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九方四界 (一)  

2017-04-11 22:17:0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新坑开挖,我争取做日更2K。
顺便推原创,一个不算吓人的鬼故事~
存档:
====================
一、风起

无尽之海名为无极。无极之海不可见四极,有灵机无限,缥缈无形,遍及无极海上,凝成岛屿,星罗棋布于海面之上。其中有仙宗以蓬莱为名,领无极海上道统一脉,坐定正宗渊源,行正宗之事。其岛屿名为蓬莱瀛洲,乃上七下六,成北斗南府星斗之数,暗和天地正义,乃为门中跟脚所在。
蓬莱仙宗一脉原为传说,数千年不见其踪迹传人,然忽有一日,天劫凭空临世,乃应天台出世之征兆,蓬莱一脉又顺应天台出世之意气,开辟小天地洞天之门,乃昭告蓬莱道统,自称仙宗正统。初时不彰,门中弟子行事低调却有手段无数,待得临天台之争,有无数仙家或受蛊惑或受人诱导,纷纷寻去蓬莱,索求蓬莱天台。仙宗一反常态,乃开门迎客,仅掌教真君一人,风姿卓绝,手段玲珑,以个人之法压众人之势,开局破局,均为一道。正视听,行大道,乃正蓬莱宗门之根源,站定正宗之位。
此后天台一战,蓬莱独占四座天台,门中四位帝君迎战,轻松斗败昆仑、灵山道统帝君。又有蓬莱掌门,以帝君之力迎战那传说中陆地神仙,天外天隐老惜败,蓬莱掌门程钧斗战时独得天眷,突破帝君门槛,踏入地仙境界,独得天台之战鳌头,乃成真正天下第一人,而蓬莱仙宗也因此,稳坐众宗门之首,莫说蓬莱道统,即便是灵山道统、昆仑道统,无论修为,地仙之下,均是一视同仁。
道统之下凌绝顶,也因此,蓬莱清静不再。

“恭贺掌门出关。”
金鳌岛上掌门洞府之中,有道童在门外守候,忽觉灵犀一动,面前站着一青年,容貌绝美气质卓绝,正是程钧,慌忙行礼。
俊美青年点了点头,随口问道:“可有什么事情?”
“掌教真人前几日来过一次,见掌门未曾出关便说无事又回去了。”
道童行个稽,回他:“掌门可要去见掌教真君?”
“嗯,再说吧。”
程钧似可无不可,含糊了一句,转身吩咐道:“去将这些时日积累下的简书送来我看。”
他这一次乃是小闭关,突破地仙之后又好生忙碌了一番蓬莱的事情,待得又有时间,已是大半年之后。出于稳固修为考虑,加之另一方面要研究一下空灯流转之事,程钧决定闭关一段时日。当时门中大事均已落定,其他事情张清麓理得清楚,闲杂事务又有秦越等人相助,倒也不用惦记在心上。至于金鳌岛,程钧有心磨练一番景枢,自然将岛主的事务交给他处置。此刻让道童拿来的,便是这岛上的事情。
数枚玉简静静的悬浮于桌面上,青玉玄岩打磨的桌面如镜子般反射出那玉简的影子。法度之上又有精进,显然景枢也有所进步。
这小子怕程钧当面考量他修为过不了关,便用这讨巧的手段来应对,也算是有机变的。不过他的道行落在那炼丹之上,乃是另一重大道。蓬莱之中修行此路的除了他还有当初的丹阁陆令萱。只不过比起依旧停步在出窍期的陆令萱,景枢的未来倒是更为清晰了。
程钧坐在桌旁横扫了一眼,简中大多是岛上日常事务,景枢本就是个聪明孩子,自然没什么差错。他神念一扫便已经将大多数事情了解个清晰,唯有其中一枚,程钧犹豫了一下,伸手拿过,又将神念潜入细细看了一番。
这枚玉简确实是景枢送来的,但内容却是从张清麓那头传来的。说的是如今蓬莱之上实力分布。
蓬莱道统虽用蓬莱二字,但本质上来说乃是无数散人自立门庭,只要有道便可传下道统,并无什么派系之争。程钧之所以要占据一个蓬莱正统之名,一则乃是为了天台一战中蓬莱瀛洲天台的归属之争做一个师出有名的提前立意;二则也是为了虚张声势凸显门派气概。
彼时他们修为不足,正如张七第一次到蓬莱之后所言,他们行事遮遮掩掩,不过是为了撑门面也为了扬长避短,避免让人发现蓬莱瀛洲真正的底气。但如今,程钧乃是真正的陆地神仙,门中又有帝君数人,神君更是数十人,要说底气,那是真正的高人一等,也是傲气十足,自然不需要这所谓的派系统帅。
由此,无极海上的蓬莱道统依旧,蓬莱仙宗立了正统之名,却不行统御之事,只是应天下要求,开山门纳弟子,要做那长久的正统传承。
此事早就交由张清麓去处置。他本是灵山上清宫道统的传人之一,自幼在泊夜的思想下,有那高高在上的野心,也有那天生驾驭人心的手段,更有那处理无数俗务也不耽误修为的心性,如今更是有足够开山立派的修为,做这等传承门派控制人心的事情,自然是手到擒来,不在话下。
但偏偏此刻传闻过来,也是因此而出。
张清麓在玉简之中说得并不分明,但有几件事情倒是非常明确:一则,蓬莱收徒之事需要正名。二则,蓬莱需要立威。三则,程钧需要显传承。
这三件事情看起来乃是分立的,但程钧知道张清麓从不做无用之事,放在一起说,定然是背后有了一些特殊的迹象,让他生出防备来。
“童儿,”程钧唤了一声,问:“这枚玉简何时送来的?”
“昨日和那几枚玉简一同送来的,”那童子说完,想了想又道:“景枢师叔亲自送来的。”
程钧不着痕迹略挑眉,他原以为是张清麓前几日来的时候送来的,却不想乃是让景枢送来。这里头,玄机就大了。
“景枢呢?”
“景枢师叔这几日忙着岛上入门弟子选拔的事情,和几位岛主正在忙着,他说了没法到掌门师叔祖跟前伺候,是他失了晚辈的礼数,日后会来掌门师叔祖跟前领罚的。”
那童儿一口气说完,程钧便忍不住笑了:“他倒好,如今也是皮厚了。”
景枢本就心性极好,若非幼时遭遇凄惨,只怕更要活泼出挑。即便如此,如今跟着程钧久了,也没什么分寸的,旁人不敢招惹的人,他也敢多说几句玩笑话,乃是仗着门中最厉害的这位不会拿他如何。
“旁人可还来过?”
“回掌门,诸位岛主都忙着手上的事情,晓得掌门闭关,没来过。”
程钧点点头,暗道如此更显出怪异来。张清麓也是知道自己闭关的,为何要特意来一次?
“我晓得了,你下去吧。”
程钧点点头,打发了童子,暗道看来在自己闭关的时间里,可见是发生了一些特殊的事情,或者是外头又惹出了什么风声,乃是真正需要留心的。他有心和张清麓先联系一番,再做后续打算。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