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九)  

2017-04-20 23:27:4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强行撒糖续一章……【继续强行塞原创《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存档:
=====================
九、局面变化

“待得事启,我便要出门。”程钧与他商定了一个大致的计划,又道:“届时入得九方之中,未必能寻出出路来,到时候全仰仗你了。”
张清麓摆摆手,顺势往后一趟,倚在长榻的靠背上,淡然道:“仰仗谈不上,我不过能保你蓬莱不失,至于能保住多久,那就看你到底要闹出多大的阵仗了。”
“阵仗?”程钧嘿了一声,“到时候肯定不是我闹出来的,会有人推波助澜的。”
“你给我个明确的说法吧,”张清麓转头看了他一眼,“需要多久?”
“说实话,我心里没底。”
程钧果然是说得实话,张清麓心中叹了口气,换了个说法:“你能撑多久?”
入得九方开启四界,这事情说起来不过几个字,要做显然是个大工程,程钧自己都不能确定需要多久,显然无论是方法还是结果,他都没有准确的预估。既然如此,只能从程钧自己的根底来计算,看他能在这隔绝外界的世界中保持多久。
“维持本心我是有自信的,”程钧笑笑,这是真话,毕竟两世为人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但需要多少法力,我不确定。”
“说来说去,若是你进得去出不来,岂不是一切白搭?”
张清麓猛地坐直身体:“你若是要丢下这烂摊子,我可不打算帮你收拾。”
“咦?”程钧学着他样子坐直了,挨着他的肩膀,“我以为我走了你会很乐意接手蓬莱的。”
毕竟这蓬莱仙宗除了程钧就是张清麓说了算,若是程钧不在,张清麓正好名正言顺的接手过来,到时候即便这岛上有人不乐意,都未必会反对。毕竟想一想就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
“若是以前莫说一个蓬莱仙宗,即便你要将玄府丢给我,我都笑呵呵的拿下,半点不犹豫。”张清麓野心之大他自己清楚,“但如今,蓬莱已经是众人眼中的香饽饽,你若是不在等于缺了最大的威胁,待得那时,一波又一波的打探和谋划,我连个可以派出去用的打手都没有,岂不是要将自己累死?”
张清麓半点不给程钧面子,见他还面上带着笑,颇为嫌弃:“再说了,岛上的事情你也不是不知道,当真要我接手,自己人都要烦上一阵子。”
“我还以为你早就摆平了他们了。”
程钧言指何人张清麓明白,闻言横了他一眼,道:“我也不明白,数百年都过去了,若说有仇报仇也就算了,不过是耿耿于怀都能计较这么长时间,不愧是专门算计的。”
程钧笑了一声,突然低头吻了他一下,在张清麓反应过来之前又拉开距离,这才宽言道:“待得此次事了,我们还是举行合籍大典吧。”
“……为何突然说这个?”张清麓面上泛出些红晕,隔了会儿才褪下去,“我方才说的乃是正事,你到底在想什么?”
“想解决的方法。”程钧索性伸手将人搂在怀里,一同往后倒下,靠在那长榻的后背上,这才道:“蓬莱也好、玄府也罢,此刻脱手唯有交给你我才能放心。”
“这话说得不像你了,”张清麓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手中蓬莱令闪现,在半空中投射出蓬莱十三岛的模样来,“这蓬莱乃是我等心血所在,莫说你不舍得丢弃,我也不舍得。”
程钧伸手接过蓬莱令,将其中第二套阵法的作用暂时封印,又取了一块空白的玉符,将那套阵法拓印进去,交给张清麓:“我走之后,若无意外,你大约会被当做最大的目标,待得那时说不得要吃些苦头,此事乃是我的错,等过了这一出,必然补偿你。”
张清麓将那玉符收入怀里,才道:“罢了吧,这等小事算什么,何况这性命当初都是你捡回来的,即便还给你又如何?”
“话不是这么说的。”程钧手紧了紧,将人环在怀里,“彼一时此一时,当时可谓是利益共同,如今……算是我的私心吧。”
“飞升之路又何来私心只说?”张清麓奇怪:“其实你若是当真昭告天下,说不得还多些助力。”
“多些助力也多些麻烦,到时候使绊子的人必然多于帮忙的人。”
“人心都是贪的。”张清麓明白这之中的利害关系,“可惜没得挑。”
“如今蓬莱表面上看起来颇为平静,甚至一派兴兴向荣的模样,可蓬莱的根基不稳,顶端力量一旦除去,后继便无什么架势了。”程钧分析利害,“上清宫这头,若是你开口,张七前辈应当是可以相助的。”
“可惜你信不过他。”张清麓揭穿他,“更何况,他并没有什么名义上可以出手的地方。”
流言已经传开,说蓬莱挖了上清宫的墙角,也有消息机敏的晓得张清麓和张七乃是父子关系,若两派当真是守望相助倒也罢了,可从底下弟子的态度来看,彼此之间敌意颇重,若是要张七帮忙,显然不合情理。
“昆仑地势广大,道统甚多,大多也忙于内乱,并不愿意顾及蓬莱道统的事情,”张清麓继续道,“何况从昆仑的角度来说,你也算不得什么好的合作对象。”
“你是说天外天?”程钧无声笑了笑,胸口微微起伏,“这大概就是最大的问题了。”
“我还当你忘了此事。”张清麓觉得躺着舒服,干脆整个人落在程钧怀里,问:“你当真觉得他们没有后手?”
“怎么说呢,若是当时是隐老获胜,那我等帝君死了也是白死,”说到这里,他冷笑一声,“但因为我赢了,那就要另说了。”
“你若当真是地仙修为,那也罢了,可这修为若是可以夺来想来也能夺走,自然就不能这般轻易的了结。”张清麓替他说完,“如此一来,又绕了回去。”
“说起来,最初这个流言从何而来?”程钧突然问道:“可有根源?”
“流言若是有根源,那就不叫流言了。”张清麓摇摇头,“都是成了精的,哪里会留下把柄。最初的时候是那些争夺道玄果失败的帝君里传出来的,我又不能一个个查探过去,只能随他去。”
若是神君张清麓倒还有办法,但都是帝君,一两个还好说,人数一多即便他有办法也应对不过来,只能不了了之。
“你可是觉得奇怪?”
“是,”程钧点头,下巴搁在张清麓脑袋上,“所谓空穴不来风,除非当真有这类功法,否则何出此言?”
“……!”张清麓猛地一下坐起来,回头盯着他看了半天,问:“若当真是有,你觉得会怎么做?”
“若是你,你要如何?”程钧反问。
“自然是将你一个人引出来,想办法做个陷阱让你不能反抗,羁即便只有一瞬间,也至少让这功法可以发动,抽取你的力量。”
张清麓脑内转的飞快,又道:“若要从困住地仙的角度来说,即便是我,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是时间长短问题。若这功夫相当了得,只需要困你一瞬间,那就很好理解了。”
“所以说无论是那种情况,对方都不会只看不动手,”程钧点点头,“无非是机会而已。”
“你待如何?”
张清麓也被调动了兴趣,颇为有兴致的看着他。
“我要闭关,然后出门。”程钧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清麓,“你要态度积极些,显出急迫来。”
“这是要引蛇出洞啊,”张清麓了然,“若是有人寻上门,看来也只能我一人走了。”
“没法摆排场了,我也觉得有些可惜。”
他说完看了眼张清麓,两人从彼此的目光中读出了算计和期待,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