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六)  

2017-04-17 22:11:1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
存档:
================
六、第四界

“你知道第四界在哪里?”
张清麓何等心思慧敏,此刻听程钧这般说,心中便已有推断,他道:“你说要出一次门,莫非是要直接去找那第四界?”
“与其说是要找,不如说是想办法开启四界之间的联系吧。”程钧点了点桌上的四界图,又将其中阵法轨迹标示出来,问:“你觉得如何?”
“与其说是四界不出,不如说地第四界尚未被纳入阵法。”张清麓看的分明,但说完却又推翻了自己的说辞:“不对,若是不在阵法之中,又如何被阵法开启?”
“嗯,就是这个问题。”程钧笑了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他停顿了一会儿,重新端回茶盏,抿了一口,才继续说:“我灵犀所感受不过是一道意识,这意识是真是假已经无法确定,但我觉得是真的。”
“不是天机?”张清麓听出了几分端倪。
“是天机,也是意识。”程钧笑,“不过这意识到底来自何处,我也存疑。但无论如何,是天机。”
天机者,天运一瞬的机会,来自何处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抓住,对此,程钧是很有心得的。
“所以我的猜测是,这第四界已经出了,不过因为尚未进入阵法之中,所以众人不得其门而入。”程钧说到此处,眼神忽闪了一下,又说:“说不得已经入了,不过是不知道如何使用罢了。”
“我本以为,第四界可能是仙界,不过如今和你说下来,心中反倒又有了想法,这第四界应该不是仙界,而是让这个世界的人能够飞升入仙界的条件之一。”
程钧看了眼张清麓,见对方沉吟不语,问:“清麓有想法不如直说。”
“我也是一个猜测,”张清麓有几分迟疑,问:“你当真觉得第四界已经开启了?”
“心中一个念头而已。”修为到了他们的境界,心念所起必有因果,程钧这么说,基本已经是确定了。
张清麓点点头:“那好,我也有个想法,不过是一个猜测,若是错了,掌门笑笑就算了。”
“诶,莫说莫说,”程钧递过去一枚白玉牒,道:“我等一同写下来如何?”
“这般卖弄。”张清麓嘲他一份,倒也接过那玉牒,手指往上一点,已经落下字迹。
“一同吧。”
两人抬头,几乎同时说出口。
两枚玉牒摆在彼此的手心,淡淡的白光镀在上头,各自显示两个字:玄府。
“果然如此。”
程钧长叹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心中一份重担般,看向张清麓的表情也是轻松了许多:“不愧是清麓,只是听我说,便有这般推测。”
“与其说是我的推测,不如说你一直在诱导我这般揣测。”张清麓摇摇头,“我只是不解,为何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非要绕这么大个圈子说?”
“清麓曾问过我,为何知晓这么多事情。”
程钧不回答,突然说起不相干的事情来,“那你可知,我传承为何?”
“如此说来……”张清麓面上减淡了一份血色,异常虽一闪而过,却还是落入程钧眼中。
“正是,”程钧替他说完,“我的传承来自玄府。”
“当初道祖泊夜得三页道书而成就灵山道统,其中虽有夸大,但到底是事实。”程钧笑得意义暧昧,“而玄府道统,则有半本道藏。”
张清麓倒吸一口气,虽说动静很小却听得分明。
“我一直不说,不过是觉得难以解释,不过如今你已经进入过玄府,当知那是仙府遗址,传承自然不同凡响。”
程钧见他面色不佳,伸手拍了拍张清麓的肩膀,索性换了个位置,坐到他身侧,两人并肩坐在榻上,盘膝相对,程钧伸手,小指上天则阵展开,一本道书浮现于掌上,正是那半本道藏。
饶是张清麓心性坚毅,乍一见下依旧是变了脸色。他就算知道程钧传承不同寻常,也断然猜不到他居然是仙府传承。
“那……那为何……”他一句话说不完整,非是惊吓而是一下子知道了太大的秘密,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是想问为何我不直取玄府天台?”程钧笑了笑,说了第二个要紧的秘密,“上一世,我便是在玄府天台之中等着。”
张清麓猛地瞪大眼睛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程钧伸手握着他的手掌,张清麓下意识缩了一下,却没有抽回手,只是那被握住的手微微发颤,显然是还在消化这消息。
“这事情说起来复杂,你姑且听听。”程钧盯着他看,见对方没有什么抗拒之意才继续道:“这一世和上一世差距很大,何况与我而言,玄府天台并不重要。故而这一世我着重于建立蓬莱,为得是避免孤军奋战。”
“我等……”张清麓嗓子有些干涩,声音也显出低沉来,“俱是你的棋子……?”
“不是,”程钧果断否决,“我对你并无虚伪,俱是真情。”
张清麓闭了闭眼,也不说是否相信,又问:“为何?”
“若是此刻不说,只怕未来也没有说得机会了,”程钧神色甚为决绝,“若是拖得更久,只怕待得将来你知道了真相,也是一般的推测。”
什么推测?
将自己当做程钧的棋子的这个想法而已。
程钧自然知道说出来的后果,但若是不说,后果依旧存在,甚至会更为严重。
“你是……夺舍?”
对于当下的人而言,理解程钧的上一世和这一世着实有些困难,程钧也不打算多说,只是摇摇头:“并非如此。”
“我还是从头说吧。”程钧微微皱眉,“玄府道统为仙朝道统,集万法根本,原本是无上辉煌的存在,为何会消失在漫长的时间里,这一点谁都不知道。我上一世误打误撞进入玄府之后,再无机会出来,得到那半本道藏,研究道藏,修行再修行,已经成了所有,和这一世一样,我的时间很紧迫,但最后还是输了。”
程钧说的含糊,张清麓听得更不明白,但即便如此,他都能感受到程钧那寥寥数语中的紧迫和身不由己。
“因为输了,我并不知道上一世的天台之后是如何情况,”程钧视线看着遥远的地方,并没有焦点,“所以对我而言,玄府不过是一道传承,并未想到其中可能的秘密。更何况,这一世进入玄府之后,已经大不相同了。”
“如何不同?”
张清麓想起来,程钧进入玄府之后确实有些异常,当时那表情并非是单纯的惊讶,而是有着缅怀的。只不过彼时情况紧急,所有人都未过多留心,他当时更是一心一意要对泊夜复仇,自然不曾察觉异常。
“东西都不见了。”程钧嘴角往下弯了弯,解释道:“上一世的玄府道统可谓是遍地宝藏,这一世却仿若空房,这其中的异常,你可知道是为何?”
张清麓摇头,他并未见过上一世的玄府,又岂能知道这一世的区别。
“道藏不存,宝物不见,”程钧神色存着一分忧色,“我当时进入的那个地方原本应当是仙朝一处宝藏库,却不料上一世塞得满满当当的东西,什么都不见了。”
“为何?”
张清麓听得入迷,不由自主的便问道。
“因为历史变化了。”程钧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即便历史重演,发生的事情也会有所改变。”
“重演?!”张清麓仿佛听到脑中一声轰响,惊道:“再来一次?!”
“是。”程钧点点头,终于解释了何为上一世何为这一世,他问:“你可知空灯流转?”
=================
继续推一下原创《谁说身边没有鬼》
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