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四)  

2017-04-14 23:31: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文:
存档:
============
四、各种巧合

张清麓笃悠悠得喝了口茶,又拨弄了一下一旁香炉里的香灰,随后才转过来继续方才的话题。
“你可知道最初是怎么个说法?”
他语调中带着一点看笑话的意思,程钧转瞬便明白了。
“蓬莱藏私,收徒是假,收集有前途的弟子是真的。”程钧摸了摸下巴,顺着这思路往下:“让这些天赋弟子失落在蓬莱,好让蓬莱不仅保持了第一宗门,也能让旁的宗门没有前进之路。”
“要说掌门怎么不是人精呢,”张清麓忍不住笑出声,“这种绕弯子的花样都能猜得这么准,果然是天生的啊。”
“清麓这是夸我?”程钧学他样子,一边喝了口茶一边淡淡道:“若只是这种说法,没个几天就消失殆尽了,毕竟门中不限制尚未正式入门的弟子离开。”
确切来说,蓬莱收徒的事情还是个开始,尚未有全套的议程出来,若是在这期间有人要离去,并无什么阻碍,故而那种说法自然是存不长的。
“当然是夸你看得准啊。”张清麓手指随意在桌面上敲击,语调淡淡,“其后也简单,有人打探出来那些人来自上清宫。”
九雁山是什么地方,估摸着除了极少部分毗邻九雁山地界的昆仑修士,没人知道。但上清宫乃是灵山大擎,泊夜也算赫赫有名的帝君。即便他在天台一战中落败,上清宫也威名不倒,何况泊夜是上清宫的泊夜,上清宫却未必是泊夜的上清宫。如今接任的上清宫宫主也有几分手段,未曾显出乱来。如此一来,这些来自上清宫的弟子的身份就很值得怀疑了。
“有人说,这些人是蓬莱放在上清宫的眼线。”张清麓也不卖关子,“也有人说,这是蓬莱在收拢旁的宗门弟子。”
“眼线这个说法也没什么好用,毕竟九雁山的诸位师兄师姐,修为并不高。”
程钧说的是实话,九雁山剩余的弟子修为最高不过出窍,又不是例如张清麓这般当年还有玄道在身后做支撑,乃是无根浮萍,若用来做眼线,也实在做不得大事。
“不成大事,也有暗子的作用,”张清麓说的也是实话,但他不想和程钧在这点上纠缠,“不过问题不在于此。”
“在于他们乃是蓬莱真正要的人,一入蓬莱便是核心。”程钧替他说完,又道:“你推波助澜了?”
“这话说得,”张清麓没有否认,“若是小风浪哪能让大鱼出现呢?”
“鱼上钩了吗?”程钧好奇。
“也不知道算不算吧。”张清麓丢给他一枚玉简,“这里头是蓬莱道统中较为出色的二十家,至少有十四家都送了人来。”
“这是想看看能不能打入蓬莱核心?”
真传弟子都是极其优秀也极为珍贵的,哪能随意放出来投入别的门派?这些宗门出来的弟子大多是外门弟子,算得上来去随意,但按张清麓给出来的资料显示,这些人的仙骨和道体都颇为出色,若是好好打磨,都是好苗子。
“所以你都收了?”程钧笑笑,立刻纠正过来,“不对不对,你是不会收的,欲擒故纵才是好办法。”
“所以说小程果然是知我心的。”张清麓说了句旧话,和程钧有些心照不宣,“我让人看着他们了。”
“给了好处,又不让入门,便能引出旁人的猜疑,然后你就可以继续部署了。”
“诶,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张清麓不邀功,“口舌是非的事情,秦越比我拿手多了,何况这事情还涉及到九雁山故人,他自然放在心上。”
“……你这是又闹得不开心了啊,”程钧摸了摸鼻子,伸手拍拍他手背算是安慰,“无妨反正也就是要个效果。”
“是了是了,顾全大局来说如此正好,浑水摸鱼才能见到大鱼。”
“那为何又说不知道是不是上钩了?”
“因为虽然有更多的旁宗弟子送上门来,但也没有什么大的打探动静。”张清麓淡淡叹了口气,“所以我又选了些仙骨出色的童儿,让老魔前辈帮忙打磨。”
“没再出来?”
“那是自然。”
程钧点点头,看了眼张清麓:“果然是你本性。”
他早年曾说张清麓乃是搅棍,后来相处久了习惯了倒也未曾觉得有什么问题,如今看他这一手不露声色搅动风云,深感果然是本性难移。
“掌门谬赞,及不得你。”张清麓将那夸奖推辞了,又道:“之后的说法就有些五花八门了。比如说我们将人炼傀儡的,也有说用那仙骨炼器的,有说吸纳外门弟子的修为来补益本门弟子的。如此种种,不一而同。”
“都是冲着我们来的?”程钧挑眉。
“错了错了,不是我们,是你。”张清麓又有几分看戏的模样,“掌门修为大进之时却要闭关,传言你那修为是夺来的,根基不稳,需要消化。便有说法是你需要真人之上元神之下的弟子来将那多余的修为承载,等你吸纳之后再从他们身上取了。”
“好大的功法啊……”程钧装作受惊吓的模样叹了口气,“有没有说蓬莱收纳各门各派的弟子乃是为了博取百家精华,好一家独大的?”
“自然是有的。”
张清麓笑笑,表情随意。程钧了然,这看来也是少不得有人推波助澜。
“一闭关就这么多风声流言的,当真是巧合了。”程钧与他坐得近了,问:“还有什么一同说来听听?”
“别的倒也没什么,老生常谈罢了。”
张清麓又取出一份玉简给他,“这里头记录了从你闭关那日开始来拜访的宗门的信息,多少人,多少批,目的意义,都在里头。”
显然是太多重复了,张清麓有些懒得说。程钧神念扫了一眼,了然于心。
“一日多过一日,当真是辛苦你了。”
程钧闭关,自然要掌教真君做主,张清麓接待个几日倒也无妨,但若是日日来上几批人,来人目的差不多,手段差不多,甚至连修为也差不多,那就无怪于他疲了。
“为何不丢给秦越他们?”
“你当我不想?”张清麓没好气,“他们对选拔门人弟子更上心些。”
程钧点点头,方才也说了,真正收了弟子的都是九雁山一脉,自然是正在忙,只能将这事情丢给张清麓一人顶着。他倒是可以撑大场面的,但是一直撑着拖着,也不是个办法,自然是倦怠了。
“本来是寻了个由头打发他们走了,不过前几日有惑星冲日你可知道?”
他见程钧点头,便继续道:“于是有人说,天显异兆,乃是地仙更替产生的。”
“地仙更替?”
程钧有些疑惑得看着他。
“大约是说你夺取了隐老的修为,故而说你这地仙乃是顶替了隐老的。”张清麓摇摇头,“又不知怎么个流传的,变成这天下只能有一个地仙,夺走前一个的修为,便能成为下一个。”
“如此说来,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已经成了旁人眼中的香馍馍?”
“是不是香馍馍不知道,”张清麓横了他一眼,道:“不过显然不少人打你主意可是真的。”
“清麓担心了?”
“你都不担心,我担心什么。”张清麓有些没好气,不知道程钧要扯这个作甚,难不成还要装小辈耍无赖?
“有人要抢我走,你怎么能不担心?”
要论脸皮厚度,张清麓觉得自己输定了,他瞪了眼程钧,和他揭过这个调笑,道:“你还是准备一下开坛讲法的事情吧。”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要开坛讲法了?”程钧好奇。
“因为天显异象,地仙要出来说明一下才行。”
“懒得理会,拖着吧。”
程钧摆摆手,想了想又道:“说到异象,也是巧了,我出关也是因为感受到了惑星冲日的异常。”
“什么异常?”
张清麓闻言也略严肃起来,问:“灾害?”
“算不上,”程钧宽慰了他一句,“冲日一瞬间,我得到了一线灵犀。”
“天机啊?”张清麓面部的感慨,“果然是天运之人。”
“好说,算不算天机不知道,不过我得出门一趟。”
程钧道:“后头可能要继续辛苦你了。”
张清麓默不作声,隔了许久才慢慢点了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