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二)  

2017-04-12 22:12:2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宫主登场~
前文:
存档:
=============
二、暗潮

程钧与张清麓之间本有些特殊的联系方式,但不知为何,他此刻心中有所猜测,便用了门中最寻常的通讯符去联系那人。玉简闪烁了一下,其上符箓传出身影,程钧眼睛略眯,已经认出那并非是张清麓。
玉符联通之后乃是一道淡淡的光芒,其中有影子投射,从模糊到清晰也不过一瞬的时间。程钧端着架子,看那身形果然是个道童模样的少年,便不做声,沉稳着面容静静地看着那头。那边少年修为不如,自然要等通讯符稳定下来才能看的清楚联系人的模样,见是程钧,顿时显出惊慌的神色来,忙不迭行礼。
“见过掌门。”
程钧认得他,乃是赤练岛洞府之上颇为时受宠爱的近身童儿。张清麓和程钧不同,倒是有几个弟子的,但都不是亲传,反倒有些类似于程钧对于景枢的处置,带入门,指点一番,算是拜在门下但不是真传。程钧曾问他是否有所忌讳,张清麓只是笑笑未曾回应。但他是个讲究人,即便是不收亲传弟子,但身边伺候的童子和门人也是不少,眼前这位便是其中之一。平时为人也是颇为伶俐,做事有分寸,也知道轻重缓急,所以深得宠爱。
可深得宠爱和妥帖信任又是两码事,程钧当初被张清麓当心腹培养,晓得张清麓对真正重用的人反而不是这般态度,便点点头,用颇为客套疏离的语气问他:“掌教真君可在?”
张清麓必然是分不开身的,否则不会将这门中联系用的玉简交托童子保管。即便是不怎么重要的通讯符,也是一道信息手段,交出去,少不得有些麻烦。故而,这道符箓并不用来联系要紧事情,所以程钧认为,张清麓此刻至少在表面上,是“不在”的。
“回禀掌门,掌教师祖闭关了。”那童子躬身行礼,有礼有节道:“掌教师祖闭关时曾吩咐,若有事情可留下讯息,待得他出关之后即刻联系。”
程钧点点头,张清麓说的肯定是“如有要事”,而这童子故意改了,显然是知道自己这头得不到什么消息的,便也不甚在意,只是颔首道:“你倒是仔细,无事,我就看看清麓这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待得他出关了,与他说一声,说我已经出关。”
“是。”
那童子始终不曾抬头,又恭恭敬敬行了一礼。程钧挥挥手,便收了那通讯符上的法力,回到自己洞府。
他方才有件事情在考虑,如今倒是有了肯定的答案。
张清麓送来的玉简偏偏不单独留下,而是交托景枢传递,想来便是不要惹人注意的意思。而他自己洞府之中,明明应该是在蓬莱颇为忙碌的时候,却选择了闭关,且不论真假,也是一个抽身而出的态度。若是往日,程钧免不得要起疑心,怀疑他是不是又要走了。可前些日子闭关之前才敲定了彼此的态度,张清麓也不是出尔反尔之人,自然不是这个原因。
撇开了个人因素,那只有一个可能,他被盯上了,或者是程钧被盯上了。
无论是哪一点,他们两人代表了蓬莱的最高阶层和最强力量,若是不查探个清楚,张清麓是必然不会安心的。
这一点,程钧也一样。

“清麓。”
程钧对外吩咐了一声,闭锁洞府又设下新的封禁,这才用蓬莱令上特殊的通讯阵去勾连张清麓手中那块。
果不其然,须臾之后便看到蓬莱令上浮光一闪,便有张清麓的声音出来:“掌门出关了?”
声音听起来轻松惬意,想来没什么大丨麻烦。
“嗯,我出来了,不过听说你闭关了。”程钧轻笑一声,有些调侃的意味。
“唉……”张清麓果真在那头故作叹息,道:“自然是闭关了,掌门如今联系的可不是本尊啊,乃是一道留存的神念而已。”
“罢了吧,”程钧忍不住笑出来,“蓬莱令若无你我法力发动,便用不得这道阵法,这可是我设下的,做不得假。”
“……今日才知道你如此无趣。”
张清麓在那头嘀咕了一声,然后那蓬莱令上光芒大盛,传出来的影像来,对程钧点点头道:“确实闭关了,所以你现在联系到的我可不寻常啊。”
“既然如此,那边不寻常吧。”
程钧也不揭穿他,见他果然一切都好,便问:“我过来可方便?”
“这偌大的蓬莱都是你的,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张清麓摇了摇头,闭了闭眼,道:“莫要惹出动静。”
两人洞府之间有特殊的传送阵,最初的用途谈不上什么光明正经,不过时间久了倒是发现了其中的便利和优势,便长久留存了下来。本以为不怎么会用到,却不想如今使用的频率反倒比当初来的更勤快了。
程钧应他所言,在自己洞府之后悄悄启动了那小型传送阵。只得一人进出的阵法,落脚之地也是张清麓位于赤练岛的洞府之中,与程钧选的位置差不多,俱是寝宫之内。
“恭贺掌门出关,修为一日千里又有精进。”
说着道喜话的张清麓半点看不出正经模样,乃是略有些歪斜的倚在一旁的长榻之上,整个人带着几分懒散的模样,长发只用一根发带挽在脑后,靛青色道袍显得略有些朴素,此刻见程钧来了也不起身,只是放下手中的书卷,略作拱手,便当做行礼了。
程钧见他这模样有趣,笑着给他回礼,又道:“打扰了掌教真君清修,乃是大大罪过了。”
“诶呀,我跟你到这蓬莱,数百年来,何曾有真正一日清修啊。”张清麓摇摇头,略作感慨:“掌门这话说的,乃是指责我没有尽本分了。”
“清麓这顶大帽子,我可带不动啊。”程钧学他样子摇摇头,走上前去,坐在长榻另一端,隔着中间的矮几,道了句:“看来是真的怨我了。”
程钧自来熟的取了他的轻云暖玉壶,又拈了个杯子给自己倒了杯茶,道:“好茶,果然是清麓这头的茶好。”
“这茶叶乃是上一次你从陆师姐的岛上取了她刚冒芽的先天玄种古枞,着景枢的丹药炉子里炮制出来的,自然是极好。”
张清麓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其实程钧哪里分得出是哪一次送来的东西又或者是张清麓自己备下的玩意儿,夸他一句不过是因为欢喜眼前之人,自然被那人多说几句也没什么坏心情。
他问:“如此看来,现在是当真有些麻烦了?”
“你看了玉简了?”张清麓点点头,“显然也是明白了。”
“大概有些眉目,不过到底是如何?”
“说来也简单,蓬莱开门收徒乃是寻常正经事情,”张清麓道,“可是若这徒弟都是来自别的宗门,就有些不妙了。”
开门授业乃是传承门派的最佳方法,但若是弟子都来自别门别派,自然就要另当别论了。
“都是如此?”
程钧果然表情严肃了许多,看着张清麓道:“慢慢说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