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七)  

2017-04-18 22:24:0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厚颜无耻推一下原创《谁说身边没有鬼》
前文:
存档:
==============
七、空灯流转

张清麓闻言摇摇头,他确实不知,此事无从听说,乃是从程钧这边初次所知,只是他毕竟是有见识摆在那里,又有灵慧,一瞬之后便想起来,问:“莫非是你得到的那灯……”
程钧在玄府得到一盏青灯,之后在和隐老一战中众人皆看到从灯中有无尽之火,将隐老整个吞没,程钧此刻说到灯,张清麓便想到了这事情。
“确实是。”程钧点点头,解释道:“不过空灯流转,并非指这盏灯,而是指它的用处。”
他从袖中乾坤取出那盏青铜油灯摆在两人之间,道:“此灯如今已经没了那等用处,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法宝了。”
程钧又摊开手掌,原本隐没的天则再一次显现,道藏摊开在两人之间。张清麓看着那不起眼的青灯突然亮了一圈却未曾再作变化。
“我方才说,道藏只有半本,你可知另外半本去了何处?”
张清麓摇摇头,目光却看向那青灯。
“正是如此,”程钧点头,“仙朝的主人,最后一任仙帝,用了半本道藏换来了这盏空灯,空灯器灵可以近乎无限的将过去重来,只要一次次的重复,终究会有靠近目标的那一次。”
他说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头看向张清麓,出乎意料的对方面孔上并未有惊慌失措的模样,反倒陷入了沉思。
“清麓不信?”
“掌门说的,又有何不信?”张清麓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复杂,问:“我只是在想,仙帝到底是为了什么需要一次次重来?他,失败了吗?”
其实最后那个问题,问出口的时候张清麓已经知道了答案,若是成功了,玄府又岂会成为无主之地,让他们这些帝君在其中放肆?
“失败了,灯灵说每一次都有点偏差,虽然每一次都有进展,但依旧是差一点点,”程钧苦笑一声,“所以仙朝再一次次的重来。”
“我们也在他们重复的过程中?”张清麓有些意外,“是不是我们的存在随时会被抹杀?”
“这倒不是,”程钧摇头,“仙朝乃是无数年前的存在,他们失败了才有我们的存在,仙帝重启的仙朝的时候还未进行到我们的时代,自然不妨碍我们本身。”
“若是他们成功了……”
“便也没有我等,也不会有所谓的天台之战,说不定也不存在天台或封闭或倒塌的情况。”
“听你的意思,莫非仙朝的目的也和天台有关?”
“嗯,”程钧颔首,“我的猜测便是如此。只怕仙帝的目的和我们差不多,重开飞升之路。”
“若是如此,岂不是一开始天台失去了用处?”张清麓不解,“若真是在仙朝的时候天台就封闭了,那他们重启仙朝莫非就能解决?”
“我猜一开始失效的是阵法。”程钧比划了一下,“九方四界的阵法,末代仙帝找不出方法,只能将时间倒退到天台失效之前,只是一次次都失败了,未曾找到方法。”
“只是寻找道玄果而已,如此困难?”
张清麓觉得有些奇怪,他们开启天台无非是寻找到了九枚道玄果,九座天台出世,开启九条通天之路,这其中争斗可谓惨烈,但过程确实简单。
“你觉得道玄果需要多久才能凝结?”程钧浅笑,“道境的存在和恢复,非万万年不能成功,仙帝显然是等不到这么遥远了。”
“如此说来,掌门上一世争夺天台失败,便动用了这盏灯重来了一次?”张清麓已经明白过来,“非仙帝也可用?”
“可以,只要灯灵认可,便可以。”程钧点头,“我有半本道藏,乃是玄府继承人,自然可以动用。”
“如今灯灵何在?”张清麓感觉得到,这灯中已经没有灯灵了。
“死了,或者说被我灭了。”程钧嘿了一声,“你可记得我和隐老一战之后说的话,我关了一条作弊的通道,老天给了我奖励。”
“你灭了灯灵,灭了无限轮回之路?”
张清麓这次是真的有些吃惊了,毕竟这无限重来的机会对寻常人来说可谓是极大的诱惑,都说世上没有后悔药,但若有此灯在手,便等同后悔药在手。
“是啊,”程钧笑得颇为复杂,“可我知道,即便重来一次,我也不可能赢过隐老,时间,是不可逾越的距离。”
程钧回过头来重新看向张清麓,认真道:“这一世我已经做到了自认的最好,何况还有你在身边陪同,若是重来一次,我不觉得能比如今更好。何况上一次的天台来的比这一次晚,若我再来一次,只怕开启的时机会更早,我的时间会更少。”
“隐老修行了无数念头,即便再给你三百年,你也赶不及。”张清麓明白这其中的鸿沟,“所以你选择毁了灯灵?莫非是知道会有天道回馈的功德之力?”
“不是,我当时不过是觉得不可给自己留后路,做不到就死吧,反正再来一次也是做不到的。”程钧耸耸肩,“那天道反馈倒是真的意外。”
“气运。”张清麓说了两个字,又被自己逗乐了,“果然是天道的小舅子,无人可及的气运。”
“如此一来,你也断绝了仙朝重来的机会,”他问程钧,“莫非现在要做仙帝未曾完成的事情?”
“正是如此。”程钧点头,“既然天台已经开启,自然也有办法将阵法还原。何况在我猜测中,仙朝之所以无法完成,极有可能是因为他们重来的次数太多了。”
“此话怎讲?”
“无数次重来,玄府无数次重启,第四界的时空无数次和外界切断后再连接,在一次次的重新开始之后,属于玄府的时空彻底和外界断裂了,他们的世界陷入了一种无数次重复的凝固中,当外界依旧在正常运作的时候,玄府之内的相同时间,有无数的过去存在,造成了错乱。”
程钧怕表达不清,说到此处停顿了一会儿,正要继续,却听张清麓说:“同一段时间里出现了无数平行的过去,原本应该是唯一的过去变成了复数,所以可能的未来就有了更多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又被过去的改变一次次打乱,故而玄府的时空彻底混乱了。”
张清麓叹了口气,感慨道:“当真是天意不可违,即便是付出了大因果依旧不会得到想要的结果。”
“确实如此,”程钧见他看得透彻,又道:“当时我也问了那灯灵,这重复可以无数次重来,那为何玄府如今却留存的东西越发少了?”
“灯灵说他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无数次的过去已经消耗了太多了,剩余的力量已经不足以让仙朝再回去一次了,不过送我回去个几次倒是无妨。”
“看来在你之前,那仙朝的重复已经停止了。”
“大概吧,”程钧遥望远处,仿佛看着过去,“上一世我进入玄府的时候,那宝库中物件充沛,这一次明明不过重复了百余年而已,已经空耗了。在这期间,只怕仙朝已经重启过一次了,只不过我等的时间并非在平行线上,而是延伸线上,故而我只能看到后果,不知经过。”
“若是你在仙朝的时代,应当也是大放异彩的存在。”
张清麓说得颇为真诚,程钧却摇摇头:“清麓不用抬举我了,我等存在和仙朝底蕴,只怕是相差太远了。”
“即便相差甚远,你也要去完成仙朝未完成的事情。”张清麓接着他的话继续道:“如此说来,只能预祝掌门马到功成了。”
“如今情况不同,根据我估算,只要将九方天台开启,连通阵法,将玄府地界和三界联系上,那天台上的飞升通路,应当就能开启了。”
程钧收起那青灯,问:“届时你可愿意同行?”
张清麓愣了愣,未曾料到程钧又问一次,不解道:“我方才说了,容我想一想。”
程钧并未露出不悦,反倒笑了:“我还当清麓听完,就要离我而去了。”
“你觉得我是如此浅薄之人?”张清麓冷笑。
“非也,不过事情过于匪夷所思,你知道后对我有所抗拒也是寻常。”程钧盯着他看,见他神色果然如常,才稍许放下心来。
张清麓听他这般说,反倒点点头:“难怪你一定要瞒着我,这事情若是早年说出来,我断然是不会相信的。”
这话倒是说中了程钧的心思,如今对他而言两人之间最大的秘密就这般平静得揭了过去,反倒远超他所料。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