲击,是损伤还是突破还需要时间来调整,此刻只怕也是危险的。张清麓果然是知道其中缘故但因为一些原因却不能说出来,秦越觉得逼问到这个境地,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既然如此,”他慢慢吐了口气,又喝了口茶,才道:“想来你也该知道之前的那些流言了吧?”
“你是说蓬莱招收弟子的事情还是掌门修为的事情?”张清麓侧转头看着他,眼神中带着打量,“若是蓬莱弟子的事情,我想秦天机应该早就处理好了,若是这些事情都处理不当,想来也实在埋没天机之名了。”
张清麓顿了顿,见秦越脸色有些异常,心中肯定那些流言果然也有他传出去的份。隔了会儿,见秦越不接话,他又道:“若是你问掌门人的修为……”
他停在这里,见秦越果然听得颇为认真,便笑道:“我想那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了。”
“程钧果然只肯告诉你么?”秦越意外的没有追问,而是冷笑一声,“你们在考虑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晓得,若是放任你们这般随时会走的人随意处置,蓬莱的大好前景,未必长久。”
“嗯,”张清麓点点头,“如此便要秦天机多多费心了。”
张清麓哪来的兴趣跟他抬杠,而是直接将问题丢回去,又道:“不过我有句话倒是要说,秦天机的能力和心思我等都明白,也知道你为人断然不会做出对蓬莱不利之事,不过有时候,人在山中,自然看不周全,秦天机莫要被一些眼前事过去人给遮掩了天机大道。”
他话音落下,秦越顿时面色大变。因为九雁山余人的关系,又加上张七回归上清宫的缘故,秦越为了换回九雁山故人也是做了不少小动作。那些事情自然不会妨碍蓬莱的根基,但多少会在外留下隐患。之前那些传言会流传出去也是因此而来,因为挽不回来他索性推波助澜也做了不少事情。本以为不会引起什么动静,未曾料到张清麓近乎直接戳穿了他。
“这事情我和程钧都没什么想说的,”张清麓打了一棍子又给他一个定心丸,转而又岔开话题,问:“你今日来,想来也不是这么简单要问掌门的事情,还有什么正题,摆出来吧。”
秦越这次再未说什么,而是收起扇子,从怀里取出一份请柬来,递了过去。
那请柬做得古朴,上面有封印,非帝君修为打不开。又有数个金色字迹显现在请柬表面,乃是“致蓬莱掌门亲启。”
“天法论道?”
张清麓直接将法力输入,打开一看便笑了起来:“好大的口气。”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