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琅琊榜x九州天空城 飞流x风天逸]莲花落(五)——End  

2017-03-07 23:42: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从小可爱入坑写到她出坑……但是这个拉郎!我……还是完结了!!!本着一贯原则,这是个HE~没有刀子,但是有剧情篡改……
前文:
存档:
==========================
五、

之后的日子,如流水一般过的飞快。
风天逸沉浸在诡异的忙碌之中,南羽都似乎一下子出现了各种令人头痛的事情,每一桩都足以让他烦恼上大半天。他曾经去问风刃,摄政王的日子也这么难过?
彼时风刃弹拨着栖梧,抬眸看了眼自己焦头烂额的侄子,问道:“你觉得呢?”
年轻的羽皇顿时说不出话来,不服输的个性让他更难开口让自己的皇叔相帮。
然而在这等看似平静实则风波无数的表面下,更有一件事情让他日夜焦虑。
羽皇依旧无翅。没有翅膀的羽皇,是不是真的可以当皇,这件事情谁都不敢说,但至少,风刃是非常担忧的。
他希望风天逸能考虑到南羽都的未来,而易茯苓恰好是最好的选择。
“皇叔希望我为了星流花,而去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
风天逸相当吃惊,转而更是失望万分。
他万分没有料到会有这种发展,更想不到提出这个建议的居然是风刃。
“为什么不行?”风刃闻言皱了皱眉头,问道:“你难道有更好的人选?”
“易茯苓除了星流花神的身份,还有什么让你觉得合适的?”
风天逸翻了个白眼,愤愤道:“还不如……”
他说了一半,突然顿住,因为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想到的是谁。
“还不如什么?”
风刃挑眉等他答案。
“还不如我自己想办法学学怎么飞。”
风天逸敷衍的应付了一句,又问:“难道不能用鹤羽术吗?”
“并非不能,”风刃摇摇头,“而是过于紧迫了。”
确实如此,时间对他们而言着实金贵,连一分一秒都浪费不起。

然而结果总是无奈又难以直视。
风天逸终究是长出了翅膀,原因还是星流花神。
众人对此都非常吃惊,甚至于连易茯苓都未曾料到。
正如风天逸对她不过是同情心过甚的好感,易茯苓对风天逸也是类似惺惺相惜。此等情况下,让他们两人成亲,实在是为难了双方,又让旁人伤心。
“不如你我做个交易?”
风天逸看这摆在面前的两套红衣,面色中带着一丝博弈的期待。
“哦?”
易茯苓原本准备一跑了之,谁知道两条腿的跑不过能飞的,还没来得及跑出南羽都呢,就被抓了回去。
故而,准星流花神目前很不高兴,语调都有些恹恹的,她道:“难不成你还能违背你皇叔的意思?”
“羽族不过要星流花粉而已,你是星流花神他自然不会让你跑掉。”
风天逸想了想,总觉得这里头有些微妙的地方,但是没来得及细细思考。眼前急迫,需要快速解决。
“不过我觉得,可以假结婚。”
年轻的羽皇可谓是昏了头了提出个毫无建树的提议。
“你觉得能成功吗?”易茯苓翻了个白眼,问道:“还不如叫人来抢亲。”
“……这个办法不错……”
沉默了一阵子,风天逸突然道:“就这样吧。”
“就这样个头啊!”漂亮的姑娘面上有怒容,问道:“找谁啊?”
“你想找谁就找谁啊,”风天逸理所当然,“总是找你喜欢的咯。”
准新娘突然就没声音了,面上红云一片,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瞒着众人另有准备的准新人们分头行动,一个联络抢亲的人,一个负责在南羽都严密的护卫中留下破绽。
表面上歌舞升平等待着良成吉日的到来,至于背地里如何,当真是不知道。

风天逸突然就很想念那个说话只会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的小孩,没什么心机,却非常意气。甚至于几次救他于危急之中,可惜这次似乎是不能了。
年轻的羽皇想到,自己长出翅膀之后还没让他看过,尚未来得及让他感受一下飞翔的滋味。风天逸很想知道,体会过真正的飞翔之后,整个轻功出众的小孩会不会对自己稍微有点像羡慕?
估计是不能了。
以飞流的心性,大概是高兴更多一些,或者缠着自己多飞几次的概率更大些。
想到这个人,风天逸嘴角就不由自主的带着笑,只可惜,笑容不长久。
丢在桌案上的线报,厚厚一叠都是关于飞流的,答案也都差不多:找不到。
找不到人,找不到线索,找不到过往经历,找不到出生地。甚至于找不到其他认识飞流的人。
一切如风刃所言,此人仿佛不是这个世界的,只是偶尔路过,错过了,就不见了。
可若是如此,为何要让自己看到呢?
只是为了救难于水火之中?
若当真如此,老天爷对自己也太厚道了。
习惯了被各种命运耍弄的风天逸不太敢相信老天爷给的好运气,毕竟从过往经历来看,老天爷就算给了甜头,后面也会另有埋伏。

结果事实正如他所料,老天爷永远在事情看起来最顺的时候,跟他开玩笑。
易茯苓确实找来了“抢亲”的,只不过原本打算演个戏的场面,变成真正的人羽两族的交锋。
星流花神在新人皇的挟持下惊慌失措,叫着风天逸的名字,颇有几分后悔的模样。而这样偏偏刺激了已经有了心结的人皇,将她强行带走。
本着自己惹出来的祸端自己要收拾的心态,风天逸第一次为了飞流之外的另一个主动出击。
金色羽翼展开的瞬间,他又想到了那个虽然不会飞,却能在空中随意行动的少年。
“这一次,也算是危机了,”风天逸想:“会不会出现呢?”
答案未知。
而羽皇差一点就永远不知道了。
人皇的疯狂比他预计的更夸张,那人,只怕已经陷入了名为魔障的黑暗中。
“逆天改命?”
风天逸虽然被绑着,依旧是如此傲慢,他冷笑道:“这种胡话也亏你们说的出来。”
“说得出自然做得到。”人皇毫无犹豫,“我要得到的人一定会得到。”
“茯苓本来就是喜欢你的。”风天逸也忍不住一个白眼。
可惜对方那人已经听不进去了。
“你是片羽转世,”人皇站在他背后冷笑道:“我不容许别人是片羽转世!”

剥离命格的痛苦是如何的?风天逸已经不想回忆,而更痛苦的则是断翼。
金色羽翼被强迫展开,随后化作流光散入空中。
风天逸痛得要倒下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怒吼。
“住手!”
随后是打斗以及人倒下的声音。
“喂!”
另一个人跑到他身边,提着他领子问道:“活着?”
“活着……”风天逸勉强睁开眼,看到他:“怎么回来了?”
“嗯,回来。”飞流颇为困扰得将他扶着,纠结了很久才问:“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风天逸靠着他,第一次觉得这小子还是挺可靠的,果然是不死不出现。转而又想了想,这时候自己还不能倒下,毕竟这家伙的脑子是不可靠的。不傻也是个幼稚鬼,能有什么好说的?
“他们人呢?”
“打死了!”
飞流本就心性有些偏,只不过在梅长苏的指引下慢慢正常了起来。但是在关键时候,尤其是生死关头,才不管什么不能下狠手,何况此时此刻能制住他的人也不在场。
“打死就打死吧……”
风天逸不过愣了一下,勉强抬眼看了看周围,问道:“其他人呢?”
倒在地上的只是一个国师,人皇显然不在。
“不在。”
“扶我出去!”
风天逸眼皮一跳一跳,终于意识到问题所在。
片羽和韶舞不能在一起,星流花神和真心爱人在一起之后,便会化作星流花粉,等同灰飞烟灭。

可惜住手这个词,终究是说的太晚了。
天空城已经飞上天,而星流花神也已经化作星流花。
南羽都和人族的天空上,整个澜州大陆之上,飞舞着漫天遍野的星流花粉。
“要阻止!”
风天逸挣扎着要停下天空城,却苦于战斗力不足。
“打死吗?”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少年,板着个脸,显然很不满这种情况。
“留着一个活口就行。”风天逸指了指始作俑者之一,道:“有用。”
“哦!”
一声应答,随后是一场混战。再次丧失了飞行能力的风天逸不得不承认,有时候没有翅膀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至少在混战中,论灵活度,没人及得上飞流。
“然后呢?”
少年抓着羽族少年人的后领将人一把丢在他跟前,让风天逸忍不住想到自己方才被他提着领子丢下来的场面。
羽皇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脖子,训斥道:“把天空城停下来!”
那羽族少年还要反抗,却不想被飞流抓着领子挂在天空城外晃荡着看到了南羽都仿佛末日般的场景。
“只有……”他抖抖索索的说这话,“只有拿掉核……”
风天逸一个眼神,那人又被飞流给揪了回来,再一次丢在跟前。
“怎么做?”
“拆了,”那人想了想,终于道:“我来。”

没了翅膀的风天逸和长了翅膀的羽族少年,终究走向了不同的道路。
“不回去?”
飞流抓着依旧不能飞的前羽皇,顺着散落的巨大石块,安全的从半空中腾挪到了地上。
“不回去了,”风天逸耸耸肩,“还是皇叔适合这个位子,我嫌累。”
“嗯!”飞流似乎想到了什么,重重点头:“累!”
“你还走吗?”
“不回去。”
少年摇摇头,目光中有未曾见过的伤感。
“怎么了?”
风天逸有许多问题,却不知如何开口,只道:“不认路?”
“没了,”飞流摇摇头,“回去的人,没了。”
前羽皇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悲伤和痛苦,伸手拍了拍他脑袋,安抚道:“那就留下吧,九州之上,好多地方,可以慢慢看。”
“……”少年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笑道:“好!”

他们有悠长的生命和漫长的旅途,有星辰号和无尽的九州,有些事情,如花散落,虽说可惜,却依旧值得将之记忆,然后前进。

——End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